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小劇場1


×OOC/腦洞/士言

×在WB上PO過的小劇場集結


士:嘛、言峰,雖然這種事跟你討論很奇怪,但是,喜歡巨乳的男孩子很膚淺嗎?

言:噗……衛宮士郎你這是要我取笑你的意思還是認真的想找我討論?
士:反正不管怎麼樣你都會取笑我吧!?而且你已經在笑了啊!笑完就快點開導我,怎麼說你都是神父吧!?
言:那麼、具體來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疑惑?
士:(突然變得這麼正常反而令人不安啊……)我只是說了”巨乳也不錯”,就被凜用課本巴了後腦,她大喊著”衛宮士郎你這膚淺的傢伙一輩子當個處男算了!”地跑走,言峰我該怎麼辦?
言:……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不是刻意想讓我嘲笑你才來的,對吧?
士:我可是非常認真地感到困擾!
言:這種事情當著女孩子的面說出來的確很沒品,不過……衛宮你被女孩子看輕了呢,居然被凜當成處男,對於被你(嗶──)又(嗶──)地這樣過的我來說還真是──
士:哇啊──!!!!不要把這種事情理所當然的說出口啊!就不能認真的跟我討論嗎!
言:喜歡巨乳的話總該有個契機或是參考對象吧?
士:……………………………..
言:……………………………..((挑眉
士:.........秘密。
言:.....這種理由你覺得我會接受嗎?既然是來找我討論,請拿出誠意。
士:哪還能有什麼參考對象啊這種事!!我回去了!
言:這裡就是你家。
士:我去廚房!
言:都已經開口了就告訴我吧?
士:你只是想笑我吧!?我今天煮麻婆豆腐就是,當我沒提這件事!
言:麻婆是麻婆,這件事是這件事,衛宮士郎你這樣很幼稚。
士:追在我後面你就不幼稚嗎!!給我回房間躺好!!!!!





言:衛宮。
士:哇──言峰我在洗澡!!
言:(上下打量)那不重要,你哪裡我沒看過?
士:這很重要!就算你都摸過那也不代表你能不敲門!
言:辣椒醬沒有了。
士:居然無視我……等等、辣椒醬?我昨天不是才買了三罐回來嗎!?
言:沒看到。
士:……我知道了(扶額),等我洗完澡就去幫你找。
言:……((盯
士:……
言:……((盯
士:給我關門啊言峰!!
言:我要辣椒醬。
士:知道了啦!我去找就是!((跨出浴缸圍浴巾
言:現在的小孩真是……
言:…………….
言:…….啊。
凜:啊──!!
士:咦──!!
凜:衛宮士郎你這暴露狂!色情魔!不穿衣服的變態!!!!!!
士:這裡是我家啊!!!!
櫻:原、原來我們不在的時候學長都不穿衣服嗎?
士:不、櫻,怎麼看我都是剛洗澡出來的樣子吧!?
凜:你這髒東西不准靠近櫻!櫻,我們走吧!
士:欸──
言:這樣是蠻變態的沒錯。
士:言峰你還敢補刀!!
言:不過、我喜歡。
士:……………
言:……………
士:唔~啊……嗯~…你這傢伙………
言: ……((挑眉
士:可惡、辣椒醬拿去!!(這傢伙太過分了!!太過分了啊!!!!!)
言:哼哼ˊ_>ˋ





言:衛宮這個東西不會辣。
士:果凍本來就不會辣,給小孩子吃的東西哪會有這麼獵奇的口味?
言:既然是做給我吃的點心當然要加辣。
士:就是做給你吃的東西才不能加辣,大叔!
言:直到這種時候才嫌棄我年紀大嗎?明明都已經(嗶──)過,真過分呢衛宮士郎。
士:哼哼,這種事情已經刺激不到我了,就算是(嗶──)跟(嗶──)我都(嗶──)過了。
言:你不是衛宮士郎,快把衛宮還給我。
士:還有這招嗎!?喂、不要把黑鍵拿出來!那種東西很危險!你把我幹掉誰來幫你顧三餐?
言:哼哼,你以為家政全能的人這世界上只有你一個人嗎?
士:別傻了你都多久沒自己動手?把果凍吃完,我要洗盤子。
言:衛宮士郎我跟你說認真的。
士:我也是說認真的,你不想幫我曬被子、晾衣服、擦地板吧?
言:你這傢伙,不可愛了。
士:謝謝。



