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忍者]佐助先生寄宿中(鳴佐)3

X佐助出門浪跡天涯前的空白期/初嘗試,OOC請包涵囧”
X漩渦氏的惡意賣萌注意(?

事實就像卡卡西說的,他真的就是擠出那麼點時間「路過」鳴人家,看看他們住在一起是否習慣——結果就撞上他們倆釀成事故的一幕。
對著解救下來後臉色都不怎麼好的當事人感嘆一會「年輕真好」、「好好享受青春」,最後才順帶一提似的交給他們準備好的外出許可以及綱手讓他們去研究室走一趟的指令。
——重點完全放錯地方了啊!
但交代完事情的六代目已經消失的不見蹤影。
拆了一包洋芋片,鳴人抱著袋子,一屁股坐在佐助旁邊。
「卡卡西老師真敢說,我現在的青春只有備考和更多的備考……真不敢相信我居然還是下忍。」
「——...

[火影忍者]佐助先生寄宿中(鳴佐)2

X佐助出門浪跡天涯前的空白期/初嘗試,OOC請包涵囧”

X最喜歡佐助被迫陪鳴人一起智障(姆指

「佐助,這是你的衣服?」只穿一條星星圖樣的四角褲、頭髮還在滴水的鳴人拿著一件黑色短袖上衣赤腳踏出浴室,「上面這隻是……雞?你的品味是這種形狀嗎我說。」
據說那是鷹。
瞥見小櫻宣稱她和井野一致認為「醜得很可愛」、「女人的直覺告訴我們絕對要買下來!不買會後悔!」的上衣,佐助眼角抽了抽,不動聲色地轉頭喝了口牛奶,道:「你喜歡就穿吧……那是小櫻和井野買的。」
「什麼!?小櫻都沒幫我挑過衣服──」鳴人一下衝到佐助身邊大聲嚷嚷,在被遞了一個涼涼的眼神後不情願地閉嘴。
「去穿衣服。」
「好...

[火影忍者]佐助先生寄宿中(鳴佐)1

X佐助出門浪跡天涯前的空白期/初嘗試,OOC請包涵囧”
X嗑了岸本很純的男男純友誼的我不幸食物中毒,我也不知道我為什在坑裡((((((((

這是距離卡卡西說著「這裡就是你觀察期的住處,嘛、就是這樣。」將他和一干暗部丟包在漩渦鳴人那間破公寓的第二日。
當下震撼人心的荒謬現在想來仍心有餘悸,當然,打開門看見一個積滿灰塵,不得不面對房內例如裝滿空泡麵碗的垃圾袋這類驚喜包時,那瞬間除了直面一個妥妥的、毫不注重生活品質的獨居單身臭男人的房間的崩潰以外,還有把漩渦鳴人用鋼絲綑在火影岩上風乾幾天的施暴衝動,幸好這些小情緒都因為當事人不在身邊的關係,經過幾次深呼吸便順利壓了下去。
說起來連他自...

[特殊傳說]歸還(漾冰)

x漾冰/II部下6集衍生/中心思想是輪椅推下山(?)

夜裡,冰牙族的狂歡還在繼續,儘管比起學長初醒的那日已經收斂許多,傳唱在風裡的歌聲仍比他們初來乍到時還要熱鬧些,再添上此起彼落的狼嚎,聽起來不倫不類,有點傻,然而精靈們也不覺得焰之谷的弟兄這樣半夜不睡覺、喝ㄎㄧㄤ就嚎一下破壞音律有什麼不行。
雖然大家晚上都不睡覺,很可惜冰牙族並沒有夜市這種東西可以逛逛,走出去亂晃只會招來無數長得超級漂亮的精靈阿北們對你關懷的摸摸,褚冥漾覺得,這幾天被到處摸下來,他就算真有點什麼毛病可能都被摸好了。
例如痔瘡之類的。
避免再招來一頓善意的搓揉,褚冥漾哪都不打算去,待在冰牙族安排的唯美宿舍裡幹件接...

