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2.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

×照這樣下去好像可以一次來三個(?



「你們啊──能不能顧慮一下打開門就看到這種畫面的未成年兒童的幼小心靈?」男孩子清亮的聲音打斷兩人對腦波的徒勞之舉,這才讓大白天就躺在地上摟摟抱抱的他們分開。

士郎清清楚楚地看見吉爾伽美什對著走進來的金髮男孩翻白眼,他還從來沒見過這位對誰表露過這種程度的嫌棄,但又不全然是嫌棄,有些複雜的樣子。

男孩才不管吉爾伽美什的態度,三兩下踢掉布鞋,整個人撲進士郎懷裡東摸摸西摸摸,「看起來相當──成功呢!不愧是『我』!」

士郎驚疑不定地看看男孩又看看躲到一邊喝茶的吉爾伽美什,憋了半晌,終於還是忍不住問,「對不起,我想問一下,所以你是……吉爾的兄弟?」

「噗──咳咳咳!!」

「……」

被兩人用一種如出一轍的活見鬼的神情盯著,有一種古怪的念頭在腦海閃現。

他知道了。

「啊、是父子對吧?」

「「──衛宮士郎!!」」

年齡相差巨大的兩人在一瞬間達成同步,士郎什麼都沒看見就被天之鎖綑綁起來,一高一矮的兩人從金色的漣漪中掏著什麼。

很快,各方來襲的搔癢感就替士郎解答疑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住、住手啦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至少、告訴我哈哈哈!錯在──哪裡啊!」

士郎從沒想過被同學關切過從來不笑的自己會發出這麼喪心病狂的笑聲,偏偏那兩個礙於什麼原因沒有直接動手的人變得更加難以取悅,就這麼讓他死去活來地笑了十幾分鐘才停手,原因看樣子還是因為他們手痠覺得無聊的樣子。

「──這是『我』。」這麼說著的吉爾伽美什臉很臭。

通常讓他這麼臭臉的傢伙不是將要被殺死就是已經死透了,眼前的「先例」卻毫不自知地活蹦亂跳,感覺實在是無以倫比的差。

「我是幼年時期的吉爾伽美什喔,士郎哥哥。」小吉爾主動承攬下大人的自己不想幹的事,收回天之鎖,把使不上力的士郎放在軟榻上,自己也爬上去,「怎麼稱呼都好,只要不和那個老頭的『我』搞混就可以。」

「……你們關係很差?」士郎奇怪地看看這又看看那。

「你跟未來的自己關係很好嗎?」吉爾伽美什冷冷地問。

膝蓋中了一箭的少年只能啞口無言地保持沉默。

在尷尬的氣氛中,只有小吉爾繼續忙碌著方才被意外中斷的事,被這裡捏捏又那裡敲敲的士郎看著看著,上一秒還在思考如何讓吉爾伽美什消氣,接著就毫無預警地陷入沉睡。

吉爾伽美什攬住少年歪倒的身子,不著痕跡地皺了皺眉頭。

「嗯!身體沒問題。」小吉爾拍拍少年的胸口,就著坐在士郎身前的姿勢從矮桌果盤中挑了顆蘋果,一邊啃一邊歪著頭與自己對視,「但是,『靈魂』繼續這麼不安定的話可是相當不妙喔……終究是缺乏因果的碎片而已,打算怎麼辦呢?『我』。」

「這是孤的『假期』,既然是假期,總該有個期限。」吉爾伽美什揉了揉少年有些扎手的橘色短髮,「現在這樣沒什麼不好……別對那個Archer多嘴。」

「是是──啊、但是禁止吃獨食喔?龍娘的料理我也已經到極限了。」

「哼,這才是你跑來湊熱鬧的真正理由吧。」

「當然。」小吉爾眨了眨眼,「我還不到開始念舊的年紀啊。」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