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夢100】搭車小廢文(道格拉斯x奧里恩)

×搭車閒聊的隨意腦洞,比起文,應該算大綱+閒聊
×我臉黑,這兩隻我都沒有(痛CRY),所以角色十有八九OOC
×我今天十抽抽到SP利卡惹喔喔喔喔喔!!!!!QQ(人家不想知道
×GO↓


























×後續(畫風好像哪裡不太一樣(?








公主一夥人在船上敘舊(吵鬧?)的時候,魚哥已經潛入水底。這附近礁石暗流很多,若不是納比表示氣息的確在這附近,魚哥幾乎要以為他的小朋友(道格拉斯)已經被捲到什麼鬼地方去,再也找不回來。




黑漆漆的海裡面,魚哥用水母(?)跟發亮的石頭照亮有限的範圍,依照納比的指引鑽進礁石間的窄縫。尖銳的石頭劃傷他的皮膚,但他並不在意,反而讓關切的納比集中注意力找人。




狹小又黑暗的石縫,那裡有著他從小看護到大,令他給予整片大海的縱容的孩子。




當魚哥從某個縫縫裡摳出道格拉斯的戒指,回到海上,已經是將近黎明時候的事。




被後宮們的男友外套差點悶死的公主睡得並不舒坦,一聽到有人喊名字就醒過來,立刻執行自己的工作。魚哥阻止她,指著可萊優,硬梆梆地說是他找的,在大家疑惑不解的時候,像來時一樣,頭也沒回地走人。




#




道格拉斯負傷躺床,受到各式各樣的慰問,雖然想快點找到魚哥談談人生,人不來的話只能乾著急,幸好訂婚這回事被放置。




幾天過侯總算被允許下床的道格拉斯半夜起來上廁所,半夢半醒的掏出JJ要對海噓噓的他,一抬頭就對上魚哥鐵青的臉。




見魚哥秒回海裡,道格拉斯也顧不上是不是幻覺和塞回老二,跌跌撞撞地跳船,差點溺水,被臉色很差的魚哥撈起來後,道格拉斯巴在魚哥身上直奔重點地告白,詢問自己在不在魚哥守備範圍裡面。




魚哥沒有說,但沒拒絕道格拉斯的摸摸蹭蹭,順勢也就和小孩在海裡啪啪啪。百年老處男初體驗被小自己好幾歲的小夥子弄得屁股痛、腰痛、喉嚨痛,除去多瞪對方幾眼,並無實質的殺傷性舉動,用盡力氣擺出游刃有餘的姿態。




道格拉斯知道對方就是這麼個彆扭的大人。




所以這其實和兩情相悅沒什麼區別。




#




海洋的治安再次恢復平靜,協助海洋上的國家掃蕩食夢魔與犯罪者的公主與王子們的旅程告段落,對接下來的安排稍作討論,便打算離開。在離去之前,海底國為他們舉辦一場小小的宴會,只宴請熟悉的友人一同享受美食與音樂,共同交談有趣的話題。




這是一座孤島上的城堡。




利卡就著這樣閒適的氣氛向弗洛斯特尋求一些政策上的意見,利亞、修尼、弗爾卡就著魔法的知識進行令人差不上嘴的深度探討,看上去屬於截然不同類型的卡利班恩與道格拉斯也端著食物聊上了,葛雷希亞窩在窗台獨享海風,碎牙與公主倒是會中唯二認真在吃東西的人,小聲交流美食的心得,奧里恩就坐在這個令自己有著高度好感的女性旁邊獨自飲酒。




直到公主查覺到這拐彎抹角地表示有事想說的訊號,兩人很不人道地強走葛雷希亞的陽台。




魚哥表示他和道格拉斯的關係有突破性發展,但他本人不太確定自己對對方的感情是不是一樣的東西,畢竟在他的預想中,愛情是該更轟轟烈烈,對應的兩人會被本能所吸引,而這些他們一樣也沒有。




道格拉斯太普通了,那是他撈起來的小孩,動動手指頭就能意會他的想法。他們相識的二十年間也一直沒處出什麼燦爛的火花,現在冒出小小的火苗,奧里恩不確定它會不會幾天過後就成一堆黑呼呼的焦炭。




公主只想胖揍那個給奧里恩看太多霸道總裁言小的白癡。




「道格拉斯之於奧里恩是普通的,那只代表你足夠了解他,而他從未在你面前矯飾自己。」善解人意的女孩微笑著說:




「你為他擔憂、為他焦急不已,即使『破例』也仍覺得,只是對象是道格拉斯也沒問題,奧里恩這不是相當地喜歡他嗎?」




當一個人的存在成為另一個人的習慣、生活,那已經不是喜歡能夠概括的範圍,他之於他是生命、是陽光、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完全燃燒,通常人們這麼稱呼它──「愛」。




沒有什麼好躊躇或猶豫,等待已久的、命定的那個人,已經置身於他的海洋,從屬於他。




奧里恩豁然開朗,即使他不願意那麼輕易地承認。




#




──屬於大海的男人,大海也屬於他。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