言:說點什麼羞恥的事情吧衛宮。
士:突然地說什麼啊……
言:例如被第一個喜歡的女生甩了之類的事情。
士:沒那種東西好嗎!你不要閒著沒事就想從我身上找笑料!
言:這樣的話你待在這裡就沒有意義了。
士:居然這麼理所當然地說這種話……家事全都是我這個高中生在做喔?神父大人!
言:啊、又是這種威脅,就不能換點新的嗎?都說了世界上家政全能的人可不只你。
士:事實是,能包容你糟糕個性又家政全能的人只有我←
言:所以、說點什麼糗事來娛樂一下我吧?
士:……為什麼又回到這個話題?
言:說好的包容呢衛宮少年?
士:唔──!!
言:ˊ_>ˋ
士:要講是可以啦……
言:快說(坐正)
士:你現在把我甩了就能說了(撐臉)
言:!!


#


言:衛宮你在幹什麼?渾身都是奶味((盯
士:只是牛奶的味道你有必要躲這麼遠嗎?
言:乳臭未乾。
士:所以呢?
言:感覺像在猥褻未成年。
士:直到現在才說這種話嗎!?我本來就是未成年啊!還穿著高中制服!
言:高中生不算,反正你也很喜歡不是嗎?
士:是這樣沒錯……不對!這還是猥褻未成年啊!
言:奪走人家處女的傢伙沒資格說話。
士:你又不是處女!
言:流血了喔((盯
士:啊啊!!!!!!對不起我錯了!!!!!!!!!!!總之,你對牛奶哪裡不滿嗎?((虛弱
言:原本的味道比較好。
士:有差這麼多嗎?
言:如果是麻婆的味道就沒關係。
士:那樣反而令人困擾吧!
言:為什麼想喝牛奶?
士:當然是想長高啊……
言:的確看起來很嬌小沒錯。
士:193公分的沒資格說話!你才是長過頭了吧!?
言:青少年真麻煩(嘆),接吻的話只要彎下腰就沒問題了不是嗎?
士:不是那種問題啦……(捂臉),墊腳尖還親不到的感覺很受挫。
言:……衛宮士郎。
士:幹嘛?
言:我可以笑你嗎?
士:不要這麼認真!!!!


#


言:吶、伙食費。
士:嗚哇!這個厚度……言峰你終於窮到去搶劫了嗎?教會很窮不是嗎?
言:你的妄想很有趣呢衛宮,但是要讓你失望了呢,投資理財的話我的確不是很擅長,不過協助有難的人們可是我的本職。
士:具體來說你到底做了什麼?
言:驅魔。
士:…………
言:你的眼神充滿懷疑。
士:不,我沒有不相信你的意思,但是聽起來實在太可疑了啊!最近才發生很多起宗教斂財的案件,隔壁的老爹也是受害者……啊啊!不要用那種”失望透頂”的眼神看我啦!就說沒有懷疑你的意思!
言:……嘛、惡魔或惡靈什麼的,的確不常遇見。
士:欸?
言:如果對方”硬要”的話,也只能依照對方的意思做點什麼了。
士:咦──
言:總之,這是伙食費。
士:(轉移話題啊這傢伙……)說起來怎麼這麼突然?你在我家白吃白住也有半年以上了吧我說?
言: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若是因為白吃白住被卡蓮看輕的話,身為父親的立場會很艱難啊。
士:原來是面子問題嘛……就這方面來說很可愛喔?言峰神父♥((湊近
言:你想對身為神父的大叔我做什麼?
士:VIP的殺必死服務。
言:……
士:不要嗎?
言:要。



#


言:衛宮,你拿染髮劑做什麼?你終於要學壞了嗎?
士:你一副很希望讓老爹對我失望的表情是怎麼回事?這個是要給你用的。
言:給我?……
士:染一染看起來氣色會比較好一點,雖然滿頭白髮看起來很炫,不過神父的話應該不需要跟風吧?還是原本的樣子比較親切。
言:照你這麼說,我是不是還需要角膜變色片?(挑眉
士:反正你不常睜大眼看人,眼睛的顏色無所謂吧?......對不起我錯了,不要把眼睛睜這麼大看我!
言:那麼,你討厭嗎?白頭髮。
士:呃、我嗎?對我來說沒差啊......
言:中分呢?
士:就說沒差了嘛!
言:包包頭、雙馬尾、公主頭、髮辮、雷鬼頭──
士:現在想轉型已經太遲了大叔!
言:嘖。
士:……總之,不管怎麼換都是言峰不是嗎?只要這樣就好。(盯)
言:既然如此,你應該要喜歡我的中分。
士:原來你的癥結點在那裡嗎!?
言:我也只剩下中分這個特色了!
士:不要那麼苦情!