[FATE]續·炙熱(士金)H

×FSN同居/沒頭沒尾只想啪啪/雖然是續,但跟前面沒多少關係/OOC
×這次是有點辣辣的軟綿綿吉爾大大
×傳送門見評論

[Fate]炙熱(士金)H

XFSN同居/沒頭沒尾啪啪/OOC
X偶爾也想寫騷騷又軟軟的吉爾大大,阿嘶ˊ艸ˋ
X大家加油,打不開我也沒辦法orz ,電腦版狂跳手機認證,只好放棄排版(笑哭
X傳送門見評論

[Fate]ジューンブライド(士金)

#士金版深夜の真剣創作60分一本勝負

就如同往日裡金髮王者的每個突發奇想一樣,這個想法也如一道驚雷般忽然地閃現腦海——「士郎那臭小鬼作為新郎會是什麼模樣?」

不懂浪漫,對愛情這種最致命的甜美毒藥極端缺乏品味的格調與鑑賞這極致矛盾的眼光,這樣子無趣又死腦筋的衛宮士郎在深刻意識到自己面對的人將是與他共渡一輩子時光的物件時,究竟會露出怎樣的神情?

鄭重的,有點緊張又有一些羞澀的靦腆,還是說……喜悅與幸福的神色溢於言表呢?

明明只是一個相當突然的念頭,吉爾伽美什卻發現自己對此的想像怎麼也剎不住車,以至於他竟在路過一間展示著婚紗禮服、佈置精美的櫥窗時,不自...

[Fate]衛宮少年

[fate]
士:……好想試試看呢,談戀愛之類的
AUO:?????
狗哥:?????
紅A:?????
藍傻:?????
小櫻:?????
凜:??????
伊莉雅:????
士:不過我果然很不適合,對吧——(回頭)幹嘛??????

[Fate]我覺得不可以(士金)上

x迦勒底的弓閃是從UBW線後日衛宮家連帶小男朋友與自家餐桌一起被召喚出來 
 
x士郎與兩個笨蛋大人←這到底算不算3批????

「哼哈哈哈哈哈哈!像這種雜魚不管來多少都——」 
「哇!哇啊啊啊——!! 
「吉爾小心——」 
「什麼!?怎麼了??」 
隨著男人無預警從高處墜落的身影,迦勒底再度迎來小小的混亂。

那只是和往常沒什麼兩樣的週回採集,無論隊員配置還是由紅色弓兵提供的媽媽便當菜色,都是令人意興闌珊的毫無變化,唯一的變數僅僅是點心從布丁換成手工...

【特殊傳說】特傳only西九新刊《老三你好麻煩》試閱

×超集隨興的試閱/還在敢死線/字數1W初頭/有Hㄜ/其他不要問(淦

×啊總之想要的話請在噗下喊個+1(這邊喊也是可以


──『你以為我就這麼閒著無聊沒事幹嗎?』


和往常的毛躁截然相反,么弟很冷靜地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家。


距離這件事情發生,已經是三個月之前的事,而身為兄長的自己直到三個月後的現在才突然意識到,他這次是真的惹怒自己那沒心沒肺的小弟。


沒有受到外部干擾,他的工作順利的簡直像在作夢,就是這股順心過頭的感覺令他更為深刻地意識到自己的生活有那裡不對勁。沒有人對他的作息與三餐指手畫腳,更沒有人會嫌棄他那間和研究室差不了多少,終...

