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劍網三]搭車隨筆3(劍道

×短篇沒頭沒尾隨筆,雖然打了3,但是這系列都不連貫喔(欸

×今天為劍道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穿越血海②原來不是做夢嗎③第1.5次親密接觸

 

 

「慧極必殤」──這是崇儼道長的師父對他這閉門弟子的評語,也是提點與做為師父的關懷。

看得太多也太透、受了太多苦痛,卻沒有相應能夠承受這些喜怒哀樂的經歷,好好一孩童,七八歲便已白了頭,若不是師父慈悲為懷,將他帶上純陽宮,崇儼估計自己也活不到這麼大。

與劍為伍、遍覽道家經典,在大雪飛揚的山巔之上,崇儼練的是劍,悟的是道,修的是心,十幾年的時間,他總算學會不再感慨人世間的消逝衰敗悲苦離愁,剔透玲瓏的心全撲在劍術上,精心刻畫每招每式,為求得登峰造極的造詣,無需他人評點是非,只為成就自己。

如此這般,純陽宮崇字輩弟子中出了名的劍癡就這麼誕生。不明就裡的外人只見得一個缺乏普通人應有情緒的冰冷道士、望而生畏,卻不知崇儼道長還小時便已見過世間滄桑、人生八苦,正因不再為外物所動搖,才能比任何人都要更堅定於劍道之上。

──這些,都是在遇見葉仔仔之前的事。

崇儼睜開眼,客棧上房細膩的木雕映入眼簾,垂落的床帳隔覺外面的光線,內裡黑漆漆一片,能隱隱聽見遠處的雞鳴。

夢見兒時在戰亂中顛沛流離的生活,此刻仍感到心有餘悸,無法忘卻的腥紅歷歷在目,心臟鼓動得飛快,崇儼按著胸口輕輕吐息,待平復下情緒,才望向外側睡得沒心沒肺的少年。

葉仔仔不知昨晚在床上怎麼滾的,好端端的長髮被他睡得亂七八糟,崇儼已經能夠預見等會對方罵著髒話梳頭髮的模樣,抿得死緊的嘴角竟因為這個想像輕而易舉地揚起淺淺的弧度,崇儼自己查覺後都不禁愣了愣。

捨了自己的被子,崇儼掀開仔少地被角,將自己塞進帶有另一人體溫與氣息的被窩裡,埋進少年單薄的胸膛中,似是尋到了一處令他十分滿意的依靠,蹭了蹭,便賴著不走。

「啊?……做毛?……」怎麼說還是個習武之人,葉仔仔被這番動靜稍稍弄醒,但因為對像是崇儼,完全沒有要掙扎或是醒來把人弄走的意思,只是含糊地嘟囔。

「……冷。」崇儼隨便找了個理由,反正他對葉仔仔說什麼,對方從來就是「好好好買買買都做」這樣的回覆,只是鑽個被窩而已,實在不需要費心想什麼太有誠意的解釋。

葉仔仔聞言,掙扎了一下,攬著崇儼左右滾一滾,將被子邊邊角角壓實,把他的頭按進懷裡,「腳伸進來……沒事了……睡。」

仔少連半夢半醒都這麼霸氣。

崇儼思索了一會晨練與陪睡的份量,果斷打破堅持多年的習慣,將自己深埋在這溫暖的被褥與懷抱,伴著少年平穩的呼吸,一睡不醒。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