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1.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ZERO活動進入肝材料階段(倒地),可惡啊,這次的龍之逆鱗一換出來就被用光(哭奔



然而迦勒底最不缺的就是看不懂空氣的刁民。

吉爾伽美什是被冷醒的,更準確點說,他是在真正遇難之前,被零下不知道多少度的魔鬼溫度硬生生凍醒──全裸的。

而且旁邊空無一人。

吉爾伽美什脆弱的理智線一下就斷了。

連打三個聲勢驚人的噴嚏,彷彿連腦髓都在震動的吉爾伽美什一邊穿上大衣,一邊帥氣地用衛生紙抹掉鼻涕,也不管他民俗風著裝的設定,一身閃瞎窮人的名牌現代裝束,火冒三丈地衝出門找罪魁禍首算帳。

熟悉的寒冷、熟悉的黑暗、熟悉的大停電!

吉爾伽美什連思考都不需要,直奔撥給科學家組從者們玩耍的實驗室。

趁他休假鬧事,他人還在迦勒底呢,這些渣仔找死嗎?啊!?

對賢王不滿的話,那就在暴君暴政下瑟瑟發抖吧蠢貨們!

但這輛新幹線剛發車沒多久就碾到小動物。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吉爾伽美什糟心的把腳挪開。

「唉呦誰這麼沒良心霸凌如此惹人憐愛的本大爺──嗎啊是英雄王啊啊啊啊啊啊啊!!!!」

會說人話、長得分外衰小的熊布偶一咕嚕爬起來,狂奔的同時,嘴裡一邊哭爹喊娘,衝著吉爾伽美什要走的方向逃走。

「……」即使是擁有全知全能之星,能夠輕易看透事實真相的王,吉爾伽美什也從沒想過,踩到俄里翁會是件這麼令他五味雜陳的倒楣事。

弄得他一下忘記剛才打算怎麼蹂躪這次闖禍的罪魁禍首。

幸好在他從這股不太美妙的感受中品味出些什麼之前,走廊另一端出現的光源與腳步聲巧妙地打斷他越來越危險的沉思。

手電筒刺眼的亮光之後,是一張吉爾伽美什想忘記都難的臉。

「嘖、怎麼又是你?狗。」

就算換了穿著,手裡拿根法杖假裝自己是Caster,這個人也是庫‧丘林沒錯。

「態度好差!」性格比做為Lancer的時候淡定不少的庫‧丘林只是口頭上吐槽,並不把這點小事放在心上,「大家都在忙,只能我來找你啦,這種小事就忍耐一下吧,怎麼說也是士郎小哥拜託的事。」

「人呢?」有士郎兩個字,吉爾伽美什不再考慮處刑的事,直接就跟著庫‧丘林走了。

「啊……那個啊。」庫‧丘林露出一個顯而易見的尷尬神情,「講話講到一半,被闖進來的狂王扛走了,現在不知道被扛去哪……」

吉爾伽美什立刻停住,什麼也沒說,只盯著他看。

庫‧丘林被看的整個人發毛,「別這樣看我,那個傢伙我也不熟啊,打又打不過。」

這下即使不需要翻譯,庫‧丘林也能讀懂吉爾伽美什眼中明晃晃的鄙視。

……歧視屁啊!我也很無奈啊,有種你現在去把Archer的那個揍一頓給我看!

深刻感受到部下(並不是)的無能,吉爾伽美什像個老部長似的嘆氣,還好士郎向他討衣服穿的時候,他順勢拿寶物把人給栓了。昨天本來覺得多此一舉的行為,現在看來卻是十分機智,把一個本就是事故體質的人沒有任何防範措施地放在迦勒底,光想想就令人緊張。

吉爾伽美什摸摸外套之下與自己肌膚相貼的紅水晶金項鍊,不搭理一旁沒有任何卵用的森林賢者,自顧自地走了。

過了片刻。

「……你跟著孤做什麼?」吉爾伽美什一臉奇怪地看向平時恨不得別出現在自己視線範圍內的庫‧丘林,熟悉又陌生,而且死掉了。

不知道自己被莫名其妙判死的庫‧丘林更加奇怪地看回去,理所當然地說:「找士郎小哥蹭飯啊!」

吉爾伽美什二話不說就想王財。

無知無覺的森林賢者還在隨口抱怨,「Emiya和食堂組全員陪Master回老家探親,順勢度假,導致迦勒底食堂沒人做飯就算了,給我們空運微波食品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啊……你知道今天開始的掌勺是誰嗎?帕拉塞爾蘇斯!這到底是誰安排的輪班表?恐怖攻擊嗎?想吃吃看人工生命體肉排嗎!?」

吉爾伽美什默默收起剛冒頭的寶具。

很好,這雜種成功打動他了,他是真的開始有些憐憫這群只能仰賴迦勒底食堂供餐的生活殘廢。

──這麼想著的他完全忘記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

在奇妙的地方對上電波的兩人結伴而行,依照吉爾伽美什的意思,他們找到致使迦勒底大停電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幾個喜歡作妖的蠢貨──動用一番私刑,才循著紅水晶的指引抵達士郎的所在地。

活動完筋骨又恰逢午飯時間,沒有比這更完美的時間點。

但是他們碰到一點小小的問題。

「混蛋……真是太屈辱了,這些臭男人當人家是什麼……」淡金色長髮的少女抱膝蹲在門口,模樣看起來飽受欺凌,「我可是復仇的魔女!竟然把我復仇的火焰拿來做飯──好香喔……肚子好餓,可惡!」

啊、這的確也是一種辦法呢,從者火力或從者發電什麼的。



评论(2)
热度(51)
  1. 二岩Bor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