[FGO]功德圓滿烏魯克民(合掌

就日服那個1OOOW慶祝活動的四星42選1啦(笑哭),媽啊在活動剛發佈時候我居然第一個念頭是想換劍蘭拔把圓桌湊滿,窩對不起賢王巨巨QQ,終於想起來可以換賢王的興奮勁過去之後本來蠻平靜的,但是剛剛打開遊戲換角色順間整個興奮到手略抖XDDDDDDDDDDDD

窩還是最喜翻吉爾打打惹ˊ艸ˋ

謝謝尼祿ㄉㄉ,活動屯了一堆種火讓我把賢王打打一下等級就升好升滿(還卡在82的拉2:乾#

以下是個截圖記念的廢串啦(笑哭


嗚嗚嗚嗚嗚嗚,終於可以領烏魯克居民證了QQ,飛機整個被迫降在埃及真是又爽又無奈QQ,感謝拉2ㄉㄉ長期關照抽卡(ㄎㄅ),順帶一提,法老強化極大成功抽卡流靈驗到很可怕ㄜ(...

[特殊傳說/小劇場]不約(漾安)9/16加後續

×OOC/意味不明


安:褚冥漾你知道你不能總是拒絕人家的約炮嗎(認真)

漾:……你說說看我為啥不能拒絕,你說說看啊!

安:我不是很——長壽嗎?

漾:嗯哼

安:所以生理週期比人家長也是很正常的事。

漾:……大姨媽?

(被揍一拳)

安:發情期要是過了,我說不定幾十年內都不想跟你約砲喔,聽起來很可怕對吧?

漾:你到底給自己帶入什麼物種才會產生你有發情期的錯覺啦!?

安:ABO啊

漾:(yooooooooooooo)……先別管約炮——

安:約炮很重要

漾:聽你放屁!(理智短暫斷線)咳、我們先來談談你的咖啡小品文學都在看什麼?

安:嗯——《霸道王爺的小逃妻》...

[FATE]拍拍(士金)

×迦勒底事故/ooc/術閃/睡前不知道在寫什麼的小廢文


「賢王又過勞死啦──!!」

Master的絕叫打破了迦勒底悠閒的早晨。

無論是正準備換班的職員還是在食堂大啖美味飯食的從者,都被這如同世界末日的動靜給弄得一陣停頓,直到聽清是在鬼哭狼嚎些什麼東西,又恢復原本鬆懈的模樣各做個的事。

因為是「又」嘛。

橘髮的少女急急忙忙跑進食堂廚房裡,嘴裡喊著,「投影君呢?投影君救命啊啊喔喔喔喔!!」

挽著袖子在當食堂臨時工的少年就這樣被二頭身的什麼東西給塞了滿懷。

擱下湯勺,士郎像抓貓咪一般雙手卡在某物的腋下,稍稍拉開一點距離,才發現這二頭身的迷之物有著真實過頭的觸感,活脫...

[FATE]約定(士金)

×UBW後的衛宮家

×昨天被飢餓到連坑都想吃(欸)的捧油討糧才在自己的雲端挖到這個感覺好像寫完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PO出來的小短篇(抱頭

×最近自組一個阿腐的FATE賴群,有興趣的太太請閱讀這個噗


「『這個』是約定,可以隨意使喚我的約定。」跪坐在面前的少年眼神一如以往地堅定,將貴金屬製的鍊子扣在他的手腕上,便把他的左手包覆在粗糙的掌心中,神情鄭重地說:「所以,即使是無用的人們,也請你不要抹消他們的存在。」

吉爾伽美什從未正經八百地與誰做過約定,在最古的英雄王看來,雜種們所謂的約定,只不過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的謊言,無所謂真誠或信用,作為玩耍可以,...

樂於挑戰極限並且覺得自己沒有極限(?)的AUO尊的4好口愛ˊ艸ˋ

跨下應我要求加白毛的士郎很處男臭很可以,眠雲太太是神奇的許願池(膜拜

最後反而是被健康的全年齡這點驚嚇(少雷


眠雲_閃廚一枚:

一樣是人馬PARO

想到這種體態差異

想要面對面抱抱之一的方法就是這樣

便畫了下來


士郎還要怕壓傷閃閃 而硬撐著自己的體重

怎麼想都好美味阿


PS:馬大腿有點往前擠所以身體看起來比較短


謝謝眠雲陪我一起取暖(噴淚),當初只是為了讓大J士郎把AUO弄得不要不要的腦洞居然補了這麼多哩哩摳摳的東西,多虧太太的蜜汁知識庫XDDD←想玩人外設定又對動物毫無概念,負責挖洞的人

後面還有那麼奇奇怪怪的追家內容也是聊天中爆噴XDDD,做為安定的西伯利亞自耕農窩已經很幸福美滿,木有想到太太神迅速撸人設圖粗來QQ

窩滴媽媽咪,簡直提前放年假!!!!!!!!

