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劍網三]搭車隨筆2(劍道

×超隨性短文,所以大概沒有啥連貫性,本回依然是等車時後撸的腦洞,請隨性觀賞(欸

×雞太x劍純八八(我很雷的兩個門派都沒玩過#蠢豬



自從短兵被拔走借給道長後,葉仔仔像丟失羽毛的公雞,整日帶著灰濛濛的小烏雲,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連那幾個熟識的老顧客回來做保養都打發給其他人接待,倒是道長愈發的容光煥發,打坐靜心之餘,獨自挑遍藏劍山莊習武弟子,搞得人連安心擼個木樁都無法,這日子簡直沒法過。

偏生人家既是莊子裡的賓客,手裡還拿著仔少的短兵,誰都不敢說些什麼,只能暗自叫苦連天。

張羅著小鐵的夫人、顧著「閉關」的少爺,已經長期不見蹤影的這兩人是奢望不上了,直到這時,眾人才想起那存在感特別低的老爺來著,而在人家想起他的一個星期之前,仔爸已經跑去把憂鬱得發霉長菇的兒子抓出來交代「任務」。

『帶道長到揚州晃晃吧,總悶在莊裡都要把人悶壞。』仔爸如此說,所以仔少只好脫離孤僻,吩咐僕人行囊整理好,自己則從草叢裡扒拉出那隻總把主人跟丟的懶鬼臭鼬。

找人這點事情,即使是懶惰鬼還是能有點指望,尤其這懶惰鬼除了懶之外還特別聰明ˊ_>ˋ。

藏劍山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葉仔仔與糾糾一人一鼬鼠也耗費了小半個時辰才在山莊某個偏僻角落找著崇儼。

一片的雪與霜,那人穿著單薄白衣、滿頭白髮的身影似要就此消融其中,若不是千葉長生在那人舞動下,劃出一道道如流星尾巴般的金色軌跡,葉仔仔還不見得能發現這片白跟剛才那片有什麼區別。

順著坡滑到下邊,喊都還沒喊,方才遠觀還挺美的劍光轉瞬已經衝著自己直奔而來!

藏劍山莊,即使是鍛劍專修,那也不是好欺負的。

「鏘!」

兩把短兵相交,銳利的刀鋒蹭出點點火光,不過眨眼的時間,兩人你來我往,已走過三招。十呎內飛雪四濺,連樹梢上也無法倖免,劍氣掃去,雪與細枝飛揚,潑了圍觀的糾糾滿頭滿臉,差點要被落下的積雪活埋。

崇儼淡漠狹長的眼難得地稍稍瞪大些許,眼中透著愉快與興奮,與葉仔仔皺成包子似的俊臉形成對比。不過半大的少年在和崇儼的對招中至少持續五十幾招後才被抓住微弱的破綻掀翻在地,崇儼打為滿意,滿意之餘劈手奪了葉仔仔不知從何處弄出來的又一把沒看過的金燦燦短劍,尤自打量起來。

「......」敢不敢對本少好點!?

葉仔仔心塞無處訴。

「此劍何名?」將千葉長生順手無比地收回背後,崇儼握著沒見過的劍隨意挽了個劍花。

從雪堆裡自己站起來的葉仔仔扯扯嘴角,「塵沙傍蛟。」

「好劍。」素白的手指輕撫劍身,「但不及千葉長生。」

廢話啊啊啊啊啊啊!!千葉長生是本少的大橙武啊!!要不是被你幹走了,本少用得著拿小橙武這麼心塞的東西出來傍身嗎!!

以上,也只能在內心喊喊。

葉仔仔胸悶地去把自己的披風拾回來,回頭看向仍在對新劍毛手毛腳的崇儼,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這人不只衣著單薄,還光著腳踩在雪地裡。

「崇儼道長不冷嗎?」話不經大腦地脫口而出,葉仔仔有些懊惱,更多的是彆扭,然也不過持續片刻,少年再度迎上對方的視線,露出一臉準備聽見「貧道真氣護體,並不畏寒」的神情。

「......」整準備說出「貧道真氣護體,並不畏寒」的崇儼對上葉仔仔的眼,忽然就什麼都不想說了。

「──還好。」這大概是崇儼二十幾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使用如此模稜兩可的詞來表達自己。

「......拿好本少的劍。」葉仔仔撇撇嘴,幾步走到崇儼面前背過身,「上來。」

崇儼沒有計較他沒大沒小的話,按著葉仔仔說的,收好塵沙傍蛟,一瞬間突然老化似,失了方才過招時的靈敏,磨磨蹭蹭地趴到少年纖瘦而溫暖的背上。他這麼一個體態標準的大男人,葉仔仔卻毫不費勁,輕輕鬆鬆就將他托起來,彷彿背後背著的是名小姑娘,而不是一名八尺男兒。

「糾糾,走啦。」對著雪堆喊一聲,葉仔仔邁著輕巧到令崇儼莫名有些打擊的步伐向著來時的方向走。

「......我能自己走。」半路,崇儼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為毛要給一個小鬼背著帶回莊裡這件事。

「噢、你說得太晚了。」葉仔仔理所當然地如此回答,還托了托崇儼的臀,掂糧掂糧,道:「道長別擔心,這點份量,還不及本少的重劍。」

「......」崇儼從來就不是話多或伶牙俐齒的人,有人樂意背著,那就......給他背著唄。

終於趕上他們的糾糾扒著崇儼的衣褲,三兩下跳上主人的肩膀,蓬鬆的大尾巴團在崇儼的脖頸,尾巴尖卻從葉仔仔的頭頂垂到額頭,大辣辣地糊在他的臉上,偏偏背著人的他實在騰不出手撥開這團晃來晃去的毛尾巴。

「......」主人令人心塞,寵物也一個死樣子。

「道長。」

「嗯?」

「咱們去揚州唄。」

「作何?」

「收租、看妹子、打倭寇、上擂台,你選個。」

「......不必。」崇儼緊了緊抱著葉仔仔肩膀的手,「劍在人在。」

葉仔仔在哪裡,千葉長生就在哪裡,崇儼自然也會在那裡。

所以,並不需要什麼特別的理由。

和劍癡電波搭不上的葉仔仔蛋疼了一會,往好的地方想,總歸是隨便他安排的意思,那點無法翻譯劍癡語的胸悶感一下就被驅散了。

揚州啊......道長這重量,就算背著走過去,好像也行啊。

一半的仔少在認真走路,另一半的仔少則開著越開越大的腦洞,直至回到莊裡。

一路無話。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