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特殊傳說]還沒想到名字(漾休)01.02

×漾休現PARO/大學生X服裝設計師這樣/單篇不連貫


01.

人行道上,長長的人龍已經拉到下一個路口轉角處,隊伍的前進速度不快不慢,以一定的時間在消化大量的顧客,只是排隊的人數實在太多,不過前進一些,立馬有人補上。排隊的人捏著號碼牌,不是低頭滑手機,就是和一同前來的朋友談天說地。

會來這種甜品名店排隊的,十有八九不是女孩子就是情侶,像褚冥漾這樣孤身前來的男生待在隊伍裡異常顯眼,但低頭玩手遊的青年並沒有被這些視線撼動分毫。合身的駝色風衣、格紋圍巾,在寒風吹撫下有些散亂的黑色短髮與發紅的鼻子,配上那認真到多餘的專注神色,明明只是在玩手遊而已,卻正好命中某些路過的無知少女的好球帶。

排了一小時半,總算在被冷風吹到感冒前,褚冥漾進入到店裡。

絲毫沒有猶豫,青年劈哩啪啦念了十數種甜點的名字,全部合起來簡直像某種魔法少女的咒語一般,黏合在一起之後已經完全分不出來到底是哪種跟哪種食物。

排在褚冥漾前後的路人均是一臉驚呆狀地注視這位穿著很有品味、對甜食展現驚人狂熱的青年,而最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面無表情的店員竟能包完所有甜點後,對該名男子復述一遍那串「咒語」。

這其實是這間店的某種暗號是吧!?念完會有打折優惠這樣!?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好像很厲害」的事情,褚冥漾正在為順利擠出人群感到高興。

在預定的時間內買到預定想買的東西,早上的研討會也很成功,今天的運氣簡直好得亂七八糟的。

果然是休狄要回來的關係吧?一定是因為休狄要回來的關係吧!擅自下結論的青年站在人行道上猶自傻笑一會,踏著歡愉到幼稚的步伐向公車站走去。

把心情哼成一首歌的話,足夠褚冥漾將《老鼠愛大米》、《戀愛ING》、《垃圾車》、《三天三夜》哼成一首組曲,嗯、再隨便加幾首台語歌……樂得要飛上天的男孩子腦洞大開,一個腦熱,已經掏出手機登上FB,「啪啪啪啪」地發出訊息。


「噗哧──」

突兀的噴笑聲引來正和彩妝師溝通的銀髮男人的側目,休狄瞥見摸出手機偷滑的戴洛憋紅的笑臉,抄起握在手上的摺扇就朝對方毫不留情地扔過去,「啪」地砸在戴洛的腦袋上,道:「那邊那個攝影師,上工的時候不要摸魚!」

不怎麼在意地揉揉自己的腦袋,仗著頭髮多而不怕扔的戴洛滿臉笑意地對休狄招招手,「你過來看一下。」

對友人不敬業的表現深深皺眉,但依照戴洛現在的反應,他若不過去,對方估計不可能靜下心來好好工作,只得臭著一張彷彿戴洛欠他上百億的臉走上前。

也就只有身為休狄兒時玩伴的戴洛感觸休狄的雷區,並且在對方顯露明顯不悅的情況下還大膽地將手機硬塞到他面前。

休狄狠瞪戴洛一眼,才將視線移向螢幕。

『褚冥漾 17分鐘前@休狄‧辛德森 神奇的休狄大大,我們一起去唱《海波浪》跟《雪中紅》好不好R?<3──覺得準備好了。』

「……」

「……」

死一般的寂靜。

休狄不太確定自己到底露出什麼樣的表情,但因為戴洛的表情實在是太欠揍了,他大概能想像不是什麼好的反應,所以英明神武的休狄‧辛德森大人冷血無情地胖揍了一頓自己的御用攝影師。



02.

×本回是學長與學弟A雜談/沒有摔摔/理想中的阿利出沒注意(OOC意味


褚冥漾做為一個宅,有一點點、米粒大小的社交障礙那是再正常不過。

和不大相熟的人處在一起若是沒有話題,就會沒來由地覺得尷尬,但就算很熟,被一直「盯──」這般地注視,褚冥漾還是很尷尬。

坐立不安到了極點,褚冥漾總算憋不住地舉手,道:「那個、阿利學長,不管你想幹嘛,可以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嗎?我有交往對象了。」

「我靠!你不要交個女朋友就這麼自戀兮兮。」阿斯利安滿臉被雷到神色,還相當過份地作嘔吐狀又搓搓手臂,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家小學弟,憤慨地說:「你學長我可是A大上至大五延畢、研究所,下至附中、實小小蘿莉都喜歡的阿利哥葛,不搞基!」

「是是是,學長我也不想跟你搞基。」褚冥漾無奈應和。

「怎麼說你的第一順位好基友都是西瑞嘛。」相當理解地拍拍褚冥漾的肩膀,明明正在做造謠的事情,阿斯利安那張具有詐欺性的正直臉龐只要稍稍做出認真的表情,謊言也能變得煞有介事,幾乎要讓褚冥漾自己都以為自己在和他的萬年豬隊友搞──呸呸呸!你才跟五色雞頭搞基!你全家都跟五色雞頭搞基!

