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特殊傳說]你不相信的事(漾耶)

×舊文搬運

×沒頭沒尾的砂糖塊/智障情侶(淦


耶呂是在認識褚冥漾之後才發現健忘的好處。


時間可以弭平一切,一件刻骨銘心的事放得久了,也就不痛了。基於這樣的原理,褚冥漾從來沒有認真的去憎恨過什麼,足夠成熟的青年面對難以忘懷的往事也學會以淺淡的微笑面對,而那些相對瑣碎與灰暗的事,則已經拋在腦後,好似沒有什麼能真正擊倒他。


倘若不是這樣,耶呂實在想不透他們最終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曖昧不明的關係,並持續好些年不斷。


世間本不相容的光與闇注定只有戰爭一個結果,橫在他們之間的,說是血海深仇也不為過。戰爭、死亡,任何一切負面的詞彙都能夠套用在這場無止盡的爭...

[特殊傳說]血葬(漾耶)

×舊文搬運

×有人GG注意/沒頭沒尾

×N久前想寫奸屍play被阻止的遺留物


耶呂生平第一次體會到大腦一片空白的感覺,傷口帶來的疼痛遠沒有眼前的畫面深刻,大片的白刺痛他的雙目,從來沒有想過這個顏色會令他憎恨到這種程度。他渾身僵硬,幾乎無法動彈,若不是僅剩的理智支撐,或許他會毫不猶豫得在這個地方大開殺戒,讓那些自許正義的種族為裡頭的人陪葬。


但是他知道這不是那個人所樂意見到的,所以即使憤怒得渾身發抖,他還是僅讓部下阻撓那些守衛的前進。


台階不過五步的距離,耶呂卻彷彿覺得走了一被子那麼長的時間,雪白的靈堂內煙霧繚繞,防腐的薰香讓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