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腦洞]星際paro的士金

昨天半夜發了一個士金腦洞,今天來補點設定(欸


『想看去外星球浪,遇到人馬族士郎之後被小童貞這次的SIZE嚇壞的AUO←硬上之後覺得很滿意的獵奇大人開關OPEN 』


星際AU>未來的人類和其他外星種族一起在打蟲蟲,科技力飆升,但也有人走邪魔歪道(?),解析古早的文獻,東拼西湊的弄出英靈召喚陣,然後爆炸(乾)

AUO看這坨人都不太爽就把人家據點跟人都王財後,開著自己寶庫冒出來的鋼浦拉(乾)飛向宇宙

AUO之後就開著自己的宇宙艦漫遊星辰大海,不管是軍方還是星盜都很怕他(乾),副業是實況主,絕高的操作技巧(機甲操作、遊戲操作什麼的)、顏值、沒人可以匹敵的炫富(?)...........

[Fate/小劇場]彼氏的自拍照(士金)

×那個小關神奇的彼氏野球拳推衍生腦洞 / ooc

×受災戶:凜


士:那個、遠坂,能稍微聽一下我的煩惱嗎?

凜:我拒絕。

士:對不起,打擾了。

凜:哇!哇──!給我等等,就這麼老實的回去?死纏爛打不是你的強項嗎!?

士:啊、那麼我繼續剛才的話題。

凜:竟然無視我……哼,反正又是跟那個金皮卡有關的事情吧,幹嘛?那個糟糕大人又想半夜出門散步向女子高中生和外國蘿莉搭話嗎?

士:的確是半夜時後奪門而出啦……

凜:……

士:不要立刻就用眼神嫌棄我啊!我也很無奈。

凜:喔。

士:……

凜:具體來說你到底都幹了些什麼?

士:昨天睡覺前吉爾伽...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3.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AUO寶庫鬼故事(X)真是笑歪我XDDD


親手打造一桌黑暗料理的士郎,被疑慮塞滿大腦的同時,身體在機械性的扒飯。

吉爾伽美什覺得很有趣,但也知道似乎捉弄過頭,一邊往士郎碗裡塞肉一邊對整桌都在低頭狂塞、毫無英靈形相的其他人道:「趁著停電從材料保管室拿素材煮火鍋的事,孤就不追究,那邊完全沒派上用場的魔女,向愛德蒙確認迦勒底目前在留人數,列出食材採買清單,費用由孤出資一半,另外一半妳帶著阿拉什去向太陽王拉贊助,運氣好的話,他大概會多給你們一些加購垃圾食品的零頭吧。」

「!?」這邊貞德嘴...

[FGO/牢騷廢]我住在歐洲風水奇怪的偏僻小套房(????

2月玩B服玩到現在,感覺手氣還不算很差,四五星的出貨率還在接受範圍,除了卡池讀心(?)外加不出槍弓術的金卡、寶石翁給我,以無課流氓來說,我還蠻滿足的了啦

但是這風水真的長的太奇怪了啊!真的很奇怪!!!!

先曬一下我家金金的(?)


傻巴跟巴傻卡的數量是否有點多!!!!????

這次看到老師加倍就衝下去惹,我家大缺勞工啊!!(總不能老是仰賴好友很坦的勞工

這是我投石頭的卡池

這是我抽到的東西


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我小莫都還沒有奶大,他爸就來父子團聚了yooooooooooooo

上上次黑貞收穫雷蒙德後,積蓄全部撲街,上次是抽金閃出B叔,...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2.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ipad是造謠,不要信ㄜ(乾),但我覺得那東西就是烏魯克的Ipad(夠了


──何等冷酷的男人!

不愧是缺乏人性的狂王,就算大家多多少少想過類似的事情,到目前真正實際執行的只有他啊!庫‧丘林莫名有點佩服自己,原來他真的可以成為這麼殘酷的男人……這不是挺帥氣的嗎!?他的「側面」!