幹!不對!五色雞頭那個爽人在跟他哥搞基,沒辦法跟阿利學長家搞──算了,我們跳過這個話題吧,再想下去也只對他一個人的身心健康不好。

深吸口氣,褚冥漾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機,嚴肅地說:「學長,你再不說你約我出來幹嘛,我就要跟戴洛哥說你想跟他出櫃。」

「──我怎麼會有你這種學弟?」阿斯利安表情深沉地痛心疾首。

「謝謝學長多年來的教導。」褚冥漾又晃了晃手機。

「幹什麼?幹什麼?手機收回去。」阿斯利安放鬆地向椅背一靠,左右歪了歪脖子,發出一連串「啪啦──」的聲響,倏然湊回桌前,雙手交疊於鼻尖之下,小聲卻凝重地道:「是這樣的……你老實跟學長說,你是不是被什麼富婆包養?……我是覺得不可能啦……」

「蛤──?」像被成群的豬踩臉而過,褚冥漾用他誇張的神情完整地詮釋了他內心所有的荒謬。

「所、以、說,最近系上出現了你被包養的奇怪傳言!」眼見學弟一臉的風中凌亂,阿斯利安反而鬆了口氣,將真相直白地砸向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小學弟,「這陣子你不是穿著變得很有品味嗎?還開使用保養品,整組還比我們系上女同學的上檔次,你一個又窮又宅還會摳腳的宅男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SO~」

「……」褚冥漾懂了。

真是除了「挖嘈」以外,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讚賞這些人的腦洞之大。

……話說學長那個SO真是有夠三八的,說好的陽光鄰家大哥哥設定呢?

「所以是怎樣辣。」阿斯利安用尾指戳他。

「學長你很娘欸!」被雷的一陣酥痲,褚冥漾「唰」地向後躲,被戳到的那片皮膚泛起一片雞皮疙瘩,「辣什麼辣啦!我要跟戴洛哥講!」

「遜咖。」學著電影裡那些帥氣的槍手的動作,阿斯利安吹吹手指。挑眉瞥了眼學弟驚恐的模樣,人一點也不好的阿利學長雙手抱胸,「知道怕就好,快把事情老實交代,當我在跟你開玩笑嗎?雖然我們學校也不是那種死板的地方,但也沒到某學生負面傳聞漫天飛舞都無動於衷,小心被處分喔?」

褚冥漾這才解除警戒,搔著頭靠回桌前,「沒有被包養啦,衣服、包包和保養品都是我們家那位拿回來的樣品跟參加活動送的禮品啦,因為職業的關係,這些對他來說都是多餘到不行的東西,我不用的話就會被堆在角落,然後在大掃除的時候被清理掉,為了不浪費我才拿來用的……偶爾也是有他自己做完丟給我的衣服拉,呃、我對牌子沒什麼研究,反正都是衣服嘛?真的很貴喔?」

面對這種完全沒有自覺,把名牌當季新品當作菜市場貨來糟蹋的無知宅男,阿斯利安原本嚴肅的眼神已經翻成超級失禮的死魚眼。

他就知道理由不可能是什麼突破天際的超展開,但還是……

「唉──」

原諒他完全克制不了嘆氣的衝動。

「咦!欸?幹嘛嘆氣?真的就這樣啊!」秉持著不要浪費的節儉美德哪裡不對!

「不,沒事,褚同學你可以回家了。」意興闌珊地擺擺手,阿斯利安撐著臉,無精打彩地說:「曬恩愛的傢伙,去死吧。」

「──哪、哪有曬恩愛啦!才沒有曬恩愛呢!」

「害羞屁喔!PK啦!」阿斯利安扯著褚冥漾的衣領,將人從座位上拎起來,暴力地拖出咖啡館,「現充了不起逆?找夏碎一起電你!」

「幹!不要!冰炎學長會一起來!」顧不上被路人行注目禮,聽見自己直屬要來,褚冥漾立刻掙扎起來,撕心裂肺地崩潰大喊。

「學長他打LOL是個手殘啊啊啊啊啊啊啊──!!」

ˊ
然後褚冥漾被學長揍成了豬頭。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