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怎麼想都會變成我的錯(士金)01.

×FATE/GO背景/術閃跟MASTER凹來士郎禮裝自己DIY士郎(咦)/賣萌廢短篇



「……那個、為什麼穿著突然變得這麼暴露呢?」

比起關心自己的處境,士郎更加在意面前只穿著小背心的男人袒胸露背的裝束。

所以說,那個開了四個大洞的玩意兒是褲子嗎?認真的嗎?但是以這個人就算裸奔也無所謂的態度來說,或許這樣已經算得上保守……吧?

士郎不太確定地望著男人的大腿陷入沉思。

見他真的除此之外再沒有想說的話,吉爾伽美什本想喊聲「成功了」的念頭瞬間降至冰點以下。克制住用手中目錄把無禮之徒砸個腦袋開花的強烈衝動,顧不上這具身體是否經得起折騰,一腳把膽敢在自己面前走神的少年踹倒在地。

被家暴成習慣的士郎反射性躲避,卻因不協調的滯澀感直接摔在獸皮毯上還滾了一圈。

才剛控制著不聽使喚的身體稍稍挪動,不祥的陰影已經將他籠罩。

「唔!」──好重!

被個成年男性(手裡還拿著不知多重的……磚頭?)一屁股坐在肚子上,士郎覺得自己距離某條河流已經相當接近。

「孤到底是為什麼費這麼大的力氣弄出這個令人火大的東西?」吉爾伽美什掐著少年的臉頰恣意拉扯,「如果是被孤的姿容魅惑尚有原諒的空間,但、是,你這傢伙只是純粹想讓孤加衣服對吧?混蛋!不可饒恕!」

「這說明比起外表我更重視你的身體健康。」

「……」

吉爾伽美什簡直不敢相信因為士郎的一句破話他就立刻住手。

不甘心地最後擰了一把士郎的手臂,在他的痛呼中俯下身,牢牢抱住少年,將臉埋在那片已經有些陌生的熟悉氣息中。

難以置信,就連蹭在臉頰上的外套質料都令他懷念。

這個聲音、這個懷抱的感覺,明明是之於身為王的他而言最為無關緊要的片刻的模糊記憶,成就的執念卻是他想到沒想過的如鯁在喉。

現在那點不上不下的困擾也已經得償所願。

吉爾伽美什相當高興。

「──好好讚美孤啊,蠢貨。」

士郎望著陌生的天花板眨了眨眼,在破壞氣氛和取悅麻煩的王之間游移一瞬,最終還是敗給後者,選擇回擁對方。

開口的瞬間,那雙紅瞳注視著自己綻放光彩的畫面一下子闖進腦海,堵住那些他敷衍任性王者的慣用語。

儘管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吉爾伽美什是真的為他的出現感到高興,這點士郎還是知道的。

……可以的話,就讓他更高興一點吧?

「嗯,什麼樣的吉爾都是最好看的。」

「好噁心。」

「咦?」

「果然是剛才撞到腦袋害的嗎?孤認識的衛宮士郎應該更無視孤、對孤的外貌與氣度毫無鑑賞能力的笨蛋才對。」

「……」

回家吧──士郎的腦海中只浮現這唯一且無比堅定的念頭。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