夾在叛逆少女與自我陶醉的愚蠢男人中間,吉爾伽美什完全找不到介入的時機。

「你們堵在我的房間門口作什麼?打架嗎?」

三人聞聲抬頭,看見扛著一隻碩大海魔和一匹獨角馬,手上還拎著一籃子菜,一副剛去哪座素材超市...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1.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ZERO活動進入肝材料階段(倒地),可惡啊,這次的龍之逆鱗一換出來就被用光(哭奔


然而迦勒底最不缺的就是看不懂空氣的刁民。

吉爾伽美什是被冷醒的,更準確點說,他是在真正遇難之前,被零下不知道多少度的魔鬼溫度硬生生凍醒──全裸的。

而且旁邊空無一人。

吉爾伽美什脆弱的理智線一下就斷了。

連打三個聲勢驚人的噴嚏,彷彿連腦髓都在震動的吉爾伽美什一邊穿上大衣,一邊帥氣地用衛生紙抹掉鼻涕,也不管他民俗風著裝的設定,一身閃瞎窮人的名牌現代裝束,火冒三丈地衝出門找罪魁禍首算帳。

熟悉的寒...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0.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早飯過後,士郎實在無法讓攀在身上的人老實放手,只能愧疚地看著小吉爾收拾桌面。約定好烤鹹派做宵夜、目送他離開,士郎才背著黏糊過頭的吉爾伽美什,一起躺回床上補眠。

睡懶覺對一向生活規律且自律的士郎來說的確是稀少的體驗,認真算算,次數也許不超過一隻手也不一定。

除了自我鍛鍊,學習、社團活動、打工和家中的雜務幾乎將他全部的時間瓜分乾淨,即使後來不打工、沒參加社團,也不過是把空出來的時間與本來就所剩無幾的瑣碎閒暇全填上「吉爾伽美什」,並沒有輕鬆到哪裡去。

一開始的吉爾伽美什,即使現在想來,士郎仍忍不住苦...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9.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我王泳裝超辣模型,\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很吵


翌日早晨。

「……」

「……」

「所以你們通宵玩了一整晚的恐怖遊戲?」來蹭早飯的小吉爾一臉難以置信。

把翻炒得相當完美的歐姆蛋放在小吉爾面前,士郎一邊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邊更正,「正確來說是我玩了一整晚的恐怖遊戲,吉爾伽美什在旁邊負責嘲笑我死的很慘。」

「而且最後也沒讓他把衣服穿上。」

「至少裹了條毯子啦……」

小吉爾看了一眼夾著枕頭爆睡的自己,又看了看被折騰一晚神情疲倦的士郎,真誠地問:「你們兩個是笨蛋嗎...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8.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還不到開車的時候啦(乾


「吉爾。」士郎突然喊了一聲。

「什──」

猝不及防地對上少年在眼前無限放大的臉,吉爾伽美什微微愣住,就在這短暫的停頓,柔軟的觸感在嘴唇上不輕不重地按了下。那個「懂事的好孩子」絲毫不給他閃避的機會,捧著他的臉就是一通胡亂蓋印章。

額頭、眼睛、鼻子、臉頰,然後在他提起精神罵人之前,雙手齊上地將他的臉頰當作變形黏土團似的搓揉。

「衛、噗──」被擠成章魚嘴的吉爾伽美什火大的一拳揍在士郎頭上,「衛宮士郎你這白痴!想被處刑嗎!?孤成全你!」

這邊被揍的人卻因為自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7.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知道下次活動可以抽AUO,現在卻不小心把石頭都噴給黑貞還沒抽到的我陷入絕望(倒地不起



「那麼……明天請準備好漢堡排的材料吧。」


以此為話題畫上句號。


和一桌討論著接下來去誰那裡挖好酒的大人打過招呼,士郎總算順利脫身去尋找進入後半場就撤退的問題大人。


把斯芬克斯幼崽還給遭到醉漢與小動物包圍的法老,離開觀景台後的士郎按照記憶原路折返吉爾伽美什的房間。


最後,他在浴室裡發現泡澡泡到睡著的吉爾伽美什。


……這個笨蛋大人是想當美人魚王嗎?


