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血界paro - 王的寵愛(士金)01.

姊姊的愛是溫柔的守護與堅毅的奉獻。 
 
那具嬌小輕盈、像蓮藕般白皙柔軟的身子矗立在廢墟之中,宛如穿透地獄的一道微光,承載所有希望的梁柱,狠狠烙印在士郎眼中。 
 
「姊姊保護弟弟是應該的。」少女近乎透明的微笑消融在溫暖的微光之中,一股難以言喻的預感狠狠砸在士郎胸口,令心臟揪緊一瞬,幾近窒息。 
 
「伊莉亞──!!」 
 
啪! 
 
疼痛從臉漫延全身,士郎捂著鼻子滾動,壓抑地哀號,好一會才從真實過頭的夢境中脫離。帶著剛從睡夢中醒來的濃濃疲憊,士郎迷迷糊糊地摸索床沿,像隻懶散的毛毛蟲,慢吞吞的爬回溫暖的被窩,三兩下陷入熟睡。 
 
「……老爹……姊……內褲……分……洗……」 
 
作夢都想著家務,真是個好孩子呢! 
 
吉爾伽美什都不好意思把這個大清早就死扒著他喊女人名字的雜種再踢下床。 
 
被硬生生弄醒的英雄王很惱火,澎湃的起床氣幾乎要引燃四周空氣,但佔據雙人床另一端的青年毫無所覺。 
 
顯得他度量很小似的。 
 
「……嘖。」吉爾伽美什把一頭亂翹的短髮揉的更加凌亂,頂著一張冷臉撲上去扒士郎捲走的被子,兇惡地鑽進被窩,彷彿如此就能把搶被子這件事變得偉大鄭重一樣。 
 
受幫派權力鬥爭影響,被逼著加班好幾日的青年一入睡就毫無動靜,連被窩被端走的涼意都弄不醒他,弄得吉爾伽美什一陣煩躁,姑且分他被子一角,兩人才相安無事地在黎明之前再次沉睡 。 
 
…… 
 
「吉爾……」 
 
「……」吉爾伽美什深刻反省是不是平日太縱容衛宮士郎才使得他如此不知收斂?睡著後──儘管是無意識的──竟敢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干擾他休眠。 
 
而且──
 
抱著那根棒槌抱枕喊他是什麼意思!? 
 
他的身材跟手感哪裡都不像棒槌!這個可恨的童貞臭! 
 
吉爾伽美什粗魯地抽走抱枕,取而代之的是把裹著被子的自己塞進對方懷裡。 
 
高興吧!雜種。 
 
……本王今天可是很溫柔的。 
 
 
 
 
 
對半夜逃過一劫的事一無所知,士郎一路睡到正午過後才被遲緩的生理時鐘驚醒。 
 
一睜開眼,士郎預料之外地撞上一雙紅瞳。那對眼睛的主人正半趴在他身上,揪著他劉海邊一小簇顯眼的白毛把玩。 
 
一瞬間大眼瞪小眼。 
 
「……」 
 
「……早安?」 
 
士郎的話像觸動什麼機關,原本靜如畫的俊美男人忽然間撲上來,下巴狠狠的嗑在他臉上,用力蹭。 
 
「咦?欸欸欸! 吉爾──」一早就被被尊爵不凡的鬍渣刮臉,雖然不痛,但刺刺的感覺相當微妙,比起這個,被吉爾伽美什的下巴撞到還比較難受,這傢伙的骨頭難道是黃金做的嗎? 
 
「愣著做甚麼?去做飯。」說著就是一巴掌。 
 
吉爾伽美什越過這礙事的路障,先一步佔領浴室,在士郎嘮叨他穿衣服之前,浴室門已經「碰」地一關。 
 
……所以剛剛那個是……處罰? 
 
以吉爾伽美什這個人來說會這麼溫柔又有點可愛嗎? 


不科學! 
 
衛宮士郎陷入恐慌。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