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4.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prprprprprprprprprprprprpr男朋友的____真可愛(ㄍ



「孤回來了。」

「歡迎回──」擦著手走出來的士郎僵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吉爾伽美什把扛在肩上什麼藍藍的東西隨意扔在門邊,提著雞走到自己面前,「……那個是?」

「你也認識,愛爾蘭的光之子庫‧丘林──想不起來?『那個死很慘的Lancer』,這樣有印象了吧?」吉爾伽美什一邊鑽進廚房一邊隨口說明,「剛才鬼鬼祟祟地跟著孤回來,順勢就把他打一頓,別管他,有什麼可以吃的嗎?孤餓了。」

看看被塞到手裡的雞,士郎憋住嘆氣的衝動,跟在吉爾伽美什身後回到廚房,「你說藍色的Lancer我就知道了……有可樂餅,先拿去吃吧,小吉爾呢?裡面有他的份,別全部吃光。」

吉爾伽美什已經隔著撕下的廚房餐巾紙拿起金黃的可樂餅一口咬下,「燙──呼姆……那傢伙、讓他吃冷掉的剩菜就夠了。」

士郎幾乎下意識地去摸口袋──理所當然地什麼都沒摸到。

琥珀色的眼睛閃過一絲可惜。

真想拍下來啊……吃東西吃得像倉鼠一樣的吉爾伽美什。

──超級可愛。

「你先吃飽了,燉菜跟蛋捲怎麼辦?」士郎好笑地用手指蹭蹭吉爾伽美什的臉,將他有些長的頭髮勾到耳後,吉爾伽美什瞥了他一眼,舔舔嘴邊的碎屑,偏頭親上他的手心。

溫熱的軟肉舔舐過少年粗糙的手心,男人輕咬住修長的手指,淡色的嘴唇抿在指背薄薄的肌膚上,「……孤很餓啊,士郎。」

士郎反射性向後退,吉爾伽美什自然不是會讓到嘴的食物逃跑的人,一進一退,一下子就把如臨大敵的少年抵在牆上。

「好好填補孤的這份飢餓吧,這是你的責任喔?雜種。」說完如同宣告的話,男人重重地覆上少年乾燥的嘴唇,毫不留情地啃了一口,趁著人吃痛露出破綻的時候,蠻橫地全面入侵,熱烈的像要奪去他人呼吸、把眼前瞪著他的少年吞下肚似。

毫不掩飾的侵略強勢地帶動起士郎的抵禦,一來一往間,反倒順了男人的意思。

士郎多少有點惱怒、或者說「腦袋不太清楚」,在本我的驅使下,他一巴掌搧在那對富有彈性的肉瓣上,要說他為什麼這麼清楚?因為打起來的手感就是這樣。

但現實就不怎麼美妙了。

響亮地「啪」一聲之後,是令人想死的寂靜。

「……」

「……」

「……你很好。」

「我──……唔、唔唔……嗯!」

令人心跳加速的熱吻再開,吉爾伽美什絲毫不給他呼吸的機會,即使少年安撫性地摸摸他被打痛的地方,也只換來更激烈的蹂躪,毫無人性地牢牢堵著他的嘴。肺活量再怎麼好也經不起這樣的壓榨,士郎很快就不得不拍打吉爾伽美什的後背,向宛如用鰓呼吸的男人求饒。

直到幾近窒息的邊緣,吉爾伽美什才大發慈悲地放過拜倒在他絕高吻技下的小男生,心情很美麗地看著對方掛在自己身上喘氣──儘管他自己也很喘。

「哼哼、這就是對孤不敬的下場,懂了嗎?雜種!」

「呼……我只是打你屁股!不小心的打了一下!呼……你是要殺了我嗎!?」

「你以前從來沒打過孤的屁股!」吉爾伽美什也有自己的不爽。

「我以前也不會打人家屁股啊!」士郎有點崩潰,「……可能被你開發什麼潛能吧。」

「──!」

好球帶長得很奇怪的吉爾大人被說服了。

對,被成功說服了。

抱著士郎的腰,吉爾伽美什把臉埋在士郎的肩膀上不說話。

「喀哩喀哩──」

突兀的聲響像片場打板音響起的瞬間,那些曖昧的餘溫在剎那散的一乾二淨,吉爾伽美什與士郎轉頭看向來源處。

「啊、抱歉──我這次會注意不發出聲音,你們繼續,不用管我。」那個「死的很慘」的槍兵一手端著可樂餅的盤子,一手抓著可樂餅往嘴裡塞,「唔哇──……好吃,好久沒吃到這麼正常的食物了。」

「──『Enuma』!!」

「居然不是王的財寶──哇!哇啊──!吉爾冷靜一點!後面那一半禁止!!」士郎手忙腳亂抱住吉爾伽美什的腰,爆氣的人已經連自己Caster的職階都棄之不顧,一下就掏出Ea,士郎從沒看過這位王如此迅速地拿出Ea。

「噢對,弄錯了。」吉爾伽美什冷靜了一瞬。

寶庫金色的波紋中掉出一柄斧頭與士郎看過的磚板(?),落在吉爾伽美什的手中。

士郎有不好的預感。

「──『Melammu Dingir』!!!!」

「只是可樂餅而已,你有什麼毛病啊啊啊啊──!!」

「Lancer死了!!」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