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3.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AUO寶庫鬼故事(X)真是笑歪我XDDD



親手打造一桌黑暗料理的士郎,被疑慮塞滿大腦的同時,身體在機械性的扒飯。

吉爾伽美什覺得很有趣,但也知道似乎捉弄過頭,一邊往士郎碗裡塞肉一邊對整桌都在低頭狂塞、毫無英靈形相的其他人道:「趁著停電從材料保管室拿素材煮火鍋的事,孤就不追究,那邊完全沒派上用場的魔女,向愛德蒙確認迦勒底目前在留人數,列出食材採買清單,費用由孤出資一半,另外一半妳帶著阿拉什去向太陽王拉贊助,運氣好的話,他大概會多給你們一些加購垃圾食品的零頭吧。」

「!?」這邊貞德嘴裡還塞滿難以嚼斷的海魔腳。

吉爾伽美什一下就從她寫滿驚愕的小臉上看出她未能說出口的拒絕。

「要問理由的話──因為妳很閒。」才不管對方被自己的話氣的快噎死的樣子,吉爾伽美什接著說:「差不多也該擺脫囤積脂肪、遊手好閒的生活,學習點真正能幫得上忙的事情吧?這可是個好機會。」

貞德好不容易把海魔腳吞下肚,「人、我才沒有──囤積脂肪!身材完全在標準範圍內!」

不,貞德醬,那完全不是重點。

其他嘴裡也塞滿食物的傢伙們默默在心裡吐嘈,即使如此也捨不得停下筷子,於是眼睜睜看著貞德在吉爾伽美什的三言兩語下被派去擔當巖窟王的跑腿,並且光明正大的算計某法老的荷包。

「我說吶……行政這麼缺人嗎?圓桌的傢伙不是接受Lily醬的委任後超積極參與的嗎?」庫‧丘林從狂王手邊拿走辣椒醬,在對方冰冷的眼神中直接挖掉半罐,像球火紅的冰淇淋似的鏟進碗裡。

安徒生很順手的接手所剩不多的醬料罐,「啪」的倒扣進碗裡,「蘭斯洛特的話,和瑪修一起去迪士尼樂園進行父女之旅,最派得上用場的貝狄威爾對這兩個人完全放不下心,向愛德蒙告假追了過去……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愛德蒙完全對不上圓桌笑話的笑點。」

「嗯,那的確很令人不快。」吉爾伽美什深有同感。

──不、你才是那個讓人最對不上笑點的大王啊!

「嗯?等等──」貞德默默計算一下自己所知的行政人員,「這不只剩下妮托克莉絲了嗎!?」

「還有天草啦,別省略人家啊貞德醬,忙起來的時候就算是Ruler的爪子也想借來用也是沒辦法的事。」庫‧丘林無奈的補充上總是被Avenger們忽略掉的行政勞工。

「哼嗯──這不是人手充足嗎?」吉爾伽美什不以為然,「孤可是一個人就完成二世那小子三天份的工作,好好給孤反省反省這種低效率!」

「你就是因為這樣才會過勞死。」狂王冷冷的吐嘈。

安徒生根本無法忍耐自己爆笑的衝動,「噗哈哈哈哈哈──不要無視高文卿,他可是很認真在給愛德蒙打雜,除了笑點對不上、行為舉止充滿白馬王子臭以外真的是完美助理,嘛──只是在被公主抱的陰影消退之前,伯爵應該暫時都不想看到他吧?哈哈哈哈哈──」

「不提本人意願的話,達芬奇親那張照片偷拍得很不錯。」貞德難得坦率的稱讚。

庫‧丘林也公開自首,「啊──其實我也有存,想說要是他們真的開始辦公室戀愛的話,被刪掉不是很可惜嗎?」

伯爵的小夥伴真是毫無良心。

士郎直到堪堪扒完兩碗飯才回過神,「……什麼婚紗照?」

……

「噗。」

「噗哈哈哈哈哈哈──!」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哈──!!」

「呵,很好!孤準了,本年度最棒的惡作劇企劃就由孤贊助了!」

──迦勒底笑話嗎!?

完全對不上笑點的士郎只能眼睜睜看著除了狂王以外的迦勒底人士陷入瘋魔,毫無形象的大爆笑。

狂王冷靜的給自己再開一瓶辣椒醬,只取了需要的量,順手遞給目瞪口呆的士郎。

「……謝謝。」受到某種文化衝擊的少年覺得自己的確需要來點辣椒壓壓驚。

等這頓肉多到最後變成火烤兩吃的火鍋趴結束,已經是人家在喝下午茶的時候。

吉爾伽美什言語恐嚇一番,逼人家對另一個Archer保持緘默,就毫不留戀地撇下被狂王留下來洗碗、打掃環境的夥伴,帶士郎在迦勒底散步。

窗外仍是彷彿永不停止的大雪,灰濛濛的天色連一絲光線都尋不到,一點也看不出昨晚的好天氣。

兩人幾乎同調的腳步聲迴盪在長長的走廊,心情相當好的吉爾伽美什哼唱不知名的旋律,一搖一擺地拉著士郎的手,漫無目的的前行,直到吉爾伽美什忽然扯過他,按著他的肩膀,把臉埋在少年短短的髮絲間。

習慣他這種總是突如其來做點什麼的節奏,士郎微愣一下就任由吉爾伽美什動作。

深吸一口氣,吉爾伽美什硬將只比自己矮上一點的少年往下壓,強勢改用下巴抵在士郎的腦袋上磨蹭,「整身都是肉味,真臭。」

「天還沒暗就一身酒臭的大叔更糟糕吧?」士郎相當順手的撈起吉爾伽美什的腿,把人背到背上。

吉爾伽美什毫無壓力地擔當負重,揪了一把橘毛,道:「別以為孤什麼都沒說就大叔、大叔的亂叫,孤這種程度的美顏就算號稱永遠的18也不覺得羞恥喔。」

「……只有年上這個設定拜託你一定要維持住。」正好就是18歲的衛宮少年格外尷尬。

「區區士郎竟然這麼伶牙俐齒。」吉爾伽美什勒住士郎的脖子,「孤這是為了配合喜歡小女生的你吶!」

士郎沒好氣地說:「我喜歡大我4617歲的大葛格可以了吧?」

「嘖。」

「我贏了。」難得扳回一城的少年如此宣佈。

「──高興吧,然後抱著你那點得意,滿足的去死吧衛宮士郎!」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