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2.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ipad是造謠,不要信ㄜ(乾),但我覺得那東西就是烏魯克的Ipad(夠了



──何等冷酷的男人!

不愧是缺乏人性的狂王,就算大家多多少少想過類似的事情,到目前真正實際執行的只有他啊!庫‧丘林莫名有點佩服自己,原來他真的可以成為這麼殘酷的男人……這不是挺帥氣的嗎!?他的「側面」!

夾在叛逆少女與自我陶醉的愚蠢男人中間,吉爾伽美什完全找不到介入的時機。

「你們堵在我的房間門口作什麼?打架嗎?」

三人聞聲抬頭,看見扛著一隻碩大海魔和一匹獨角馬,手上還拎著一籃子菜,一副剛去哪座素材超市洗劫一通的狂王。

「當然是來吃飯的啊,誰要跟你打架。」庫‧丘林一秒嫌棄回去。

「呿。」狂王也不跟他們廢話,直接跨過門口的障礙物,率先走進房間。

「啊──!你們什麼時候出現!?」這時才回過神的貞德「唰」地站起身,努力壓下心中的慌亂,不經意對上一雙瑰麗的紅瞳,眼睛主人俊美的容貌緊接著映入眼簾。

無可挑剔的長相、合身帥氣的風衣、普通的穿著也掩飾不了的氣度,幾絲零亂的金髮更增添此人的風流不羈──這、這就是傳說中的霸道總裁嗎!?

等等、不對,這是吉爾伽美什啊啊啊啊──!!!!

心臟用力DoKi一下的少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漲紅了臉,又以相同的速度變成一片慘白,再轉為黑,吉爾伽美什津津有味的欣賞這一系列轉變,在貞德的表情固定在惱羞成怒後,他毫不吝色地衝著暴露巨大「弱點」的少女裂嘴一笑,那個模樣比起霸道總裁,更像反派組織的頂頭上司。

「……」真是惡趣味。

庫‧丘林靈光一閃,與其說是他幸運E的錯,不如說大部份的老實人碰到吉爾伽美什,無論原本幸運等級多少,都會被硬生生扳成E的形狀啊!

──原來是這樣啊!

這邊被糊了一臉惡意的魔女倘若知道自己被貼上老實人的標籤,也不知做何感想。

捉弄完別人的少女心,吉爾伽美什轉頭便不客氣地進入狂王的房間,入目就是穿著烏魯克服飾、面對長相獵奇的海魔(食材)陷入迷之沉默的橘髮少年。

毫不猶豫,反派組織Boss把自己掛在正義的夥伴背上,再也不打算動彈,也不知士郎說了什麼,一屋子的人看著吉爾伽美什捏住他的臉頰肉向外扯,他則莫可奈何地摸摸吉爾伽美什的頭,任勞任怨的背負起軟爛成一團的大人。

「──這誰啊?」懷疑自己眼睛的庫‧丘林忍不住向旁邊的人詢問。

「吉爾伽美什。」狂王連猶豫都沒有,給予逃避現實的「自己」迎頭痛擊。

「噁……」有人直率地使用狀聲詞表達自己的心得,「這股戀愛的臭酸味,誰快來想想辦法?停電、受寒、挨餓,現在還得遭遇情侶閃光的迫害嗎!」

庫‧丘林探出頭,才看見站在狂王另一邊,整個人都被巧妙遮住的小小男孩,那人正是抽宿舍時一頭栽進Berserker堆、目前擔當狂王先生鄰居的珍稀作家系從者安徒生,「你也在?沒和黑鬍子他們去參加漫展?」

「我從剛才開始一直都在喔。」安徒生把手裡抱著的飲料堆到牆邊,自己拿了瓶家庭號可樂坐到椅子上,扭開瓶蓋就咕嚕咕嚕的灌起來,「漫展累死了,不去,況且黑鬍子只是想去買小薄本和騷擾女性coser吧?要是同行被警察一起當作變態逮捕,我還不如自毀靈核!這種倒霉事就交給莎士比亞和莫里亞蒂教授吧,長著一張反派臉,應付這點小事應該輕而易舉吧?」

對小夥伴抱持迷之信心的大作家擺擺手,「不說他們了,你們誰去把杵在門口哭哭啼啼的少女帶進來?她可是我們能不能吃到火鍋的關鍵人物。」

「誰哭哭啼啼啊你這童貞短小男!」不用別人帶,衝著安徒生這一番「汙衊」,貞德已經跑進來為自己正名,「復仇的魔女只流血,不流淚!」

「……認真的?」真的是童貞也的確身材短小的安徒生完全不介意對方的人身攻擊,他關切的反而是其他事,「這種硬派的台詞就該配上巨石強森那種程度的身材與樣貌,你要是變成那樣的話,Master、梅林和元帥會哭出來喔。」

「停!Stop!」庫‧丘林不得不趕緊把貞德拉走,按在狂王坐著的那張沙發上,直接用奶茶堵住她尚未出口的反駁,自己也挨著她坐下來,「別提這種會令貞德醬粉絲大崩潰的可怕構想啊,對待認真又總是不得要領的孩子應該更溫柔一些,安徒生。」

「──你真的是在稱讚我嗎!?」聽起來一點都不像好話!

這個話題以狂王不動聲色的使用尾巴把吵鬧的問題大人各抽打一下屁股做為總結。

對身後遭到教訓、顯得過分乖巧的電燈泡群眾一系列的變化一無所覺,士郎正依照吉爾伽美什提供的知識試圖料理從沒碰過的奇異生物。

取下觸手,士郎花了一些時間把上面的尖刺去除,身體部分,隨著器官一樣樣處理出來,吉爾伽美什充分展現無聊大人的毫無極限,向士郎科普那些他才不想知道的海魔冷知識,士郎首先就受不了,只得將掏到一半的海魔身軀扔進廚餘袋,幸好那部分也不多。

相較於前者,獨角馬的處理正常許多,唯有那麼一個美中不足的問題。

「……有教學嗎?」面對超出自己能力範圍太多的食材,士郎老實地尋求外援。

噢,也是呢。

海魔還能勉強想像是被輻射過的變異章魚,獨角馬的部分,無論豬牛羊還是駱駝、馬這類在吉爾伽美什看來被吃掉也很正常的家畜,士郎從來都是購買已經處理好的特定部位進行料理,肢解食材這種由專業職人承包的工作,即使是後來的紅色弓兵也得困擾一陣子。

吉爾伽美什從寶庫裡掏出那塊士郎推測是某種寶典的泥板,攤在他們的面前。

一無所知的少年眼睜睜看著吉爾伽美什像擺弄高科技產品一般,戳著楔形文字鍵盤,從迷之網站上找到肢解馬匹教學的影片,還精細的劃分出初級、中級、高級、大師四種等級,意味不明。

吉爾伽美什把影片調整為全螢幕,也不知點了什麼地方,說好的泥板就像它本該具有這種功能一般地播放旁白的講解,並搭配清爽的BGM──什麼鬼!?

注意到士郎幾乎要從眼裡溢出的問號,吉爾伽美什很鎮定、很理直氣壯的敲敲那塊整個都不太對的泥板,道:「孤的寶庫裡有Ipad的原典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很奇怪啊!!

……算了,吐嘈這種事好累。

這位可是連戰鬥機(?)都能從寶庫裡掏出來的人啊!

士郎應付過這個深究下去對他身心發展毫無益處的話題,埋頭研究起教學影片。

『使用工具:寶具*1』

……

他真的要生氣了喔??




评论(6)
热度(47)
  1. 二岩Bor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