「...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6.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迦勒底到底是什麼血汗工廠(x

×本回吉爾登出


美味的飯菜、珍藏的好酒,在現代的星光之下是超越時空降臨於此的英靈的小小聚會。

「呼──好飽,超級飽,沒想到金皮卡偶爾也挺能幹的嘛──……」酒足飯飽,庫‧丘林大剌剌地躺平在地毯上,拍拍自己鼓起的肚皮。

羅賓漢一臉的無語,「就算最近迦勒底供餐出問題,你也吃得太多了。」

庫‧丘林斜眼看他,「那邊的雞翅骨頭山難道只有迦爾納的份嗎?」

突然中槍的迦爾納分別看了他們一眼,「不可以吵架喔。」說完又埋頭慢慢地啃手上的可樂雞翅,神情專...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5.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全迦勒底的新好男友,型男主廚士郎君(拍手←我真的很喜歡士郎啊QQ


「轟──」

在寶具的摧殘下,就算是加勒底材質較為堅固的牆壁也被捅穿一個大洞,飛沙走石,宛如拯救世界的最後據點遭到什麼恐怖攻擊。應該說、若不是吉爾伽美什的放水,把整塊區域一起炸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除此之外……

「咳咳咳──誰!是誰敢襲擊法老──唔……余的胃、好痛……噁……」

「……生活公約不是有寫『不能在室內使用寶具』嗎?」

「沒有人真的會看那種東西啦,迦爾納。」

──除此之外還得感謝路過的英雄。

塵煙散去,...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4.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prprprprprprprprprprprprpr男朋友的____真可愛(ㄍ


「孤回來了。」

「歡迎回──」擦著手走出來的士郎僵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吉爾伽美什把扛在肩上什麼藍藍的東西隨意扔在門邊,提著雞走到自己面前,「……那個是?」

「你也認識,愛爾蘭的光之子庫‧丘林──想不起來?『那個死很慘的Lancer』,這樣有印象了吧?」吉爾伽美什一邊鑽進廚房一邊隨口說明,「剛才鬼鬼祟祟地跟著孤回來,順勢就把他打一頓,別管他,有什麼可以吃的嗎?孤餓了。」

看看被塞到手裡的雞,士郎憋住嘆氣...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3.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你們明白我在半夜寫這個時候找日式家常菜做法的感受嗎?QQ


總之,士郎開始做飯。

是的沒錯,他一睡醒就跑去做飯。

雖然不知道目前是什麼情況,但與向他表示肚子餓的英雄王相比,士郎覺得那些超常過頭的問題遠沒有眼下投餵的工作重要。

嶄新的廚房裡只有基本的廚具與調味料,於是就形成了這樣的奇觀。

士郎站在流理檯前備料,吉爾伽美什則待在旁邊照著他羅列的食材表,一樣一樣從寶庫裡翻找出來。

至於食材新不新鮮?

當他無意識地咕噥「得煮高湯才行」的時候,吉爾伽美什從王的財寶裡翻出一鍋東西給他用...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2.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照這樣下去好像可以一次來三個(?


「你們啊──能不能顧慮一下打開門就看到這種畫面的未成年兒童的幼小心靈?」男孩子清亮的聲音打斷兩人對腦波的徒勞之舉,這才讓大白天就躺在地上摟摟抱抱的他們分開。

士郎清清楚楚地看見吉爾伽美什對著走進來的金髮男孩翻白眼,他還從來沒見過這位對誰表露過這種程度的嫌棄,但又不全然是嫌棄,有些複雜的樣子。

男孩才不管吉爾伽美什的態度,三兩下踢掉布鞋,整個人撲進士郎懷裡東摸摸西摸摸,「看起來相當──成功呢!不愧是『我』!」

士郎驚疑不定地看看男孩又看看躲到一邊...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1.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賣萌廢短篇


「……那個、為什麼穿著突然變得這麼暴露呢?」

比起關心自己的處境,士郎更加在意面前只穿著小背心的男人袒胸露背的裝束。

所以說,那個開了四個大洞的玩意兒是褲子嗎?認真的嗎?但是以這個人就算裸奔也無所謂的態度來說,或許這樣已經算得上保守……吧?

