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特殊傳說]小劇場 01.

×漾冰


「啊、褚你又來我們寢室?需要飲料嗎?反正你又是來幫冰炎打雜,他的份就給你吧。」拎著剛買回來的宵夜,夏碎靠在房門口看著坐在椅子上滿頭大汗的學弟,小小的寢室內並沒有看見自家室友的蹤影,就算是和他較為熟識的夏碎也猜不出來這個時間點冰炎會跑到哪裡去,畢竟這傢伙一直都是神出鬼沒的大忙人。


「不好意思打擾了。」褚冥漾微笑著接過冰涼的飲品,無奈的用上衣抹抹汗。這間較為老舊的宿舍冷氣總是不怎麼給力,只靠著電風扇顯然並沒有達到多少消暑的效果,在夏碎回來前,他已經對著那台快斷氣的老舊冷氣敲敲打打一個半小時,直到剛才終於恢復正常,認份地放送涼風。


「雖然冰炎是那個樣子,偶爾也該小小的反抗他一下,你啊、未免也對他太好。」見褚冥漾休息了一下後又開始動手拆主機,一瞬間便自己補完前因後果的夏碎忍不住在心裡嘆口氣。說起來褚冥漾不過是倒楣成為冰炎的直屬學弟,實在沒見過有哪個學長敢這麼壓榨學弟,使用的這麼得心應手,只能說不愧是冰炎殿下。


「那個……因為學長很優秀嘛,我也只能幫他做這種小事。」褚冥漾反而搔搔頭,那副在夏碎看來透著股傻氣的笑容很明顯是放棄治療的標示。


修理電腦已經不是小事!


而且也壞得太快了吧!?不要免費幫他升級配件啊褚!


就算他在心裡用力吐嘈,不管是他的室友還是他室友的直屬都是聽不到的。老實說他們的閃光好煩,超級煩,冰炎到底哪裡找來這麼一個男友力高得爆表的學弟?


「一般時候的確很優秀。」夏碎對此採保留態度。他的室友的確各方面都是優等生沒錯,但是連暴力程度都是優等生實在是太可怕了,夏碎永遠也忘不了那年夏天獨自一人去擔挑找褚冥漾碴的學長,並把人家痛揍一頓還毫髮無傷回來,用著去買個便當的語氣向他敘述這件事的自家室友。


還好冰炎是普通人,否則世界離毀滅已經不遠了,只要他老大一個不爽,地球隨時都有裂成兩半的可能性。


……雖然起床氣過於糟糕的自己沒資格說別人,但是這傢伙的脾氣可不是普通的火爆,而且還異常護短。


嘛、這點其實蠻可愛,兩個人都是。





漾×哈維恩


真的、真的有需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看著穿著花樣過於艷麗的大嬸級圍裙,並手持菜刀的哈維恩,老實說我很困擾啊!雖然是輕易得到流行性感冒的我不對,但是、然實在沒那個必要委託這樣一個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看護……


啊啊!等等!!那個姿勢一看就知道沒用過沾版跟菜刀,哈維恩不會把我的流理臺劈成兩半吧──


「轟隆」一聲,還來不及阻止慘劇發生的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剛才想像的畫面化為現實,就算完全不知道自己哪裡不對而露出疑惑神情的哈維恩很呆萌,但是這不能否認他一刀把我的廚房給劈開的事實!


我的流理臺──!!


「……請讓我來,拜託!」我永遠也搞不清楚那群把流理臺劈開的人到底在想什麼,即使已經不是第一次,每次看到這些觸目驚心的畫面還是讓我非常崩潰,這種預料之中卻打從心裡不能接受的日常啊……好吧,至少讓我知道哈維恩的廚藝在五色雞頭之下。


五色雞頭除了做出來的料理全都是神祕的金色以外還真的蠻正常的,嗯。


遇上這種狀況異常不知所措的哈維恩板著一張臉,若是面露驚慌的話那還好,他反而露出莫名兇惡的表情讓撈過他的工作、正在收拾善後的我芒刺在背。


「說、說起來,為什麼會想來照顧我?呃、我沒別的意思,只是覺得這樣好像太麻煩你而已。」用法術熟練的將流理臺修復完畢,我一邊重新擺好沾板,一邊從水盆裡撈出蘿蔔,慢吞吞的削皮。


「侍奉妖師一族本來就是夜妖精一族的義務……是你們族長太頑固。」湊在我旁邊觀摩的哈維恩發表自己的看法,順便槍了然一句,這副終於卡到位的樣子實在讓我頗無奈,雖然族裡的意思是希望夜妖精繼續過原本的生活,不過看樣子人家並不領情。


「然所考慮的事情應該更多吧,總會有那麼一天,只是現在不是時候。」這樣的說法不曉得哈維恩接不接受,我頓了下又補充道:「現在就依照自己的意思做決定吧?說不定以後就得身不由己的做某些事。」


「是嗎?那我要留下來。」


──等等!我剛才說了什麼導致這個結果的話嗎?沒有吧?這是什麼超展開!?


