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8.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還不到開車的時候啦(乾



「吉爾。」士郎突然喊了一聲。

「什──」

猝不及防地對上少年在眼前無限放大的臉,吉爾伽美什微微愣住,就在這短暫的停頓,柔軟的觸感在嘴唇上不輕不重地按了下。那個「懂事的好孩子」絲毫不給他閃避的機會,捧著他的臉就是一通胡亂蓋印章。

額頭、眼睛、鼻子、臉頰,然後在他提起精神罵人之前,雙手齊上地將他的臉頰當作變形黏土團似的搓揉。

「衛、噗──」被擠成章魚嘴的吉爾伽美什火大的一拳揍在士郎頭上,「衛宮士郎你這白痴!想被處刑嗎!?孤成全你!」

這邊被揍的人卻因為自己無心闖下的大禍樂不可支,抖著肩偏頭悶笑,腦子裡全都是吉爾伽美什美顏崩壞瞬間的畫面,直到繼續放任下去可能有被開瓢的危險,士郎才頂著狂風暴雨等級的小拳拳,擋住吉爾伽美什拳頭,撲進他的懷裡,光看那一去不回的姿態,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抱著炸彈要和敵人同歸於盡的士兵。

「──你在思考什麼我的確不知道,連想像都做不到。」士郎仰起頭注視仍氣憤難平的吉爾伽美什,「如果那些都不是我能涉足的領域,那麼我所知的僅僅只有一件事──『見到我的你確實感到喜悅』,就算只是這樣也無所謂,我會待在你身邊,哪裡也不去,直到你不需要為止。」

「所以,別再露出那麼疲憊又受傷的樣子,那不是我存在這裡的理由也不是我期望看見的吉爾伽美什,只有這件事希望你能答應我。」

「……」吉爾伽美什側過頭撇嘴。

等等、這是什麼反應?

「……你小子。」還是沒能忍住的吉爾伽美什瞥他一眼,「帥氣的好噁心。」

「──蛤啊!?」

「就是很帥,帥氣到多餘,但是衛宮士郎這麼帥很噁心,所以可以不要耍帥嗎?」吉爾伽美什難得認真地向他人解釋自己的看法,頓了頓,又補充道:「嘛、你一定要這麼幹的話還是在孤面前吧,關於你的女難相,你自己多少有點自覺吧?」

「我才沒有耍帥,而是很認真的在說我們的事!」士郎簡直想不顧死活地把這個注意力總是歪到奇怪地方的大人抓起來打屁股,但一下就洩了氣,「真是……嚴肅一點啊你。」

「孤嚴肅一下就把你嚇得要死。」吉爾伽美什實話實說。

「你那是『嚴肅一下』的程度嗎──唔哇──!?吉爾!!!!」

反駁的話無縫接軌一連串驚叫,士郎就這麼被吉爾伽美什抓起來,一氣呵成地扛出浴室、扔到床上。

深陷在柔軟過頭的床鋪,士郎完全沒有爬出這片沼澤的機會,因為那個仗著自己對普通人來說綽綽有餘的C級筋力恣意妄為的問題大人已經直接用自己的體重把他鎮壓在原處,富有彈性的臀部正壓在很不妙的位置上。

雖然士郎很不想承認,但是這種展開所達成的必然的結果,他實在過分熟悉。

「想說的話都說完了就幹點實事吧,你小子以為孤會任你大放厥詞後什麼也不做嗎?」吉爾伽美什將少年的手按在自己身上,引領著撫摸大腿內側那處隱密的肌膚,「這才是最重要的事,讓孤來告訴你,大叔的屁股才是最棒的,蠢貨!」

「所以說你到底在跟誰競爭!?」

「當然是那個年幼、愚蠢又惹人憐愛的『我』啊!」

「……」

──誰????

好吧那不重要。

士郎手忙腳亂地從吉爾伽美什的手下護住自己的小兄弟,嘴上仍努力地為自己爭取權益,「等等──難道就沒有更重要、更健全一點的事情可以替代嗎?」

「說什麼蠢話──啊。」想起什麼的吉爾伽美什總算停下折騰人家下體的行為,神情微妙地把手伸進寶庫裡不知又再掏什麼。

最後他掏出一個全新未拆封的包裹。

然後士郎就一臉茫然並且全裸地被他拉下床一起坐在地毯上拆包裹。

──用的還是他投影出來的美工刀。

「這是另一個『我』的包裹,不過──放在寶庫裡的話,當然也是孤的東西。」吉爾伽美什興致勃勃地拉出箱子裡的防撞物,帶著滿臉欺負小朋友的陰險笑容,挖出一樣物品展示在士郎面前。

士郎好不容易收拾起自己滿臉的目瞪口呆,「……認真的?」

「嗯哼。」已經連機台與電視機都從寶庫裡弄出來的吉爾伽美什頭也不抬地插電線,「『和小男朋友一起玩掉親愛弟弟新買的遊戲』不覺得很刺激、很心動嗎?」

這是套用哪裡來的惡劣長姊設定!?

「來吧!雜種,是《Outlast 2》喔!」

士郎還能說什麼?這都是他自己要求的。

「……總之先給我把褲子穿上!」




评论(9)
热度(45)
  1. 二岩Bor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