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特殊傳說]你不相信的事(漾耶)

×舊文搬運

×沒頭沒尾的砂糖塊/智障情侶(淦


耶呂是在認識褚冥漾之後才發現健忘的好處。


時間可以弭平一切,一件刻骨銘心的事放得久了,也就不痛了。基於這樣的原理,褚冥漾從來沒有認真的去憎恨過什麼,足夠成熟的青年面對難以忘懷的往事也學會以淺淡的微笑面對,而那些相對瑣碎與灰暗的事,則已經拋在腦後,好似沒有什麼能真正擊倒他。


倘若不是這樣,耶呂實在想不透他們最終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曖昧不明的關係,並持續好些年不斷。


世間本不相容的光與闇注定只有戰爭一個結果,橫在他們之間的,說是血海深仇也不為過。戰爭、死亡,任何一切負面的詞彙都能夠套用在這場無止盡的爭...

[特殊傳說]血葬(漾耶)

×舊文搬運

×有人GG注意/沒頭沒尾

×N久前想寫奸屍play被阻止的遺留物


耶呂生平第一次體會到大腦一片空白的感覺,傷口帶來的疼痛遠沒有眼前的畫面深刻,大片的白刺痛他的雙目,從來沒有想過這個顏色會令他憎恨到這種程度。他渾身僵硬,幾乎無法動彈,若不是僅剩的理智支撐,或許他會毫不猶豫得在這個地方大開殺戒,讓那些自許正義的種族為裡頭的人陪葬。


但是他知道這不是那個人所樂意見到的,所以即使憤怒得渾身發抖,他還是僅讓部下阻撓那些守衛的前進。


台階不過五步的距離,耶呂卻彷彿覺得走了一被子那麼長的時間,雪白的靈堂內煙霧繚繞,防腐的薰香讓一切...

[特殊傳說]萬聖節(漾X六羅)

×舊文搬運


若說Atlantis真的有什麼缺點想反應一下的話,褚冥漾很認真的覺得「特殊節慶」過多絕對是其中一項需要改進的部分。進來這所學校就讀三年,從高中到聯研,因為活動而導致老馬,最後得去保健室報到的次數已經多到褚冥漾不想提。分析一下,得到的結果有大部分是因為自己所不知道的節慶造成,褚冥漾那個蛋疼,卻沒辦法改變這種劣勢。


而最讓人吐血的是有些陷阱明明就擺在那,還設了一堆標語告訴你那裡有陷阱,卻還是會一腳踩進去,好比如──萬聖節。這個節日自從升上高中以後就一直榮登褚冥漾最討厭的節日榜首,追殺南瓜還是小意思,在這天不死一下好像很不合群,還有創意死法大賽什麼鬼的鳥東西,已經...

[特殊傳說]小劇場 01.

×漾冰


「啊、褚你又來我們寢室?需要飲料嗎?反正你又是來幫冰炎打雜,他的份就給你吧。」拎著剛買回來的宵夜,夏碎靠在房門口看著坐在椅子上滿頭大汗的學弟,小小的寢室內並沒有看見自家室友的蹤影,就算是和他較為熟識的夏碎也猜不出來這個時間點冰炎會跑到哪裡去,畢竟這傢伙一直都是神出鬼沒的大忙人。


「不好意思打擾了。」褚冥漾微笑著接過冰涼的飲品,無奈的用上衣抹抹汗。這間較為老舊的宿舍冷氣總是不怎麼給力,只靠著電風扇顯然並沒有達到多少消暑的效果,在夏碎回來前,他已經對著那台快斷氣的老舊冷氣敲敲打打一個半小時,直到剛才終於恢復正常,認份地放送涼風。


「雖然冰炎是那個樣子,偶爾也該...

[特殊傳說]心之所向(漾傘)

×舊文搬遷


上.


──你覺得褚冥漾是個怎麼樣的人?


