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10.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早飯過後,士郎實在無法讓攀在身上的人老實放手,只能愧疚地看著小吉爾收拾桌面。約定好烤鹹派做宵夜、目送他離開,士郎才背著黏糊過頭的吉爾伽美什,一起躺回床上補眠。

睡懶覺對一向生活規律且自律的士郎來說的確是稀少的體驗,認真算算,次數也許不超過一隻手也不一定。

除了自我鍛鍊,學習、社團活動、打工和家中的雜務幾乎將他全部的時間瓜分乾淨,即使後來不打工、沒參加社團,也不過是把空出來的時間與本來就所剩無幾的瑣碎閒暇全填上「吉爾伽美什」,並沒有輕鬆到哪裡去。

一開始的吉爾伽美什,即使現在想來,士郎仍忍不住苦笑。

暴躁易怒、渾身都是刺,同時又傷痕累累,令他無從下手。就算心裡還惦記著吉爾伽美什殘酷殺戮的姿態,士郎也沒辦法徹底下定決心,對形同受傷猛獸的這個人採取過於強硬的手段。

對,他明知是一頭猛獸卻還是如此。

所以他和吉爾伽美什展開一段十足令人身心俱疲的對峙,直到對方撐不住,不再抗拒他的照顧,然後逐漸適應他的存在,等士郎回過神來,他已經像馴養什麼野生動物一般,令這位自由過頭的王養成回家的習慣。

不知從何時起,吉爾伽美什會理所當然地鑽進廚房、撲在他背上對伙食發表各種要求,或在他做家事的時候懶洋洋地待在能一眼就看見的地方做自己的事情,甚至大半夜闖進他的房間,強勢徵收已經被睡暖的被窩……狀況層出不窮。

為大大小小的事情煩惱著、頭疼著,與此同時也真實地幸福著,然後……在必然的時刻迎來終末。

因為吉爾伽美什一開始就這麼說:「本王對參與你滑稽的人生毫無興趣。」

那個當下,他從來沒想過有誰會為此感到後悔,對於吉爾伽美什若還有什麼想法,也只是很單純地擔心對方照顧不好自己、職業管家真的能應付這個人隨心所欲的任性嗎?諸如此類。

這些念頭還清晰地留在腦海裡,現在的他卻覺得,哪怕一點點,只需要一點點,吉爾伽美什對他的職涯規劃表現出絲毫不滿,或者不那麼乾脆地與他分道揚鑣,自己也許就不會搭上前往英國的班機,那麼輕易地隨著遠坂一起離開。

但沒有。

所以他以為這些之於吉爾伽美什來說連喜歡的感情都談不上,僅只是一段舒服但不那麼重要的短暫經歷。

卻不曾想,在未來的某個時空,這些微不足道的片段仍煩擾著對方。

士郎忽然起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在那之後還發生什麼事嗎?

懷著這樣的疑慮,士郎假設起各式各樣可怕的猜想,不知不覺陷入沉睡,甚至在夢中,那股糟糕的預感仍緊緊纏著他不放,使他惡夢連連。

一下子是吉爾伽美什用王的財寶砸開基地防禦壁,讓喪屍殲滅人類的畫面,一下又變成吉爾伽美什駕駛著純金色的幽浮侵略地球。

這次吉爾伽美什並沒有果斷滅世,而是向全世界放送他唯一的和談條件──「把衛宮士郎還給孤!」

不光他的戰友,就連士郎本人都差點把槍給嚇掉。外星人王的話像戳下暫停鍵,戰場在瞬間崩塌,下一刻,不管是受虐已久的外星人還是無故遭殃的人類,同心協力、手腳迅速地將剛剛還在奮勇殺敵的傭兵抓起來,送到王座之下。

但那位王只是漫不經心地瞥一眼,彈指就將他連同部下一起轟出門。

遙遙的,只聽那人語氣不善地喝斥部下,道:「孤的士郎怎麼可能是這種黑皮,滾!」

世界還是毀滅。

不要用膚色認人啊!吉爾伽美什這笨蛋──!!

別於士郎光怪陸離的夢境,吉爾伽美什倒是什麼都沒夢到。

他枕在熟悉的臂彎上,陷入深沉而安穩的黑暗中,無論精神還是肉體上的疲憊都在這靜默的空間裡被一絲一絲地抽離。

即使偶爾聽見其他「自己」那裡的喧鬧也趕不走他的濃濃睡意。

──他已經許久沒有睡過這樣令人滿意的好覺,誰都不能阻止他,誰也別想吵醒他。

就算世界即將毀滅也想都別想。




评论(11)
热度(45)
  1. 二岩Bor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