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血界paro - 王的寵愛(士金)03.偷偷開個車

%%%傳送門在此


──────分隔線──────


衛宮士郎陷入無與倫比的挫敗。

但事已至此,如果不將吉爾伽美什所謂的「約會」──雖然順序不太對──行程跑完,無論肉體還是節操都被對方蠻橫奪走的自己怎麼看怎麼虧。他摀著千瘡百孔的小心靈,手牽穿著豹紋大衣宛如夜之帝王般各方面都很驚人的男人,心情複雜地邁出家門。

自從在地鐵遇見氣爆後,士郎買了台還過得去的二手機車,吉爾伽美什雖然對他窮酸的品味如何都看不順眼,但同樣對地鐵深惡痛絕,並無太多意見地坐上後座。

可有個不得不解決的問題……

「本王不需要安全帽!」

「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想放假被同事在路上攔下來開單。」士郎強勢地將金燦燦的安全帽扣在吉爾伽美什的腦袋上。

出門前精心打理的後梳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便在全罩式安全帽摧殘下毀於一旦。

機車行駛間,包含涼意的風被隔絕在質地良好的大衣與安全帽外,僅剩的雙手,吉爾伽美什毫不猶豫地從士郎皮質外套的下襬塞入,不顧此翻舉動使機車在馬路上劃出一道危險的S,心安理得地拿雜種的肚皮暖手。

士郎簡直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終年被薄霧籠罩的都市,即使是大好的天氣,稍微往「中心」靠攏一點就徹底感受不到太陽的光線與溫度。這種地方就算神有心想關照,估計也無人能在這片奪去五感的濃霧中感受福音。

展覽舉辦的地方,正是位在這麼一處、外型為巴洛克風的大型建築中。

停妥機車,反倒是士郎自己有些不太確定地比對門牌地址與票卷上的標註是否有誤差,實在是因為不管怎麼看,比起藝文展覽,這地方更像是鬼宅探險的場地。

吉爾伽美什相當看不順眼他那拙樣,不留情地就著他的後腦勺巴了一掌,越過他向前走,「好歹是本王的東西,別一副沒見過世面的蠢樣。」

「這只是對麻煩和危險的本能性規避。」士郎走上前與他並肩,平淡的陳述事實,「不是誰都像吉爾一樣,擁有龐大的資本能夠恣意妄為。」

「充份的自知之明。」吉爾伽美什扯了扯嘴角,語帶揶揄,道:「你怎麼不把這份聰明用在就業選擇上?」

士郎沉默片刻,伸手握住對方垂在身側的手,似乎這樣吉爾伽美什就不會隨意撇下他,好好地將他的話聽完,「我也有各種考量啊……要是沒答應遠坂的話,我們根本不會認識,總的來說,這還是相當明智的判斷,對吧?」

面對青年清爽的微笑,吉爾伽美什簡直啞口無言。這算什麼?用甜言蜜語打發他?就憑衛宮士郎這種小鬼?

「除了『幫助他人』你還能考慮什麼?」吉爾伽美什冷哼一聲,「連自己都顧不好的雜種還想成為他人的救贖,這種自戀的癡心妄想,本王看著都替你感到羞恥。」

「……吉爾還是一如既往地嚴苛吶。」無奈地笑了笑,士郎幾乎已經習慣三不五時就要被對方打擊小心靈的「摧殘」,血淋淋被挖出來的事實能令任何心理承受度差些的傢伙爆發,但他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在他的親人與朋友中沒有任何人會否決他的目的,因為他是從姊姊伊莉雅身上繼承龐大魔術迴路、從災難中倖存、代替姊姊成為天才的弟弟,手中握有的力量本身就是種無形的壓力。

只有吉爾伽美什會讓他考慮自己的事情。

除去個性糟糕、不好相處這些「小缺點」,懷抱某種畏懼的同時,士郎仍相當喜歡自己的同居人。

「啪!」

捂著收到重擊的腦袋,無辜被暴力相向的青年一臉困惑的看向施暴者。

「別被斥責後笑的一臉噁心,呆子。」即使是露骨的嫌棄,由吉爾伽美什做出來卻像是理所當然的事般適切。

「……」居然說噁心……他剛剛只是發自內心的「微笑」而已吧?並不是那種「欸嘿嘿嘿」的奇怪笑容吧!

對雜種的內心活動沒有任何興趣的吉爾伽美什抽走士郎手裡的展覽票券,瞥了眼紙張上的資訊──「兩河流域文物展~神話美索不達米亞~」

「……」

這到底是誰家養出來的倒楣孩子?



後言:

大家新年快樂yo~

本週就是西打踢惹,多虧fate/go,今年有好多fate可以買,還有AUO的週邊QQ,邊緣人覺得開勳(已哭

*肉是用噗浪貼轉貼,可能需要翻牆之類的(?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