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東離劍遊紀】隨筆 - 劍靈梗(衡蔑)

×東離/衡蔑/OOC

×蔑董與新生的劍(柄)靈設定,腦殘兒童歡樂多(X

× 又是塊沒人的西伯利亞大空地orz(玩沙


恢復意識的時候,丹衡除了感覺到身體輕鬆得不可思議以外,便是對這黑鴉鴉的天色及不時有雷電閃現的糟糕天色感到錯愕。護印師一族居住的聖地,四季如春,即使是夜晚,月亮與滿天星斗的光輝,也從未令任何一片土地如此暗淡。在丹衡對外界有限的認知中,世界上連星月都吝嗇光顧的地方屈指可數,配合著幾個條件用刪去法剔除選項,僅剩的,不就只有魔界了嗎!?

自己這是……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方呢?他應該在聖地之中,和妹妹一起、一起做什麼……?

破碎的畫面混雜成一團無法解明的東西,丹衡即使用盡力氣,除了鬧得自己頭疼以外,全然無法從亂糟糟的記憶裡理出任何一絲有用的訊息。

他的形體在當事人無意識時左翻右滾,完全呈現出其內心的糾結,那些作維護印師繼承者、身為兄長的尊嚴與成熟穩重,在丹衡自己未曾留意的時候,估計和肉體一起變成碎碎的渣渣。

這令被擅自當作床鋪或其他什麼大面積場地一般翻滾的男人十足不悅,具體譬喻一下,若是現在有人提出要把整個護印師看守的聖地剷平,即使麻煩又浪費力氣,蔑天骸估計也會在三秒內點頭,然後親自動手,在部下反應過來首領的英明睿智、武技高絕、實力深不可測之前,結束一切令他有點心塞的瑣事。

那是一個散發柔和光芒的光團,帶著舒服的溫度及一點毛毛的觸感,如果蔑天骸猜得沒錯,這就是天刑劍(柄)的劍靈之類的存在。

他一生經手過的神兵利器不計其數,遇見劍靈也不是什麼稀罕事,其中不乏性格古怪者,作為一個立於巔峰的武者,還不至於被這些古靈精怪的東西戲弄,但蔑天骸還真沒碰過這麼一團毛鬆鬆、新鮮出爐,讓人連抓都不知從何處下手的劍靈。

還一點自覺都沒有。

吱吱喳喳、說個不停,這小東西想的事毫無遺漏、劈哩啪啦地在他耳力所及之處碎碎念,偏偏這疑似是被自己弄死的那個護印師小子怎麼也弄不走,滅也滅不乾淨,只要本體天刑劍柄還在他身上,任憑他去到天涯海角,這玩意兒也會自動跟上,真是……豈有此理!

「轟隆──」

雷電在滅天骸身後的天空炸響,青白的光線映照出男人臉上一片森然的恐怖神情,倘若玄鬼宗的其他人瞥見,早已匍匐於地、瑟瑟發抖。

丹翡有沒有好好照料草藥──唔、等等,我想起來了!有個烏溜溜的傢伙,叫什麼來著……該不會就是給丹翡送花種子的人吧?叫……

蔑……蔑?蔑蔑?

「……」

尊嚴受到挑戰的男人最終忍無可忍地抄起那顆據說是劍靈的混蛋毛球,「唰」地扔出窗外,彷彿要將它丟去世界盡頭似地使上全力,即使明知道幾個時辰後這令人火大的玩意兒會自動回來,蔑天骸仍決定這麼作。

微小的流星劃過無光的天空,豆粒大小的眼珠子收攬盡七罪塔險惡崎嶇的地勢景貌,然而腦海中最清晰不過的,是火大的男人宛如修羅的身姿。

電光石火間,丹衡總算拼湊出一個清晰的印像。

他叫丹衡,現在好像是劍靈。

這裡是七罪塔,那個男人是「它」的持有者,叫蔑天骸,性格不大好。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