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MAGI】一年(阿里炎)



×現代、師生PARO、OOC腦洞有




關於一件練紅炎教授的盲粉們不想知道,阿里巴巴卻很想找個人吐吐苦水的八卦,那就是有著炎帝這樣霸氣威武的稱號的男人其生活能力趨近於零。這樣一個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天才,阿里巴巴很慶幸對方沒有專攻研究,否則哪天把自己宅死在研究室也沒人查覺。

做為一枚領人薪水的助教,阿里巴巴深深覺得自己承包的東西為免太多。早餐、中餐,偶爾加班晚餐也是他的份內事,接下來還有點心及宵夜,這些開銷可是出自他個人荷包,以至於那些號稱是薪水的收入在青年看來更像是伙食費。除此之外還得兼顧秘書功能,他這個助教當簡直跟保母沒兩樣。

紅炎倒是挺樂意這樣的現象繼續保持下去,闊氣的給阿里巴巴加薪,就把「吵死人的東西」──他老大的手機──扔給阿里巴巴一同處理,每天開著小花當他的歷史宅,只在上課時候維持一下必要的體面形象,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活像被抽走釣線的娃,攤在沙發上啃書。

今天也是一如以往的日常……不、還是有那麼點不一樣。

「巴巴。」

阿里巴巴打開辦公室的門,很難得沒有像平時一樣無奈的叮嚀紅炎把鞋子穿好別亂脫,那位總是隨興過度的大人此刻西裝筆挺,一身整潔。鐵灰色的訂製西裝十分合身,精悍的身材恰到好處的收束在衣服裡,襯得男人霸氣盡顯,一點也不見平時略顯呆萌的廢大人模樣。

「教授。」發愣過後,阿里巴巴打了一個遲到不止三秒的招呼,「呃、今天的行程……」

「私事。」紅炎輕飄飄的兩個字就讓青年閉嘴,爾後自己皺皺眉,把怎麼都打不好的領帶扔給對方。

阿里巴巴嘆氣,「黏貼式的領帶不好嗎?」這樣他就不必這麼麻煩伺候這個只會拆不會組的大爺。

「你會打就好。」紅炎的回答依然簡潔的不代贅詞,卻讓阿里巴巴既無奈又沒辦法拒絕。

被這個人依賴怎麼想都是件值得和人炫耀的事情,就算抱怨著自己承包的工作多的詭異,阿里巴巴還是栽的很開心。

今天似乎比往常要沉默的男人在繁瑣的打領帶過程中完全沒說半句話,就連慣例的日常問話都沒有,阿里巴巴略感詫異的挑眉,正好對上紅炎鬱悶的眸子,那副樣子稀有到青年沒差點掏手機出來拍照留念,他只看過對方專注、發怒及愉快的樣子,更多時候紅炎都是面無表情的,「鬱悶」這種情緒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現在正毫無保留的攤在他眼前,令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生氣的話就得順毛,那鬱悶呢?拍拍加順毛嗎?

阿里巴巴手足無措。

「……紅炎?」猶豫半晌,阿里巴巴摸了摸對方的頭,嘗試性的喊了男人的名字。雖然他們的確有那麼點什麼,但是對這個男人敬畏多過於感情,阿里巴巴鮮少直呼對方的名字,除非特殊狀況,例如:現在。

紅炎看他,「嗯、有意思,在安慰小孩子?」

「才不是……好吧、要當成那樣也行。」阿里巴巴哭笑不得,「有事的話告訴我,如果我幫得上忙的話。」

「好。」紅炎點頭,「現在結婚的話,兩個小時後的相親就可以取消不去。」

「會被玉艷阿姨詛咒!」

「今年的最後一天,我不想去。」紅炎才不會被區區繼母的詛咒恐嚇到,要不是其中涉及到家族的臉面,他老大根本就不想露臉,讓他們自己一頭熱的瞎折騰宴會去。

鬧彆扭鬧到這個分上,阿里巴巴也不知道該怎麼哄人了,只好繼續像安撫小朋友似的摸摸紅炎的頭。對方倒很乾脆的低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淡淡的說聲「抱」便把全身的重量壓向他,幸虧阿里巴巴可是有在鍛鍊體能的陽光青年,紅炎的重量尚不至於負荷不了。