讚嘆眠雲太太,感激眠雲太太(噴淚


眠雲_閃廚一枚:

阿夜太太的士金人馬PARO


我們私下開了好多腦洞

只恨沒有早點認識

閃閃的衣服我亂畫的 不要太講求了


對士郎馬身的設定

差不多是...

[fate腦洞]星際paro的士金(6/28新增)

昨天半夜發了一個士金腦洞,今天來補點設定(欸


『想看去外星球浪,遇到人馬族士郎之後被小童貞這次的SIZE嚇壞的AUO←硬上之後覺得很滿意的獵奇大人開關OPEN 』


星際AU>未來的人類和其他外星種族一起在打蟲蟲,科技力飆升,但也有人走邪魔歪道(?),解析古早的文獻,東拼西湊的弄出英靈召喚陣,然後爆炸(乾)

AUO看這坨人都不太爽就把人家據點跟人都王財後,開著自己寶庫冒出來的鋼浦拉(乾)飛向宇宙

AUO之後就開著自己的宇宙艦漫遊星辰大海,不管是軍方還是星盜都很怕他(乾),副業是實況主,絕高的操作技巧(機甲操作、遊戲操作什麼的)、顏值、沒人可以匹敵的炫富(?)...........

[Fate/小劇場]彼氏的自拍照(士金)

×那個小關神奇的彼氏野球拳推衍生腦洞 / ooc

×受災戶:凜


士:那個、遠坂,能稍微聽一下我的煩惱嗎?

凜:我拒絕。

士:對不起,打擾了。

凜:哇!哇──!給我等等,就這麼老實的回去?死纏爛打不是你的強項嗎!?

士:啊、那麼我繼續剛才的話題。

凜:竟然無視我……哼,反正又是跟那個金皮卡有關的事情吧,幹嘛?那個糟糕大人又想半夜出門散步向女子高中生和外國蘿莉搭話嗎?

士:的確是半夜時後奪門而出啦……

凜:……

士:不要立刻就用眼神嫌棄我啊!我也很無奈。

凜:喔。

士:……

凜:具體來說你到底都幹了些什麼?

士:昨天睡覺前吉爾伽...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3.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AUO寶庫鬼故事(X)真是笑歪我XDDD


親手打造一桌黑暗料理的士郎,被疑慮塞滿大腦的同時,身體在機械性的扒飯。

吉爾伽美什覺得很有趣,但也知道似乎捉弄過頭,一邊往士郎碗裡塞肉一邊對整桌都在低頭狂塞、毫無英靈形相的其他人道:「趁著停電從材料保管室拿素材煮火鍋的事,孤就不追究,那邊完全沒派上用場的魔女,向愛德蒙確認迦勒底目前在留人數,列出食材採買清單,費用由孤出資一半,另外一半妳帶著阿拉什去向太陽王拉贊助,運氣好的話,他大概會多給你們一些加購垃圾食品的零頭吧。」

「!?」這邊貞德嘴...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2.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ipad是造謠,不要信ㄜ(乾),但我覺得那東西就是烏魯克的Ipad(夠了


──何等冷酷的男人!

不愧是缺乏人性的狂王,就算大家多多少少想過類似的事情,到目前真正實際執行的只有他啊!庫‧丘林莫名有點佩服自己,原來他真的可以成為這麼殘酷的男人……這不是挺帥氣的嗎!?他的「側面」!

