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特殊傳說]歸還(漾冰)

x漾冰/II部下6集衍生/中心思想是輪椅推下山(?)


夜裡,冰牙族的狂歡還在繼續,儘管比起學長初醒的那日已經收斂許多,傳唱在風裡的歌聲仍比他們初來乍到時還要熱鬧些,再添上此起彼落的狼嚎,聽起來不倫不類,有點傻,然而精靈們也不覺得焰之谷的弟兄這樣半夜不睡覺、喝ㄎㄧㄤ就嚎一下破壞音律有什麼不行。
雖然大家晚上都不睡覺,很可惜冰牙族並沒有夜市這種東西可以逛逛,走出去亂晃只會招來無數長得超級漂亮的精靈阿北們對你關懷的摸摸,褚冥漾覺得,這幾天被到處摸下來,他就算真有點什麼毛病可能都被摸好了。
例如痔瘡之類的。
避免再招來一頓善意的搓揉,褚冥漾哪都不打算去,待在冰牙族安排的唯美宿舍裡幹件接地氣的事——是時候刷活動肝材料了。
啊不對,先來測試一下冰牙族的風水歐不歐,畢竟有精靈王加持呢!?
請學長很厲害的爺爺跟很厲害的阿北保佑——
「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嗚嗚——」
整個後腦在按下十抽鍵的瞬間突然爆痛,我捂著自己飽受摧殘的腦袋瓜五體投地,但是在手機螢幕噴出金光的瞬間,即使已經是鹹魚之身也忍不住激動的蠕動幾下。
抽到新角啦!!媽媽冰牙族風水好棒喔!讚歎冰牙,膜拜冰牙!
「褚。」伴隨這如同深淵傳來的聲音,單單一個字就讓褚冥漾爆出一身冷汗的人一邊扳手指折出劈裡啪啦的聲響,一邊走出陰影,是剛從深淵回來的修羅呢。
褚冥漾選擇五體投地。
「……嘖。」理應遭到制裁的邪惡妖師一下就舉白旗認輸,冰炎相當沒勁地鬆開拳頭,坐在褚冥漾的床上,相當放鬆地倒在學弟弄得亂糟糟的被子裡。
感覺到床舖一邊的震動,褚冥漾才小心翼翼地抬起頭,看冰炎這副樣子,想了想也跟他一起躺著。
他的床位上方正好有個天窗,能夠窺伺冰牙族絕美星空的一角,像個的獨屬於他與身邊人的小小基地,加上這柔軟的床鋪——《阿爾卑斯山的少女》差不多是這種感覺?
「你喜歡的話我可以讓你坐在輪椅上推下懸崖。」
——阿爾卑斯山的少女才不是這種故事!!學長你都在我腦內讀些什麼奇怪的內容啦!?
不打算好好聊天的冰炎冷哼一聲後不再搭理他,反而撿起褚冥漾丟在床上的手機,看到一個穿著暴露的巨乳女角嬌羞地向玩家打招呼,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搞的,居然就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平坦一片的胸膛。
「……」
「……」呃、學長的洗衣板我也很喜歡喔。
然後表忠誠的妖師又被揍了一頓。
再被打出腦漿之前,褚冥漾發揮了他險中求生——僅限學長施暴時候——的反應力,不畏拳頭地撲上去,按住冰炎就是一頓親。
相當暴躁又不甘心的暴龍又捶打他幾下才緩緩鬆了力道,反客為主地勾住年輕妖師的後頸,與他交換一個黏膩的吻。
「……其他人不纏你了嗎?」抵著他們家學長的額頭,褚冥漾輕聲發問,似是怕驚動什麼一般。
「想出來就出來了。」
……偷跑也能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的也就學長了吧?
「不親了?」冰炎捏了捏他的臉頰。
「要。」親!都親!
彷彿要印證什麼,又似是情侶間甜膩的戲耍,他們一點點地互相試探,一點點地讓自己的氣味浸染在對方身上,直到心滿意足。
抱著精靈堪稱纖細的腰,妖師少年依戀地將臉埋在對方白皙的肩頸間。有些話是遲了點,但他還是想親口告訴他——
「學長,歡迎回來。」
「我很想你。」
「我們什麼時候回家?」
冰炎只覺得他的小學弟一陣子不見似乎直率多了,這種話以前只敢在腦子裡想想,要他說出口也不是不行,只是會聽見他瘋狂想把自己埋進土裡的腦內絕叫。
這樣挺好的。
他溫柔地摸摸那顆飽受摧殘的黑色腦袋瓜,彎起淺淺的微笑,微小的弧度中有些心滿意足的味道。
他聽見自己染上溫度的聲音愉快地說:「很快。」
——很快就和你一起回去,回到那個什麼都會發生、小小的宿舍裡。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