這大概是年末的殺必死吧?把儲存一整年的柔軟全都用在這個時候,紅炎這副綿軟的樣子說不心癢那是不可能的事。

「那就逃跑吧。」阿里巴巴拍拍男人彎曲的脊背,「帶你逃跑一整年。」

紅炎愣了一下,很快就意識到阿里巴巴的意思,瞇著眼道:「這個主意爛透了。」

「是啊,爛透了。」青年笑著承認,「但是很有吸引力對吧?」

「爛透了。」紅炎嘀咕。

在答應之前,容他再嫌棄兩下。




家族舉辦的跨年宴會,紅炎最後甚至連彆腳的理由都懶得給,直接一句「我有約」便拆了手機電池,把屍體塞進阿里巴巴的背包。躺著也中槍的紅明表示胃痛,只是除了自家貼身管家股忠,根本沒人體貼他一個大好青年卻得在今年最後一天幫自家哥哥收爛攤子。

紅炎就穿著那身名貴的西裝加名貴的大衣,十分自然的跨上阿里巴巴的小綿羊,這讓車主瞬間湧現一股莫名其妙的愧疚感,那種突兀的畫面硬要找個形容的話就是讓國王大人騎在驢子上,良心不安啊。

那人的尊臀果然還是得由保時捷、勞斯萊斯或賓士這種貴森森的車子承接才行。

YAMAHA的小綿羊表示壓力很大。

那頂桃紅色的安全帽戴在紅炎頭上怎麼看怎麼奇怪,盡管內心的糾結已經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阿里巴巴「拐人」的計畫並沒有停頓。很沒義氣的推掉阿拉丁和摩兒他們一夥人的跨年聚,又蹭著自己家族學長夏洛爾岡的人脈,硬是擠到一間中高檔餐廳的訂位,接下來唯一的困難點就只有在一個小時內抵達目的地,真是太沒人性了。

阿里巴巴的那點牢騷在紅炎把圍巾纏在他脖子上的時候灰飛煙滅,頂著刺骨寒風,飆著小綿羊上快速道路。

只剩一絲晚霞擱在地平線上,黑暗像是追在人身後的貪婪怪獸,極奔在挑高的道路上,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聲,幾乎要喪失知覺的時候卻被環在腰上的力道拉回現實,真有種亡命天涯的錯覺。

在被寒風刮成冰棒徹底凍僵前,阿里巴巴總算踩著死線抵達餐廳。這間主題餐廳的老闆在都市窄小的空間硬是擠出那麼塊地皮布置成古堡般的羊腸小徑,石板步道、許多不知名的花草、爬滿建築的藤蔓,內裡更是別有洞天,明明看起來就是個方方正正的普通建築,老闆硬是打通一層樓將天花板挑高,古樸的吊燈以及宛如酒窖的裝飾,一座古堡就這樣被濃縮進水泥堆砌的方塊中。

阿里巴巴直到踏進店裡才發覺自己穿著的唐突,裡頭的客人各個身著正裝或體面的小禮服,阿里巴巴帽T牛仔褲加短靴的輕鬆打扮在這裡是獨樹一格,十分尷尬的一枝獨秀。

紅炎早習慣他在奇怪的地方掉鍊子,面色如常的與帶位人員交談,把侷促的青年晾在後頭自生自滅。

大致掃過菜單便決定好的紅炎瞄了眼對面略顯糾結的青年,對方在想什麼對紅炎來說一直都不難猜,不就是擔心錢的問題嘛,這種程度就露出逞強的爺們臉,紅炎帶著點惡意的決定多要一瓶葡萄酒。

闔上菜單,紅炎端起桌上的熱紅茶,吹開上頭的熱氣,道:「明年的話,在家裡一起看影集,如何?」

「呃?」還在煩惱複雜的數學問題,阿里巴巴聞言,思緒猛的卡住,茫然的看了眼紅炎才反應過來對方的意思,「那、那……要叫達美樂的外送嗎?」自己在說什麼啊!?