#


士:難得來海邊卻只待在岸邊不好吧?
言:難得來海邊卻只幫大叔塗防曬乳不好吧?女孩子那裡很缺人手喔?騎士王笨手笨腳的樣子你很喜歡吧?
士:就說,不要把我說的跟變態一樣!
言:誇讚女孩子換了新泳衣本來就是你的工作啊衛宮士郎((看
士:……”你的海灘褲很好看”,滿足了嗎?
言:......我是不會嬌羞地喊著”前輩你好討厭”甩你一巴掌的。
士:為什麼擅自加上奇怪的後輩屬性啊大叔!我才沒有期待這種粗暴的對待!
言:但是我很期待(正色)
士:不要這麼認真!......啊啊、既然這麼想看我被揍的話,來吧!
言:才不要,你想害我被凜討厭嗎?
士:這種時候才來計較會被討厭的事嗎!
言:你啊,偶爾也聽聽大人的話吧?待在這裡對你沒有半點好處。
士:對不起啊,我最喜歡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了,Lancer怕你怕得要死,你到底對人家做了什麼?
言:什麼都沒做。
士:……
言:有什麼不滿嗎?
士:啊啊、來塗防曬乳吧,反正言峰你都趴好了──
言:衛宮不要轉移話題。
士:才沒有,你多心了啦,雖然曬傷也很可愛但還是塗一下防曬乳吧?為了避免被嫌棄,這是我存錢買的高檔貨喔!專櫃小姐說這個還能順便保養皮膚什麼的,很棒對吧?
言:……你想對大叔我做什麼!
士:什麼都不想做!不要把我當變態啊你!
言:勉為其難……給你擦一下。(解扣子
士:嗚哇!……你就不能、爽快一點直接脫掉上衣嗎?(撇頭
言:哦?很有趣的反應,就這麼喜歡嗎?大叔的肩膀跟大叔的胸部。
士:不對,我喜歡的是言峰的肩膀跟言峰的胸部,啊、還有言峰的中分←
言:……(憋
士:噗喔──!!為什麼揍我!?
言:衛宮你好討厭。





切:欸、遠坂,有沒有小孩會跟老爹的死敵特別好的八卦?
時:......衛宮,可以請你不要用這種殷切期盼的眼神注視著我嗎?
切:說起來還不是你的錯!我們家乖巧懂事的士郎啊──言峰那外道都對我家純潔的孩子做了什麼啊──
時:你家的士郎才有問題吧?這種災難一般的女人緣,要是帶壞我們家的凜你打算怎麼辦?
切:這個嘛......家族遺傳的女難相,既然是姓衛宮的就只能好好背負起讓少女心碎的罪過了,哈哈......
時:衛宮,不要少了吐嘈你的人就得意忘形起來,你兒子的罪孽可不是「哈哈」兩個字就可以帶過的事情喔?
切:間桐雁夜嗎?比起吐嘈我,他會先噴你滿臉蟲子吧,顆顆。
時:我指阿奇波盧德閣下。
切:肯尼斯?不是吧遠坂,那傢伙不是被噴的那個嗎?而且他沒小孩,人父間的話題肯定搭不上,你這根本是在刺激他吧?
時:你就算去參加人妻間的話題我也沒有意見,應該說拜託你快點去!





言:衛宮,你總是"言峰"、"言峰"地叫個不停,不覺得彆扭嗎?
士:那個啊......怎麼說都是長輩,直呼名字不太好吧?
言:哦......是這樣啊......
士:......不要用那種欲言又止的語氣說話,讓人很介意啊!
言:沒想到你居然在思考這種事情,明明已經(嗶──)跟(嗶──)都(嗶──)過了,堅持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一點必要也沒有,嘖,真是太無聊了。
士:......對不起,我錯了,拜託不要告訴我。
言:你這人真麻煩。
士:所以我道歉了嘛,真對不起!但是堅持禮貌我並不覺得是件無謂的事情。
言:把我的名字寫成衛宮綺禮的傢伙沒資格說這種話。
士:唔啊──!!!!你怎麼知、不對!我才沒做這種事!!!!
言:還是當著凜的面寫錯,噗──就算你哪天喊成衛宮我也不奇怪,在這之前改成"綺禮"怎麼樣?
士:......繞了一大圈原來是為了這個嗎orz