夾在叛逆少女與自我陶醉的愚蠢男人中間,吉爾伽美什完全找不到介入的時機。

「你們堵在我的房間門口作什麼?打架嗎?」

三人聞聲抬頭,看見扛著一隻碩大海魔和一匹獨角馬,手上還拎著一籃子菜,一副剛去哪座素材超市...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1.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ZERO活動進入肝材料階段(倒地),可惡啊,這次的龍之逆鱗一換出來就被用光(哭奔


然而迦勒底最不缺的就是看不懂空氣的刁民。

吉爾伽美什是被冷醒的,更準確點說,他是在真正遇難之前,被零下不知道多少度的魔鬼溫度硬生生凍醒──全裸的。

而且旁邊空無一人。

吉爾伽美什脆弱的理智線一下就斷了。

連打三個聲勢驚人的噴嚏,彷彿連腦髓都在震動的吉爾伽美什一邊穿上大衣,一邊帥氣地用衛生紙抹掉鼻涕,也不管他民俗風著裝的設定,一身閃瞎窮人的名牌現代裝束,火冒三丈地衝出門找罪魁禍首算帳。

熟悉的寒...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0.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早飯過後,士郎實在無法讓攀在身上的人老實放手,只能愧疚地看著小吉爾收拾桌面。約定好烤鹹派做宵夜、目送他離開,士郎才背著黏糊過頭的吉爾伽美什,一起躺回床上補眠。

睡懶覺對一向生活規律且自律的士郎來說的確是稀少的體驗,認真算算,次數也許不超過一隻手也不一定。

除了自我鍛鍊,學習、社團活動、打工和家中的雜務幾乎將他全部的時間瓜分乾淨,即使後來不打工、沒參加社團,也不過是把空出來的時間與本來就所剩無幾的瑣碎閒暇全填上「吉爾伽美什」,並沒有輕鬆到哪裡去。

一開始的吉爾伽美什,即使現在想來,士郎仍忍不住苦...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9.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我王泳裝超辣模型,\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很吵


翌日早晨。

「……」

「……」

「所以你們通宵玩了一整晚的恐怖遊戲?」來蹭早飯的小吉爾一臉難以置信。

把翻炒得相當完美的歐姆蛋放在小吉爾面前,士郎一邊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邊更正,「正確來說是我玩了一整晚的恐怖遊戲,吉爾伽美什在旁邊負責嘲笑我死的很慘。」

「而且最後也沒讓他把衣服穿上。」

「至少裹了條毯子啦……」

小吉爾看了一眼夾著枕頭爆睡的自己,又看了看被折騰一晚神情疲倦的士郎,真誠地問:「你們兩個是笨蛋嗎...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8.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還不到開車的時候啦(乾


「吉爾。」士郎突然喊了一聲。

「什──」

猝不及防地對上少年在眼前無限放大的臉,吉爾伽美什微微愣住,就在這短暫的停頓,柔軟的觸感在嘴唇上不輕不重地按了下。那個「懂事的好孩子」絲毫不給他閃避的機會,捧著他的臉就是一通胡亂蓋印章。

額頭、眼睛、鼻子、臉頰,然後在他提起精神罵人之前,雙手齊上地將他的臉頰當作變形黏土團似的搓揉。

「衛、噗──」被擠成章魚嘴的吉爾伽美什火大的一拳揍在士郎頭上,「衛宮士郎你這白痴!想被處刑嗎!?孤成全你!」

這邊被揍的人卻因為自...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7.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知道下次活動可以抽AUO,現在卻不小心把石頭都噴給黑貞還沒抽到的我陷入絕望(倒地不起



「那麼……明天請準備好漢堡排的材料吧。」


以此為話題畫上句號。


和一桌討論著接下來去誰那裡挖好酒的大人打過招呼,士郎總算順利脫身去尋找進入後半場就撤退的問題大人。


把斯芬克斯幼崽還給遭到醉漢與小動物包圍的法老,離開觀景台後的士郎按照記憶原路折返吉爾伽美什的房間。


最後,他在浴室裡發現泡澡泡到睡著的吉爾伽美什。


……這個笨蛋大人是想當美人魚王嗎?