士郎不太確定地望著男人的大腿陷入沉思。

見他真的除此之外再沒有想說的話,吉爾伽美什本想喊聲「成功了」的念頭瞬間降至冰點以下。克制住用手中目錄把無禮之徒砸個腦袋開花的強烈衝動,顧不上這具身體是否經得起折騰,一腳把膽敢在自己面前走神的少年踹倒在地...

[AUO教]吉爾伽美什Figma

我的Figma終於來了喔喔喔喔喔喔!!!!!!!好正喔這個美人是誰><!!!!!!!!

正的生無可戀(國文老師已哭


figma跟黏土人交管棒(x)合照★

大隻的可以轉耶耶耶耶!!!!!!!(吵


我的人生就缺條掛軸跟抱枕(爆

好滿足喔(蓋祭壇


好想在家裡搭個攝影棚喔(笑哭),燈感覺很暗XDDD或是我該用自拍APP給金閃閃來一張美照(笑爛

腋下的美照(乾

這就是個該該我收到FIGMA的擾民文XDDDDDDDD

好棒好滿足喔(合掌

教眾不來一尊請回家供奉ㄇ><!!!!


最近在刷陸服的FATE/GO,歡迎同好加個好友(揮舞小...

[特殊傳說]你不相信的事(漾耶)

×舊文搬運

×沒頭沒尾的砂糖塊/智障情侶(淦


耶呂是在認識褚冥漾之後才發現健忘的好處。


時間可以弭平一切,一件刻骨銘心的事放得久了,也就不痛了。基於這樣的原理,褚冥漾從來沒有認真的去憎恨過什麼,足夠成熟的青年面對難以忘懷的往事也學會以淺淡的微笑面對,而那些相對瑣碎與灰暗的事,則已經拋在腦後,好似沒有什麼能真正擊倒他。


倘若不是這樣,耶呂實在想不透他們最終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曖昧不明的關係,並持續好些年不斷。


世間本不相容的光與闇注定只有戰爭一個結果,橫在他們之間的,說是血海深仇也不為過。戰爭、死亡,任何一切負面的詞彙都能夠套用在這場無止盡的爭...

[特殊傳說]血葬(漾耶)

×舊文搬運

×有人GG注意/沒頭沒尾

×N久前想寫奸屍play被阻止的遺留物


耶呂生平第一次體會到大腦一片空白的感覺,傷口帶來的疼痛遠沒有眼前的畫面深刻,大片的白刺痛他的雙目,從來沒有想過這個顏色會令他憎恨到這種程度。他渾身僵硬,幾乎無法動彈,若不是僅剩的理智支撐,或許他會毫不猶豫得在這個地方大開殺戒,讓那些自許正義的種族為裡頭的人陪葬。


但是他知道這不是那個人所樂意見到的,所以即使憤怒得渾身發抖,他還是僅讓部下阻撓那些守衛的前進。


台階不過五步的距離,耶呂卻彷彿覺得走了一被子那麼長的時間,雪白的靈堂內煙霧繚繞,防腐的薰香讓一切...

[特殊傳說]萬聖節(漾X六羅)

×舊文搬運


若說Atlantis真的有什麼缺點想反應一下的話,褚冥漾很認真的覺得「特殊節慶」過多絕對是其中一項需要改進的部分。進來這所學校就讀三年,從高中到聯研,因為活動而導致老馬,最後得去保健室報到的次數已經多到褚冥漾不想提。分析一下,得到的結果有大部分是因為自己所不知道的節慶造成,褚冥漾那個蛋疼,卻沒辦法改變這種劣勢。


而最讓人吐血的是有些陷阱明明就擺在那,還設了一堆標語告訴你那裡有陷阱,卻還是會一腳踩進去,好比如──萬聖節。這個節日自從升上高中以後就一直榮登褚冥漾最討厭的節日榜首,追殺南瓜還是小意思,在這天不死一下好像很不合群,還有創意死法大賽什麼鬼的鳥東西,已經...

[特殊傳說]小劇場 01.