話語脫口的瞬間,阿里巴巴就後悔了。

「可以。」紅炎愉快的瞇起眼睛,淺淺的微笑就讓阿里巴巴再度產生中箭的錯覺。年末的殺必死放送已經讓他的心臟像針座一樣插滿凶器,這種快死掉的感覺讓他如何是好?

「紅炎教授,這麼放任學生很糟糕喔?」捏住發熱的耳垂,阿里巴巴悶悶的說。

「所以說。」以閒適的姿態靠坐在柔軟的椅背上,紅炎道:「──就是讓你得寸進尺的意思。」

這實在不像是會從這個暴君口中說出來的話,阿里巴巴大學四年可被紅炎的高標準折騰得慘兮兮(不排除是因為幫辛巴德跑腿而招致的報復居多),這算是對他忍耐至今的褒獎?只可惜紅炎敢給,阿里巴巴可不敢收,但是這一點並不妨礙青年由衷的感到開心。

理念被全盤否定,好不容易稍微得到對方認可,卻因為跟紅玉太過要好引來誤會,經歷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才在半強迫之下被逼著告白,那時候的尷尬跟羞恥實在令青年永生難忘,與被接受的巨大喜悅混合成複雜的龐大物體,將胸口撐滿。

感情能夠被接受,對他來說已經是值得炫耀一輩子的事情,再多的,他還真沒想過。

「那樣的話,請您好好的接電話。」阿里巴巴趁機說教,老實說因為紅炎討厭處理事務的惡習在他的幫助下更加氾濫,他已經被紅明抓去念過,還被青秀小姑各種鄙視。

「我拒絕。」紅炎乾脆俐落的回答,連點商討空間都沒有,反而皺眉道:「連電話都要自己接的話就不需要助教。」

所以說,這不是助教的工作啊!

「……至少記得在我忙的時候自己出門吃飯。」阿里巴巴無奈的繼續提議。

「有泡麵。」依然是令人絕倒的三字真言。

阿里巴巴突然有點理解為什麼青秀小姑和紅明老是一副想捏死他的表情,紅炎與日俱增的壞習慣都是他慣出來的啊,都是他的錯。

大一時候連他自己都沒辦法想像那個霸氣的男人會吃泡麵,並裹著毛毯縮在沙發上準時收看電視劇。

「泡麵不健康。」盡管是事實,由阿里巴巴說出來卻像騙人一樣的缺乏底氣。

紅炎思考了一下,注視著青年道:「可以等。」

NO──!!!!

阿里巴巴想哭。




浪漫的音樂、浪漫的燈光,這種突發的約會可以如此順利以阿里巴巴來說根本是奇蹟,讓他幾乎都要忘了紅炎是翹掉所謂的相親才有這樣的餘裕。

時間尚未越過十二點,而他今年份的幸運似乎還沒用完。喝光酒後強調著自己沒醉的大人特別纏人,阿里巴巴都不曉得自己是怎麼在紅炎黏在自己身上的狀況下抵達位在五樓的小公寓。靠近鬧區的小宅還能聽見老遠處傳來的喧鬧聲,這些雜音在關上窗戶後基本被隔絕了,霸占床鋪的紅炎也終於鬆開眉頭,夾著阿里巴巴床上那隻紅玉硬塞的巨大泰迪熊玩偶滾動。

阿里巴巴最終洗了一整年的澡,踏出浴室的時候,黑鴉鴉的夜空中已經綻放起無數朵絢爛的煙花,盡管跨年前活動單位做足各式廣告來炫耀今年的煙火又長又美,阿里巴巴也只是看了兩眼便拉上窗簾。

黑漆漆的室內只有空調靜靜運轉的聲音,阿里巴巴輕手輕腳的鑽進被窩中,溫暖的地方在寒冬裡總是特別有吸引力,青年一下子就貼在紅炎身上,抱著他的腰不放手。

耳邊傳來對方細細的鼾聲,阿里巴巴滿足的在男人毫無防備的後頸上輕蹭。

「今年也請多多指教,紅炎教授。」




後言:
最近根本就是在補坑ˊ_>ˋ
感覺這學期也沒幹嘛,莫名的低產量(困擾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