這是個答案在三年間有跳脫性改變的問題。


總是穿著亮色花襯衫的殺手搓了搓鼻子,用手指把阻塞鼻孔的髒污揉成球狀並遠遠的彈射出去,在別人的白眼下拿起筷子繼續吃他的蚵仔煎,上面灑了多到把整個蚵仔煎淹掉的醬汁,而且還是冒著像巫婆魔鍋裡頭泡泡的醬汁,光看就可怕。


「漾,你覺得你是怎樣的人?」花襯衫殺手問。


覺得搭擋吃像頗影響食慾的黑袍妖師把埋在報紙裡的頭稍稍抬起來,不鹹不淡的說:「壞人。」


「怎麼說?」不顧醬汁噴到人的殺手又問。


「因為我是黑袍。」給了像是開玩笑一樣的答案,妖師將報紙...

[特殊傳說]你想在我家的行宮幹什麼?(漾休)2/7補完嚕~

隨手打的小短文補完了XD,自己轉發一下,免得有太太沒看到XD

LOFTER上的特傳圈比我想像的多,所以也發了幾篇舊文上來看看能不能炸出同好XD(設地雷

漾攻派的太太不來嗑點嗎A_A→《妖師外傳》


WB不能發那個,親友跟我說是在擋IP的樣子ˊ_>ˋ,除了露點真是不知該作何反應

呃、算了,我還能點開OLD先大大的WB看19天就好(咦


[特殊傳說]你想在我家的行宮幹什麼?(漾休)

[特殊傳說]情人節好吃嗎?(漾ALL)

我一直以為漫畫小說裡對人氣男主角所使用的「誇飾法」只存在於二次元,正常來說,收巧克力會收到整個座位堆滿,連鞋櫃也被塞爆的狀況是不可能在現實裡發生,但這樣天真的想法在我進入Atlantis學院後就完全被打消,那都要多虧我有位十分有人氣的帶導人兼學長,經過那年轟轟烈烈的情人節後,我才知道情人節是會暴動,而且還會出人命的。


當我高二後,學長雖然消失了老長一陣子,但這些都無法撼動他的人氣,那些不甘寂寞的女孩子轉而把主意打到我這個在情人節除了家人巧克力就只會收到友情巧克力,再多沒有的路人甲身上,學長是我帶導人又是我鄰居的事情完全不是秘密,於是乎,這年我收到了異常多的巧克力,不過每個給我巧克力的女孩...

[特殊傳說]止痛(西九/漾All)

上.


>%%噗浪貼傳送門<


……


飄盪的意識恢復後,九瀾睜開眼看見的還是自己專屬研究室的單調天花板,身下柔軟的觸感應該是休息室的小床。他撐著床起身,牽動了被粗暴對待的密處內的傷口,痛的呲牙裂嘴,蓋在他身上的小毯順勢滑落,他此時身上除了那件半敞的襯衫外什麼也沒穿,病態的皮膚上都是青紫的痕跡。


九瀾摸了摸脖子,說不清的感覺讓他動了下嘴角,「真是不貼心……」


疲累的又倒回床上,九瀾扯過毯子,曲起身縮成一團。


好冷……


「你想把自己悶死嗎?」被子被扯開,九瀾瞬間睜開眼看向坐在床邊的西瑞,他什麼也還沒說就被西瑞不由分說的按回床上,西瑞的表情永遠不怎麼...

[特殊傳說]無心+番外/那個地方(漾安/凡安)

×兩篇不連貫,只是因為cp一樣,以及都有%,所以讓他們揪夥(?


[特殊傳說]無心/番外(漾安/凡安)

>噗浪貼傳送門在此<


[特殊傳說]那個地方(漾安)

>噗浪貼傳送門在此<


[特殊傳說]獨佔/耳尖(漾式)

×獨佔

有%%%請走噗浪貼傳送門


×耳尖


「那邊漂亮的大姊姊要不要一起喝杯咖啡呢?~」回旅館的路上,維持人形的式青一手搭著我的肩膀,一手不斷朝接上的美女揮舞,再他第N+1次被送了根中指後,式青有點怨嘆人……馬生怎麼如此坎坷地整隻趴到我背上來。


喂!你搭訕不到姊姊也不要來這樣根我耍無賴啊混蛋!


