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CWT43MAGI阿里炎合本《阿里巴巴君你應該已經死嘍!?》試閱



這次CWT43會撸的新刊-艸-,這次依然是衝康巴巴沒有極限,BUT和小夥伴各自玩了頗言小設定的現PARO(雷包),如此新鮮A割腿肉請喜歡這個冷CP的碰油們帶回家吃吧(推銷

辣麼好吃的炎哥不來一打嗎?

詳細請走下面連結↓

印量調查傳送門

同人誌中心



>我的部分的試閱


繁華的市中心,各式造型前衛的大樓林立,而在這爭奇鬥艷的水泥叢林中,長得最中規中矩的一棟辦公大樓,正是沙爾賈家所有買賣的大本營。沙爾賈家本就是這片土地上一個歷久不衰的古老家族,或許並不富裕,長久以來卻一直持有著廣大沙漠中將近五分之一的土地,商買只是他們維生的手段,比起商人,似乎更像是什麼的守護者,就算是乾巴巴的沙子,數代以來也未曾捨棄。


沙爾賈家真正富裕起來,說來也是機緣的成分居多。荒蕪的土地之下,埋藏著除了蒙塵的古文明廢墟,還有人稱「黑金」的石油。靠著石油的開採與販售以及連帶的城鎮開發、民生物資的供需,沙爾賈家一夜致富,到了現任家主──阿里巴巴‧沙爾賈,其累積的財富已經足以令這個不過二十出頭的青年擠入全球百名富豪的行列,難能可貴的是,這名青年並沒有被天花亂墜的溢美之詞沖昏頭,他勤奮且刻苦耐勞,帶著員工積極地開拓事業版圖,爽朗、陽光的性格,無論員工或生意夥伴都相當喜愛,以一個領導人的形象來說,塑造得無比成功。


……實在是成功過頭了!


過頭到卡希姆看著眼前窩在辦公室一邊裝死一邊碎碎念的牢騷巴巴,對比印在海報上的那個正向巴巴,內心便湧上一股想把自己的竹馬兼上司痛揍成豬頭的殘爆欲念。


「──不就是見個歷史學家嗎?給我起來,你這廢物!」當卡希姆想揍人時,即使是合身又價格高昂的訂製西裝也無法阻止他。就像混跡於小巷中的不良混混,卡希姆將阿里巴巴從沙發上提起來,危險地揮舞拳頭,「惹到一個練紅炎和惹到整個練家沒多少區別,你還想不想在煌國作生意?我警告你啊,老子好不容易跟練紅明那狐狸談下的合作案要事告吹,老子就把你扒得剩條內褲、吊在直升機上遊城示眾!」


「……人性呢?」被竹馬一通恐嚇,阿里巴巴不由得感嘆。


「變成屎,被老子拉出來了,怎樣?」卡希姆裂嘴一笑,兇神惡煞的樣子不是黑道真是太對不起造物主。


「……不怎麼樣。」阿里巴巴相當識相地放棄與卡西姆進一步探討衛生問題,從竹馬手裡救回自己的衣領,道:「我會去見練先生啦,一定會去!在這之前就不能體貼的讓我作足心理建設嗎?」


得到肯定的答案,卡希姆不再繃著臉,反倒無奈地搔了搔頭,滿臉的不能理解,「練紅炎比起練白雄好相處多了,你怎麼總像老鼠看見貓一樣地躲他?他一個歷史學家能對你幹什麼?……幹嘛?我說錯了嗎?」


被阿里巴巴一臉見鬼的驚恐樣子注視,卡希姆那才消退不到一分鐘的煩躁又翻湧起來。


「那個毒舌的傢伙才──……」反駁的話戛然而止,阿里巴巴乾咳一聲,換上嚴肅到多餘的認真神情,道:「總之,我生理上的無法和他相處。」


「心理上呢?」卡希姆挑眉,吐嘈他話中的漏洞。


「──當、當然也是。」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住,阿里巴巴背過身的同時,一邊套上襯衫,把居家過頭的迪士尼 T 藏在體面的西裝下,配上原本的牛仔褲,只需換雙皮鞋,就能拼湊出一身還算體面又不至於過度隆重的穿著。


「哼嗯……」卡希姆聳聳肩,對此不置可否。掏了掏口袋,將車鑰匙扔給自家特定時候特別不牢靠的竹馬,「『只是一個你一年也見不上幾次的大叔』,雖然不知道你在糾結什麼,之於對方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只是幾個小時的應酬,就能讓你的收入每分鐘增加一點位數,讓沙爾賈氏旗下企業更加茁壯,何樂而不為?事實上你的想法一點也不重要。」


「……」真不愧是……青梅竹馬兼左右手啊。


說出來的話讓阿里巴巴連興起反駁意念都做不到。


自己身邊怎麼近是些嚴厲的傢伙?卡西姆是,「一年見不上幾次」的紅炎也是,就不能對他溫柔點嗎?例如讓他偶爾毫無理由地任性一通,什麼都別問之類。


「……」卡西姆翻白眼,忍無可忍,衝著某個心聲露出來的欠揍總裁其兆位數的腦門狠狠一巴。


「你以為你是傳說裡的三王子,總有先知給你擦屁股嗎!?奧魯巴他們就是對你太溫柔!不事生產的渣渣!立刻給我滾去討好那個中年大叔!」震怒的卡西姆簡直是怪獸,嘴巴會噴火、眼含雷射的那種,阿里巴巴被暴走的竹馬舉起來仍出總裁辦公室也只是剛好而已。