士:那個......該怎麼說?......言峰,我覺得耳朵實在不是你宅在家裡足不出戶的好理由。
言:我喜歡當家裡蹲、我喜歡發霉、我喜歡沒有人的地方,這樣你滿意了嗎?衛宮士郎。
士:別這樣嘛,狗耳朵什麼的還蠻可愛的啊!比起LANCER徹底變成貴賓狗已經好很多了喔,打起精神來嘛言峰,吶?
言:LANCER本來就是狗當然沒差!夠了、你是哪來的老媽子?管好你自己就好......還有伊莉雅!
士:(嗚哇、看起來真的相當消沉啊,這副反抗期國中生的既視感)......就算是去吃麻婆豆腐也不要?我請客喔?
言:......卑鄙小人。
士:與其看著你發霉,我寧願卑鄙一次,出門吧言峰!
言: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特別感動ˊ_>ˋ
士:別這麼悲觀嘛,頂多被當作玩奇怪PLAY的怪人,言峰的話或許會被當成教會活動也不一定,難得你這麼軟萌的樣子,說不定能吸收更多信徒。
言:教會加上獸耳愛好協會就只是外道!
士:現在才說這種話嗎──!?啊、不然這樣吧,老爹以前釣魚時候戴的漁夫帽遮醜,這樣總行了吧?
言:跟神父的衣著不搭,你的審美神經死透了嗎衛宮少年?
士:被你指責這種事特別火大啊......連帽外套總行了吧?還附帶男友屬性,超讚的對吧?(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的自暴自棄模式)
言:好,就這個。
士:欸──

×接上一篇

凜:嗚哇、居然連尾巴都長出來了,伊莉亞到底做了什麼東西出來?啊,毛還蠻好摸的嘛,士郎是你保養的吧?金皮卡那個長毛種快把我笑死了,你有空的話也去救救他吧。
士:要是不好好照顧的話家裡就會到處是毛,偏偏言峰自己對這個會過敏,不科學啊......另外也有點擔心繼續掉下去會禿一塊。
凜:蛤?那個肌肉男就只有身體健康這個優點而已,居然會對毛團過敏?我可以笑他嗎?至於禿一塊,反正不管禿幾塊你都吃嘛,不重要。
士:別這樣,陰鬱的言峰看起來怪可憐,簡直像以前的老爹一樣,隨時都要告別人間似的好可怕,如果又中年禿的話我怕他會想把自己埋起來。
凜:埋起來wwwwwww去把他挖出來做CPR就好啦wwwwwww他想補魔就滿足人家嘛,助人為快樂之本啊衛宮君(笑)
士:遠坂你的優雅......總之這個尾巴跟耳朵就不能想點辦法嗎?Archer也因為這樣足不出戶吧?
凜:Archer足不出戶可不是因為這樣,他啊,在沉迷新買的壓力鍋啦,這次的獸化事件可是宛如天譴般、教會組only的悲劇,金皮卡怎麼說來著?愉★悅
士:(看來又是一個平時相當壓抑的人呢......)


言:兩位,我還在這裡喔,還在喔ˊ_>ˋ



×《大叔》的後日談(?

士:......(盯──)
言:……你想說什麼就快說
士:啊、也不是什麼大事啦,言峰你不用管我。
言:但是你的視線感很煩。(秒答
士:有那麼明顯嗎......不要抽黑鍵!就不能對我溫柔一點嘛!很可怕啊──對不起我說!只是被遠坂問到你的內褲顏色,只是這樣而已。
言:凜才不可能做這麼無聊的事情,自行刪減跳過是相當糟糕的行為,你想像鯉魚旗一樣被掛起來嗎?衛宮君。
士:那要怎麼掛才行啊ˊ口ˋ......是你要我說的喔,被噁心到的話我不負責。
言:很有趣的警告,我接受挑戰。
士:總之被遠坂做了一點試探,像是你的生活習慣跟喜好,詳細一點來說就例如某件衣服平均幾天穿一次的規律,以及用內褲循環週期計算日期,還有用頭髮的亂翹誠度來評斷今天的心情和天氣狀況,喔還有,你會固定把東西亂放在哪些地方之類......然後就被遠坂嫌棄是「變態」。
言:不是嗎?
士:不要回答的那麼順!當然不是!!
言:一般人是不會注意內褲樣式的循環週期,看在你是顧家好男人就原諒你,具體來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士:每天都是我負責脫──
言:我輸了,請你閉嘴。
士:欸?等等──
言:閉嘴。



评论(2)
热度(57)
  1. Le Sacre du PrintBor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
  2. 纯白的邀约Bor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
    时隔多时来看还是好萌(*´ч ` *)容我转转来鞭鞭尸(说甚么呢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