「等等等等等──」


「請做好覺悟,Master。」


就說讓你等一下了啊啊啊啊──!!!!!!


摞什麼英文啊這個黑嚕嚕妖精!!!!





×西九


「那個……西瑞,就算你再不爽也不能恐嚇攤主給你打折,等下守衛又把你抓去關。」看著渾身黑暗氣場已經具現化成小漩渦的西瑞,褚冥漾為了防止對方再度逛街逛到莫名被警察抓走,只好很無奈的來玩一下踩地雷。


一般這種時候他都是能閃多遠就閃多遠,純粹是被身邊各種爆嬌訓練出來的求生本能罷了,但是五色雞頭再怎麼樣都不至於踹的他腦震盪或用火球爆破他,再不然就是在他肚子上開洞,所以褚冥漾還是很樂意在自家搭檔心情不順的時候開導他一下,至少西瑞的壞心情才不像上述的幾位,那簡直就跟女孩子的大姨媽一樣不可理喻。


「本大爺哪有恐嚇那個歐吉桑?」褚冥漾的問話讓西瑞從自己的負面情緒中回過神,他一臉莫名奇妙的反問對方,看他眼神蠻誠懇的樣子,褚冥漾才確定這傢伙真的不是故意。


「你剛才用很兇惡的討債臉死瞪著烤魷魚攤的老闆和撈魚攤的大叔,啊、章魚燒的阿桑和巧克力香蕉的大哥也都被你嚇到了,你不覺得我跟你手上拿的食物分量不太正常嗎?」褚冥漾很好心的提點了西瑞剛才的異常之處,順便明示一下那隻雞快點把東西吃一吃!他所有的手指縫都已經夾上一根巧克力香蕉,姆指與食指間更是超額的多夾一根,這種十爪流比伊達政宗和索隆都還強悍,但是褚冥漾一點也不開心!


夾十根巧克力香蕉有什麼好炫耀的!?


「我還以為這裡的老闆比較阿沙力……」西瑞搔搔後腦,「抱歉啦,難得出來逛廟會。」


沒想到對方居然會老實道歉的褚冥漾在西瑞不注意的時候露出極為驚悚的表情,自從跟這隻十分戲劇性的雞組成搭檔後,褚冥漾的顏藝也達到自己從沒想過的高峰。


「……具體來說,到底發生什麼事?」雖然就算西瑞不說,褚冥漾用腳指都能想出對方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家那個死老三……啊!你剛才露出『又來了』的表情對吧?本大爺看到了!」


「本來就是『又來了』!反正就是你本來想約九瀾出來,但是碰了一鼻子灰對吧?這麼不爽就買一打巧克力香蕉去丟他啦!」


「不可以浪費食物!」西瑞異常正經的反駁褚冥漾的提案。


「用插的你會比較開心嘛!」


「會!」


「幹!人渣!」


「羨慕逆!」


「你是在大聲什麼的啦!」





×漾安/小劇場


褚:...........那個、想笑就笑吧。

安:──沒有,你想太多了。

褚:不不不,你的手一直在抖,看得我很驚慌,拜託你先出去笑完再進來!啊、就算在這裡笑也沒關係,求你別忍了好嘛!

安:沒關係,我癒合能力強。

褚:那好吧,為了不造成病患的精神壓力,拜託大人您先在外面抖著削完蘋果再回來!求你!

安:你對蘋果上有波浪紋有任何不滿嗎?童貞BOY

褚:那是什麼屈辱的暱稱..........話說回來那個跟這個無關吧!我只是擔心你切到手指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我是傷患!

安:你可是拿槍轟過人家的腦袋喔,爆頭、有汁噴出來的那種。而且,你就沒想過嗎?我本來就是為了來欺負閃到腰而動彈不得的你才特意來探病這樣★

褚:居然裝少女嗎你個糟老頭!!!!!!!!可惡!為什麼醫療班會放你進來啊!!

安:因為我帶了蘋果跟咖啡?

褚:咖啡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喝!!!!還買星巴克買一送一是什麼心態!!

安:真是任性呢你,嘛、真拿你沒辦法.......給,麥香奶茶滿意了吧?

褚:........居然用十塊錢打發病患嗎?你是來探病的吧?

安:做為麥香的代價,可以說說你模仿駭客任務閃子彈卻閃到腰得住院的心得嗎?

褚:因為覺得自己好像辦得到..................靠!!!不准發動態!!!!!!!!!!

安:因為覺得自己好像辦得到,噗──

褚:靠!!!!!!!!!!!!!!!!!!!!!!!!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