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9.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我王泳裝超辣模型,\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很吵



翌日早晨。

「……」

「……」

「所以你們通宵玩了一整晚的恐怖遊戲?」來蹭早飯的小吉爾一臉難以置信。

把翻炒得相當完美的歐姆蛋放在小吉爾面前,士郎一邊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邊更正,「正確來說是我玩了一整晚的恐怖遊戲,吉爾伽美什在旁邊負責嘲笑我死的很慘。」

「而且最後也沒讓他把衣服穿上。」

「至少裹了條毯子啦……」

小吉爾看了一眼夾著枕頭爆睡的自己,又看了看被折騰一晚神情疲倦的士郎,真誠地問:「你們兩個是笨蛋嗎?」

「哈哈……」跟著一起胡鬧的他只有搔頭乾笑的份,「抱歉,擅自玩了你的遊戲。」

「姆……那個啊,不是我的東西。」小吉爾意外地回絕士郎的道歉,把烤好的吐司分給他一份,自己則用桌面上的食物開始自由的排列組合。將包裹起司、培根與雞肉塊的歐姆蛋挖起一部分放在吐司上,加一些生菜,最後擠上番茄醬或黃芥末就大功告成!

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小吉爾很滿意地拿起手機。

「不是嗎?」士郎疑惑地停下進食的動作,「『年幼、愚蠢又惹人憐愛的「我」』,吉爾是這麼說。」

小吉爾拍照打卡的動作一頓,衝他露出陽光可愛的笑容,然而明明微笑著,卻讓士郎無端覺得危險。

士郎無奈地摸摸鼻子。

他又踩到雷了?

小吉爾端著那危險的笑容以十倍速湊近,「士郎哥哥,我看起來很笨嗎?」

士郎只能用力搖頭,非常用力地搖頭。

確認他是真心實意地這麼認為,小吉爾才滿意的坐回位子上,並意識到一件重要的事,「這麼說來還沒告訴你,在這個名為迦勒底的組織,總共有三個我,至於要探究是為什麼,只能說是特別事態下的特例嘍,畢竟假想的存在之類的東西也不是第一次被召喚出來……別露出這種表情嘛,就算有三個我同時存在,也不會導致人理崩毀啊。」

不,這次士郎是真的相當難得、純粹地為自己的未來感到擔憂。

「幼時的『我』,那個是經過許多歷練後,成為賢王的『我』。」分別指著自己與睡到打呼的問題大人,小吉爾豎起三根手指在士郎面前晃了晃,「第三個『我』是介於我們之間,唯我獨尊、性格糟糕,整個人十分任性且不講理的『英雄王』,你千萬要避著他,否則會被殺死喔?別讓我因為你去為賢王和英雄王勸架,要是我們三個同時打起來可就糟糕了。」

述說著這麼可怕的想像,即便小吉爾的語調無比輕鬆,士郎也絕不可能當作嘻嘻哈哈的玩笑聽過就算了,但是……

「我最好別問『為什麼』,對吧?」

「對不起呢。」小吉爾歉意地微笑,「就算我不認同,也必須尊重『我』的決定。」

「說的也是……」預料中的結果。

小吉爾舔掉沾到嘴角的醬料,說:「沒事的,要是『我』讓你太困擾的話,只要抱緊他、實實在在地將他睡一頓就沒問題了,還有問題的話一定是你不夠賣力。」

「……」把小吉爾當成一般小孩的自己果然是個無可救藥的笨蛋,士郎深切地反省一下後,猶疑地問:「這樣會不會太過分?」

他指著以奇怪姿勢睡在床上的人,問:「你平時被虐待的時候,『這個東西』有覺得自己很過份嗎?」

唔哇……超級不留情面。

不方便發表感想的士郎只好繼續乾笑。

「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不想知道都不行。」小吉爾向他眨眼,「要是真的那麼在意,我會好──好地安慰你。」

「謝謝你,吉爾。」伸手揉了揉男孩柔軟的短髮,小吉爾還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襲擊陷入呆滯,士郎卻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回早飯上,邊切開歐姆蛋,邊道:「不過當個壞孩子也沒關係,那也是你的一部份,沒錯吧?」

小吉爾有瞬間失語,好半晌才按著自己被摸摸頭的地方,低聲自語道:「──我才不是這個意思。」

到底是真沒理解還是假裝沒理解啊?這個不解風情又在不必要的地方帥氣到氣人的笨蛋!

和成長後的自己在某方面達成共識而不自知的男孩悄悄嘆了口氣,剛抬起頭就看見差點讓他眼瞎的畫面。

──士郎的後方多了一個背後靈!儘管披著毯子卻什麼都沒遮到的全裸背後靈!

明顯一臉沒睡飽的男人蹲下身,懶洋洋地趴在少年背上,環抱著人家的腰,像隻巨大的無尾熊附著在自己中意的大樹上,然後毫無心理壓力地張嘴要求餵食。

士郎就真的切了一塊大小剛好的歐姆蛋餵給他吃。

「……」小吉爾的心情實在是一言難盡。

不只看著長成那副模樣的自己毫無辦法,還得被自己糊一臉閃光,這到底是怎樣一種體驗?

新型態的虐童嗎!?

這邊找回自己抱枕的吉爾伽美什大人則心滿意足,蹭了點吃的,就靠在士郎肩上昏昏欲睡,最後不出所料地睡著、掛在人家身上當大型障礙物,士郎卻連半點不耐都沒有。

──到底多喜歡這個人啊?『我』。

即使意識不清也出於本能地尋找,這樣的待遇可不是誰都擁有。

看著一無所覺的人與裝做一無所覺的人,小吉爾鬱悶地咬住吐司。

脆脆的表皮、鬆軟的口感、美好的香氣……果然只有美食的世界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吐司最棒了!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