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5.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全迦勒底的新好男友,型男主廚士郎君(拍手←我真的很喜歡士郎啊QQ



「轟──」

在寶具的摧殘下,就算是加勒底材質較為堅固的牆壁也被捅穿一個大洞,飛沙走石,宛如拯救世界的最後據點遭到什麼恐怖攻擊。應該說、若不是吉爾伽美什的放水,把整塊區域一起炸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除此之外……

「咳咳咳──誰!是誰敢襲擊法老──唔……余的胃、好痛……噁……」

「……生活公約不是有寫『不能在室內使用寶具』嗎?」

「沒有人真的會看那種東西啦,迦爾納。」

──除此之外還得感謝路過的英雄。

塵煙散去,大洞之外是架著法老的森林獵人與接住被打飛的Lancer並橫槍抵擋大多數攻擊的印度大英雄。

「嘖。」吉爾伽美什貌似很可惜地收起武器,「一個一個都湊在一起……士郎,可以了,你還想抱著孤到什麼時候?」

「啊?喔。」被這一齣一齣弄得目瞪口呆的少年趕忙鬆手,還來不及說任何話,吉爾伽美什已經不容拒絕地將他塞回廚房,獨自面對那群來串門子的「舍友」。

「那麼、你們來找孤有什麼事?」坐在造型奢華並且金光閃閃的專屬座位上,吉爾伽美什從目錄中找出修復的魔術把自己家的牆壁補好,看向來者中還能自行站立的兩人,一臉的興致缺缺與意興闌珊。

羅賓漢與迦爾納剛把奧茲曼迪亞斯與追加的傷患庫‧丘林在軟榻上並排放好,一群披著白布的兩腳生物不知從何處出現,蜂擁而上地圍著臉色糟糕的法老。雖然很想阻止梅傑德們順勢踩踏一旁的庫‧丘林,迦爾納還是選擇先回答明顯不怎麼歡迎他們的英雄王的提問。

「法老吃到伊莉莎白的特製料理,被送去南丁格爾那裡,因為他無論如何都不想被切掉任何器官,所以我只好帶他來這裡。」手空下來的迦爾納才有機會去摘下頭上的護士帽。

羅賓漢一臉的驚悚,「欸?不會吧,你還在南丁格爾那裡打工嗎?」

「我有好好穿戴職員的服裝喔?」迦爾納揚揚手裡的護士帽。

「……我以為你又答應人家奇怪的要求。」羅賓漢尷尬地搓搓鼻子,「抱歉。」

「在職場穿著符合規定的衣服是職員的義務,不算奇怪的要求。」迦爾納認真地解釋一通後露出淺淺的微笑,「不過,感謝你的關心,我很高興。」

「啊……沒什麼啦,被你這麼鄭重地道謝反而怪不好意思。」不自在地游移視線,直到不經意瞥見已經光明正大開始恍神的吉爾伽美什,羅賓漢立刻用手肘推了推迦爾納,「這些事情怎麼樣都沒關係,法老的胃!」

迦爾納終於挪開那真誠的令人難以招架的視線,再次看向吉爾伽美什,「我們是來向您尋求靈藥,相應的,為了保障自己的身體完整無缺,法老願意支付任何代價。」

吉爾伽美什瞥了眼被梅傑德淹沒的軟榻,「這傢伙,被斯芬克斯踢壞腦子了嗎?」

正常人光是看見龍娘那地獄熔岩宴一般的料理外觀就不會輕易涉足深淵了啊!

顯然吉爾伽美什的困惑也曾經是迦爾納的困惑,他代替意識模糊的法老回答道:「關於這個,『女孩子已經帶著一百分的笑容、「啊~」的餵到嘴邊,余怎麼可能拒絕的了!?』──奧茲曼迪亞斯君是這麼說的。」

羅賓漢忍不住吐嘈,「八成是完全沒想過有人膽敢如此光明正大地謀害法老吧。」

「倒是個紳士吶。」吉爾伽美什伸手往寶庫裡掏了掏,將一枚巴掌大的琉璃瓶拋給迦爾納,「拿去吧,用剩的去找個閒著沒事的魔術師分析成份,試著備份吧,在Master結束旅行之前,迦勒底只能靠胃藥撐過去,代價嘛……已經沒事的話你們現在就可以離開。」

「感謝您的協助,我們就──」

「食物……余聞到了,是正常食物的味道──!」明明剛才肚子痛的只差沒暈過去,理應躺平的法老卻像恐怖片中的木乃伊一般直挺挺地坐起來,打斷了其他人的交談。

羅賓漢深吸一口氣,「啊、這麼說的確有股異常熟悉的燉菜味道沒錯……」

「Emiya的媽媽味。」迦爾納突破羅賓漢的盲點。

一夥人用發亮的眼神看向吉爾伽美什。

同時,迦爾納不忘拔開藥瓶的塞子,毫不溫柔地塞進奧茲曼迪亞斯的嘴,具體點形容的話,簡直像幫機車灌機油的畫面。

「嘖。」今天咋舌的次數已經遠遠超過一個月的量,吉爾伽美什看都不想看這群程咬金,感受到某種熟悉的發展就覺得火冒三丈,更別說有任何解釋的意願。

「吉爾,飯要好嘍,有桌子嗎──」

士郎從廚房鑽出來的時候,正好撞上這令人尷尬的時刻。面對「唰──」地看向自己的三位陌生人,他尷尬地扯起嘴角。

這場景該怎麼說呢……除了人不對以外,基本上就是衛宮家的日常了。

想通這點,那點不自在立刻煙消雲散。

橘髮的少年帶著令人舒服的溫暖微笑如此開口。

「──不介意的話,要不要留下來吃飯?」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