這位年輕有為的富豪被好朋友訓斥、肢體霸凌一通,只能摸摸鼻子,灰溜溜地執行對方交代的事──好好招待練紅炎。





飯店商務套房──


窗簾阻隔中東地區午後依然炙熱的陽光,房間內被舒適的涼意填滿,寬敞的大床上,電子產品、文具、書籍散了一床。鼓起的白色被單邊緣,只露出幾縷紅色的髮絲,男人舒緩的呼吸與放鬆的神態,讓人找不到任何理由打擾這頓安眠。


「嗡嗡嗡──」無法感受氣氛的手機在枕邊騷動,之於昏暗的室內過於強烈的光芒讓迷夢中的男人一下子驚醒過來。一隻手軟綿綿地伸出被窩,慢吞吞地掏到手機,連拖帶拉地弄進被子裡。顯然睡意正濃的男人只施捨手機一個縫隙寬的眼神,便懶散地開起擴音,扔在臉頰邊。


「……阿里巴巴?」


「……」被慵懶過頭、像在撒嬌似的男人嗓音喊名字,彷彿一道驚雷劈在頭上,青年硬生生在馬路上彎出一道危險的 S ,惹來身後一頓喇叭,才堪堪穩住車身。阿里巴巴果斷把車停在路邊,不確定地詢問:「紅炎先生?你在調時差?」


「嗯……」


意識到自己打擾人家的安眠,腦中順勢浮現男人將半長的紅髮睡得一團亂的樣子,阿里巴巴頓了一下,莫名尷尬地摸摸鼻子。看了看逼近傍晚的時間,若是現在放任對方繼續睡下去,估計這個在生活上粗枝大葉到令人頭疼的練教授就會乾脆地熬夜解析近日出土的幾份巴爾巴德石碑內容,根本不可能調整好時差。


明後天就要和其他各國的學者匯合,一同出發前往舊巴爾巴德遺址,要是紅炎仍一副沒睡醒的模樣,阿理巴巴根本不敢放人。


考古團隊在偏僻的地方挖掘出一處古墓入口,那可是轟動考古學界的一大新發現,依據的便是紅炎五年前發表的論文,那極有可能就是留給後人滿滿傳奇事蹟、蹤影遍佈整段「神話時期」歷史大事件,卻沒有任何詳細記載的「巴爾巴德三王子」的墓地。


既然是墓地,那鐵定有不少機關、陷阱。


紅炎作為「神話時期」歷史研究的第一人,對歷史的狂熱程度可說是職業級別中的職業級別。阿里巴巴完全相信陷入工作狂模式的紅炎會忘記注意腳下或手裡摸的東西有什麼古怪這點「小問題」,再加上個睡眠不足……不用卡希姆把他吊在直升機上遊街示眾,紅炎數量可觀的兄長弟妹就會把他綁在火箭上射向宇宙。


「紅炎先生,我們去吃飯吧!順便逛逛古物街和夜市,七湘的夜晚相當熱鬧喔?」堅定叫醒紅炎的決定,阿里巴巴拋出誘餌進行遊說,「不想出門的話,就到飯店樓上的夜景餐廳如何?有擅長烹飪傳統料理的廚師,稍晚還有一些活動,在工作之前『充分』地放鬆一番能事半功倍。」


「……」


「……紅炎先生?」


「……」


半晌,電話另一頭仍毫無反應,仔細分辨的話,隱約能聽見低緩的呼吸聲。


「……」


竟然──


這、這個臭鬍子竟然──明知道打電話的人是他,才講不超過三句話就睡著了!


不不不!說不定就是因為知道是他,才如此大剌剌地睡著也不一定!?


阿里巴巴很內傷。


無論他身上被外人加諸多少光環,之於這個男人,他似乎總停留在最初見面時、尚且是個不夠圓滑的毛頭小子,被隨便對待。


阿里巴巴幼稚地噘嘴,含糊地唸叨著紅炎如何如何不好,行動卻異常老實地踩下油門,中途打電話預約餐廳,辦完這樣那樣瑣碎的雜事,才殺到紅炎入住的飯店房門前,手上甚至提著路過咖啡館時購買的三明治與摩卡。


「……」真希望自己能夠更壞一點……阿里巴巴杵在房門前摀著臉反省。


取出在員工「老闆您別說,我都懂」的關懷眼神下取得的房卡,阿里巴巴心力交瘁地刷開感應器,不請自來地悄悄闖入。

遮陽的帽子、外套扔在客廳的沙發上,行李箱在臥房門口就被開膛剖肚,物件被翻攪過一搬地亂成一團。換上居家服地男人將身上的西裝扔了一地,所謂「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是這副模樣吧?阿里巴巴掃視一圈,探頭看了一眼把自己裹成蝦仁餛飩、睡得很投入的男人,於心中默默計算時間,便自發地整理起「案發現場」。


練家的那夥人到底多放心把這麼一個生活技能低落到逼近負值的男人托給他照顧呢?至少派個管家什麼的,譬如紅玉身邊的夏黃文、紅明身邊的忠雲,這樣貼心又充滿娛樂性的小天使,紅炎先生難到不來一個?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