原本我還想說偷偷往旁邊移動個兩公尺的距離,表明我跟此馬不熟,但是現下式青這樣直接黏上來的舉動,讓我跳到黃河裡也洗不清……算了,我認了,反正都已經住進了那間詭異到爆點的靈光飯店。


唉……我自暴自棄了。


「漾。」拖行了一段距離,式青在我耳邊輕聲...

[特殊傳說]被遺忘的片段/封印(陰影X妖師)

×被遺忘的片段(半自創/極短片段/老祖先的二三事)


「我想、留下來……」身材高大的男子露出如孩童鬧脾氣的倔強表情,不滿卻又難以反抗的境地令他的語氣滿是壓抑,即使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會為他改變任何決定,他依然想讓那人知道自己的意思。


想留下來、想陪在他身邊,一開始明明是這樣決定的。


沒有錯過男子眼中閃過的失落,穿著黑色長袍的男人幾乎要掛不住臉上如以往的溫和淺笑,指節在寬袖中輕輕動了動,想安慰男子地拍拍他的頭,但就如卡在喉嚨中,那些勸勉的話一般,做不到也說不出口。


他是妖師一族的首領,繼承了種族從始至今的使命,他能做且必須做的就是手護眼前這令其他種族恐懼與不安的...

[特殊傳說]你想在我家的行宮幹什麼?(漾休)

×II-II-03衍生腦洞 / 太久沒寫特傳,不造為毛我家版本的阿褚變癡漢(兔美臉

×想轉個WB,但不知道WB在擋三小,放棄(白眼翻到天上


褚冥漾印象中的奇歐妖精王子與其說是高傲難以接近,更像是不善表達造成的嚴重誤會。

不善表達的程度?

……大概是把世界炸掉吧。

然而這種破爛的關心自己一次都沒碰過,休狄對他的是真心實意的鄙視與制裁的鐵拳,讓他想好心地去順順毛都無法。

既然這樣,就不要對他露出毫不防備的樣子啊!這不是造成雙方困擾嗎!?

不知道到底該責怪對方矛盾的態度還是自己觸發隱藏事件的機率,褚冥漾反省著自己是否不該亂走,蹲在原地...

[特殊傳說]還沒想到名字(漾休)01.02

×漾休現PARO/大學生X服裝設計師這樣/單篇不連貫


01.

人行道上,長長的人龍已經拉到下一個路口轉角處,隊伍的前進速度不快不慢,以一定的時間在消化大量的顧客,只是排隊的人數實在太多,不過前進一些,立馬有人補上。排隊的人捏著號碼牌,不是低頭滑手機,就是和一同前來的朋友談天說地。

會來這種甜品名店排隊的,十有八九不是女孩子就是情侶,像褚冥漾這樣孤身前來的男生待在隊伍裡異常顯眼,但低頭玩手遊的青年並沒有被這些視線撼動分毫。合身的駝色風衣、格紋圍巾,在寒風吹撫下有些散亂的黑色短髮與發紅的鼻子,配上那認真到多餘的專注神色,明明只是在玩手遊而已,卻正好命中某些路過的無知少女的好球帶。...

CWT40特傳漾耶突發小薄本《今年還是未成年》試閱

[ 隨興過頭的本子資訊 ]

CP : 特殊傳 - 褚冥漾X耶呂(未成年高中生X演奏家PARO)R18應該有

字數 : 預估7000~1W左右

價格 : 盡量壓在50以內,騎馬釘裝

PLAY來源 : 無疾而終的接龍

數量統計 : 需要請在此噗下打1

攤位 : 3F-D13




白皙修長的手指在黑與白的按鍵上舞動,時而輕柔若翩舞的蝶翼,時而重若巍峨的千重山,譜奏出層次感十足、引人入勝的樂曲。難以想像這樣憾動人心,令觀眾掌心一片溼熱的音樂竟是區區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