「...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6.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迦勒底到底是什麼血汗工廠(x

×本回吉爾登出


美味的飯菜、珍藏的好酒,在現代的星光之下是超越時空降臨於此的英靈的小小聚會。

「呼──好飽,超級飽,沒想到金皮卡偶爾也挺能幹的嘛──……」酒足飯飽,庫‧丘林大剌剌地躺平在地毯上,拍拍自己鼓起的肚皮。

羅賓漢一臉的無語,「就算最近迦勒底供餐出問題,你也吃得太多了。」

庫‧丘林斜眼看他,「那邊的雞翅骨頭山難道只有迦爾納的份嗎?」

突然中槍的迦爾納分別看了他們一眼,「不可以吵架喔。」說完又埋頭慢慢地啃手上的可樂雞翅,神情專...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5.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全迦勒底的新好男友,型男主廚士郎君(拍手←我真的很喜歡士郎啊QQ


「轟──」

在寶具的摧殘下,就算是加勒底材質較為堅固的牆壁也被捅穿一個大洞,飛沙走石,宛如拯救世界的最後據點遭到什麼恐怖攻擊。應該說、若不是吉爾伽美什的放水,把整塊區域一起炸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除此之外……

「咳咳咳──誰!是誰敢襲擊法老──唔……余的胃、好痛……噁……」

「……生活公約不是有寫『不能在室內使用寶具』嗎?」

「沒有人真的會看那種東西啦,迦爾納。」

──除此之外還得感謝路過的英雄。

塵煙散去,...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4.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prprprprprprprprprprprprpr男朋友的____真可愛(ㄍ


「孤回來了。」

「歡迎回──」擦著手走出來的士郎僵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吉爾伽美什把扛在肩上什麼藍藍的東西隨意扔在門邊,提著雞走到自己面前,「……那個是?」

「你也認識,愛爾蘭的光之子庫‧丘林──想不起來?『那個死很慘的Lancer』,這樣有印象了吧?」吉爾伽美什一邊鑽進廚房一邊隨口說明,「剛才鬼鬼祟祟地跟著孤回來,順勢就把他打一頓,別管他,有什麼可以吃的嗎?孤餓了。」

看看被塞到手裡的雞,士郎憋住嘆氣...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3.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你們明白我在半夜寫這個時候找日式家常菜做法的感受嗎?QQ


總之,士郎開始做飯。

是的沒錯,他一睡醒就跑去做飯。

雖然不知道目前是什麼情況,但與向他表示肚子餓的英雄王相比,士郎覺得那些超常過頭的問題遠沒有眼下投餵的工作重要。

嶄新的廚房裡只有基本的廚具與調味料,於是就形成了這樣的奇觀。

士郎站在流理檯前備料,吉爾伽美什則待在旁邊照著他羅列的食材表,一樣一樣從寶庫裡翻找出來。

至於食材新不新鮮?

當他無意識地咕噥「得煮高湯才行」的時候,吉爾伽美什從王的財寶裡翻出一鍋東西給他用...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2.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照這樣下去好像可以一次來三個(?


「你們啊──能不能顧慮一下打開門就看到這種畫面的未成年兒童的幼小心靈?」男孩子清亮的聲音打斷兩人對腦波的徒勞之舉,這才讓大白天就躺在地上摟摟抱抱的他們分開。

士郎清清楚楚地看見吉爾伽美什對著走進來的金髮男孩翻白眼,他還從來沒見過這位對誰表露過這種程度的嫌棄,但又不全然是嫌棄,有些複雜的樣子。

男孩才不管吉爾伽美什的態度,三兩下踢掉布鞋,整個人撲進士郎懷裡東摸摸西摸摸,「看起來相當──成功呢!不愧是『我』!」

士郎驚疑不定地看看男孩又看看躲到一邊...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