×漾冰


「啊、褚你又來我們寢室?需要飲料嗎?反正你又是來幫冰炎打雜,他的份就給你吧。」拎著剛買回來的宵夜,夏碎靠在房門口看著坐在椅子上滿頭大汗的學弟,小小的寢室內並沒有看見自家室友的蹤影,就算是和他較為熟識的夏碎也猜不出來這個時間點冰炎會跑到哪裡去,畢竟這傢伙一直都是神出鬼沒的大忙人。


「不好意思打擾了。」褚冥漾微笑著接過冰涼的飲品,無奈的用上衣抹抹汗。這間較為老舊的宿舍冷氣總是不怎麼給力,只靠著電風扇顯然並沒有達到多少消暑的效果,在夏碎回來前,他已經對著那台快斷氣的老舊冷氣敲敲打打一個半小時,直到剛才終於恢復正常,認份地放送涼風。


「雖然冰炎是那個樣子,偶爾也該...

[特殊傳說]心之所向(漾傘)

×舊文搬遷


上.


──你覺得褚冥漾是個怎麼樣的人?


這是個答案在三年間有跳脫性改變的問題。


總是穿著亮色花襯衫的殺手搓了搓鼻子,用手指把阻塞鼻孔的髒污揉成球狀並遠遠的彈射出去,在別人的白眼下拿起筷子繼續吃他的蚵仔煎,上面灑了多到把整個蚵仔煎淹掉的醬汁,而且還是冒著像巫婆魔鍋裡頭泡泡的醬汁,光看就可怕。


「漾,你覺得你是怎樣的人?」花襯衫殺手問。


覺得搭擋吃像頗影響食慾的黑袍妖師把埋在報紙裡的頭稍稍抬起來,不鹹不淡的說:「壞人。」


「怎麼說?」不顧醬汁噴到人的殺手又問。


「因為我是黑袍。」給了像是開玩笑一樣的答案,妖師將報紙...

[特殊傳說]你想在我家的行宮幹什麼?(漾休)2/7補完嚕~

隨手打的小短文補完了XD,自己轉發一下,免得有太太沒看到XD

LOFTER上的特傳圈比我想像的多,所以也發了幾篇舊文上來看看能不能炸出同好XD(設地雷

漾攻派的太太不來嗑點嗎A_A→《妖師外傳》


WB不能發那個,親友跟我說是在擋IP的樣子ˊ_>ˋ,除了露點真是不知該作何反應

呃、算了,我還能點開OLD先大大的WB看19天就好(咦


[特殊傳說]你想在我家的行宮幹什麼?(漾休)

[特殊傳說]情人節好吃嗎?(漾ALL)

我一直以為漫畫小說裡對人氣男主角所使用的「誇飾法」只存在於二次元,正常來說,收巧克力會收到整個座位堆滿,連鞋櫃也被塞爆的狀況是不可能在現實裡發生,但這樣天真的想法在我進入Atlantis學院後就完全被打消,那都要多虧我有位十分有人氣的帶導人兼學長,經過那年轟轟烈烈的情人節後,我才知道情人節是會暴動,而且還會出人命的。


當我高二後,學長雖然消失了老長一陣子,但這些都無法撼動他的人氣,那些不甘寂寞的女孩子轉而把主意打到我這個在情人節除了家人巧克力就只會收到友情巧克力,再多沒有的路人甲身上,學長是我帶導人又是我鄰居的事情完全不是秘密,於是乎,這年我收到了異常多的巧克力,不過每個給我巧克力的女孩...

[特殊傳說]止痛(西九/漾All)

上.


>%%噗浪貼傳送門<


……


飄盪的意識恢復後,九瀾睜開眼看見的還是自己專屬研究室的單調天花板,身下柔軟的觸感應該是休息室的小床。他撐著床起身,牽動了被粗暴對待的密處內的傷口,痛的呲牙裂嘴,蓋在他身上的小毯順勢滑落,他此時身上除了那件半敞的襯衫外什麼也沒穿,病態的皮膚上都是青紫的痕跡。


九瀾摸了摸脖子,說不清的感覺讓他動了下嘴角,「真是不貼心……」


疲累的又倒回床上,九瀾扯過毯子,曲起身縮成一團。


好冷……


「你想把自己悶死嗎?」被子被扯開,九瀾瞬間睜開眼看向坐在床邊的西瑞,他什麼也還沒說就被西瑞不由分說的按回床上,西瑞的表情永遠不怎麼...

[特殊傳說]無心+番外/那個地方(漾安/凡安)

×兩篇不連貫,只是因為cp一樣,以及都有%,所以讓他們揪夥(?


[特殊傳說]無心/番外(漾安/凡安)

>噗浪貼傳送門在此<


[特殊傳說]那個地方(漾安)

>噗浪貼傳送門在此<


[特殊傳說]獨佔/耳尖(漾式)

×獨佔

有%%%請走噗浪貼傳送門


×耳尖


「那邊漂亮的大姊姊要不要一起喝杯咖啡呢?~」回旅館的路上,維持人形的式青一手搭著我的肩膀,一手不斷朝接上的美女揮舞,再他第N+1次被送了根中指後,式青有點怨嘆人……馬生怎麼如此坎坷地整隻趴到我背上來。


喂!你搭訕不到姊姊也不要來這樣根我耍無賴啊混蛋!


原本我還想說偷偷往旁邊移動個兩公尺的距離,表明我跟此馬不熟,但是現下式青這樣直接黏上來的舉動,讓我跳到黃河裡也洗不清……算了,我認了,反正都已經住進了那間詭異到爆點的靈光飯店。


唉……我自暴自棄了。


「漾。」拖行了一段距離,式青在我耳邊輕聲...

[特殊傳說]被遺忘的片段/封印(陰影X妖師)

×被遺忘的片段(半自創/極短片段/老祖先的二三事)


「我想、留下來……」身材高大的男子露出如孩童鬧脾氣的倔強表情,不滿卻又難以反抗的境地令他的語氣滿是壓抑,即使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會為他改變任何決定,他依然想讓那人知道自己的意思。


想留下來、想陪在他身邊,一開始明明是這樣決定的。


沒有錯過男子眼中閃過的失落,穿著黑色長袍的男人幾乎要掛不住臉上如以往的溫和淺笑,指節在寬袖中輕輕動了動,想安慰男子地拍拍他的頭,但就如卡在喉嚨中,那些勸勉的話一般,做不到也說不出口。


他是妖師一族的首領,繼承了種族從始至今的使命,他能做且必須做的就是手護眼前這令其他種族恐懼與不安的...

[特殊傳說]你想在我家的行宮幹什麼?(漾休)

×II-II-03衍生腦洞 / 太久沒寫特傳,不造為毛我家版本的阿褚變癡漢(兔美臉

×想轉個WB,但不知道WB在擋三小,放棄(白眼翻到天上


褚冥漾印象中的奇歐妖精王子與其說是高傲難以接近,更像是不善表達造成的嚴重誤會。

不善表達的程度?

……大概是把世界炸掉吧。

然而這種破爛的關心自己一次都沒碰過,休狄對他的是真心實意的鄙視與制裁的鐵拳,讓他想好心地去順順毛都無法。

既然這樣,就不要對他露出毫不防備的樣子啊!這不是造成雙方困擾嗎!?

不知道到底該責怪對方矛盾的態度還是自己觸發隱藏事件的機率,褚冥漾反省著自己是否不該亂走,蹲在原地...

[Fate]血界paro - 王的寵愛(士金)03.偷偷開個車

%%%傳送門在此


──────分隔線──────


衛宮士郎陷入無與倫比的挫敗。

但事已至此,如果不將吉爾伽美什所謂的「約會」──雖然順序不太對──行程跑完,無論肉體還是節操都被對方蠻橫奪走的自己怎麼看怎麼虧。他摀著千瘡百孔的小心靈,手牽穿著豹紋大衣宛如夜之帝王般各方面都很驚人的男人,心情複雜地邁出家門。

自從在地鐵遇見氣爆後,士郎買了台還過得去的二手機車,吉爾伽美什雖然對他窮酸的品味如何都看不順眼,但同樣對地鐵深惡痛絕,並無太多意見地坐上後座。

可有個不得不解決的問題……

「本王不需要安全帽!」

「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想放假被同事在路上攔下來開單。」士郎強勢地將金燦燦的安全...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