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MAGI】27X話衍生腦洞(阿里炎)

×MAGI27X話衍生(阿就是炎哥被關起來綑綁PLAY那裡辣)/阿里炎/酥酥的OOC


世事無常,卻總離不了算計二字。若不是因為這樣,此刻自己定然還待在巴爾巴德的宮殿中,比起等待內戰的結果,更像是執拗地守著什麼不想放手。只是這些紛亂的情緒被接踵而至的「意外」淹沒、沖刷得無跡可尋──直到,他必須得向一直以來不明事理的「弟弟」闡述關於過去那些溶於他生命中的悔恨、無力,以及之後的布局……等等瑣碎得連他自己都難以細數的事時,他不免再度想起──要說在他人生中令他感到無比後悔與惱恨的事,在不久前,才新添一筆。
當囚室再度恢復死一般的寂靜,紅炎緩緩吐出淤積在胸腔中的那口氣。好似放下了一直以來背負在身上的「義務」,又像是藉此無聲地傾吐不能言明的思緒。
對,在這種生死交關的時刻,他──想念阿里巴巴了。
包括那天真又堅定到令人生厭的表情,彆腳、缺乏格局,卻令人嚮往的信念。紅炎是真的想看看,這樣子的笨蛋到底能成長到什麼樣的地步,卻沒想過只是稍不留意,那個愚蠢卻溫暖的傢伙竟死了,只留給所有人安詳到令人火大的睡顏。
不知不覺,自己竟和他的那些眷屬一樣,對那個少根筋的少年產生了『什麼樣的困境都能化險為夷』……這樣離譜的錯覺。
如果他註定在此殞落,回歸那所謂的世界洪流,或許總有一部份微小的他,能夠尋找到阿里巴巴不知被扔到哪去的靈魂。到那時候,無論如何都要對他說──『笨蛋。』
無法闡述的思念之情,這短短三十幾年的人生中到底體驗過幾回?懷著這樣和世界是否和平毫不相干的念想死去,似乎過於卑微。但在將身上一直承載的事物交付給白雄殿下的弟弟後,純粹、屬於自己的東西,就只是這麼微不足道的事物。
……
『為、為什麼是這副亂糟糟的樣子啊?』
『我和你這種無憂無慮、能早睡早起的傢伙不一樣,工作多得是……總之,別傻站在那裡,先去端盆水進來。』被看見剛起床邋遢的模樣,紅炎卻沒有半點不悅,只是搔了搔被長髮弄得有些癢的後頸。
『唔、竟然理所當然的使喚人……不對!我也是有很多煩惱的啊!說起來我的煩惱不就是你造成的嗎?』金髮的少年嘴上碎碎念著,身體卻相當聽話地轉身,到外頭向驚呆的侍從要水。回來的時候,手裡老實地拿著水盆與盥洗用具,並且順勢就取代了侍從的工作,伺候紅炎梳洗,直到男人換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直盯著他,阿里巴巴才回過神。
『……』
『……』
『我沒有長頭髮!』
『……』紅炎盡管什麼都沒說,眼神也充份地表達出「你真沒用」的嫌棄。
『……只梳頭的話,倒是沒問題。』在勉為其難的互相退讓下,紅炎才將對於少年的嫌棄收回一半。
細軟捲曲的髮絲總是難以整理,承攬下這麼一個麻煩又高危險的勞動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個男人的頭髮,戰戰兢兢地從髮尾開始向上疏理。紅炎闔著雙目,頭皮被輕輕扯動的觸感像小獸軟軟的爪子在手心搔刮,安逸過頭的氛圍,竟令他在背後有人的境況下放鬆了戒備。
……
『你……把我老家都拆沒了啊。』被灌得醉醺醺的少年抱著欄杆,死活不願意放手,嘴裡嘮叨著不敬的牢騷,弄得下人各個滿頭冷汗,不安地偷偷窺伺紅炎的神情,『皇宮就算了,和母親一起住過的地方、嗝!……還有、還有跟卡西姆一起挖的秘道……』
紅炎其實可以扔著這個醉鬼不管,但他只是揮揮手,讓為難的下人們散去,自己穿著單薄的常服,陪同賴在這裡不走的少年一起待在此地吹風。
一點也沒有王者風範地蹲在阿里巴巴身旁,紅炎垂眸凝視少年因貼在柱子上而被擠壓得相當滑稽的臉,道:『說吧,還有什麼牢騷?』也就只有這樣天清月明的夜晚,他才能產生這種興致。
『牢騷……我才不是發牢騷呢!』阿里巴巴舉著手胡亂揮舞,『啊、說的也是……煌帝國的服飾好熱!好多層!噢、還有……那個爆炸馬尾頭……不要總是隨處睡著啊!至少像混蛋鬍子一樣睡在躺椅上都好啊!』
紅炎挑眉,雖然他不想對號入座,但『爆炸馬尾頭』大概是紅明,而『混蛋鬍子』十之八九就是自己了吧?呵、這蠢貨在心裡是這樣喊他?
不自覺的,稱得上柔和的弧度已經攀上紅炎的嘴角,眼裡是如星空一般明亮的笑意。
『……我喜歡你,阿里巴巴。』各方面都是。
『我才不喜歡你,混蛋鬍子!』
『嗯,我知道。』
『嗝……把老家還給我──!』
『等你長大,就還你。』
如夢似幻的夜晚,作為煌帝國支柱的男人輕描淡寫地許下了只有他一個人知曉的諾言。
……
閉上眼,浮現在腦海的,盡是這種瑣碎的無聊事。
紅炎自嘲地輕笑。
──要是能再一次從觀星檯上眺望巴爾巴德的夜景就好了。
海天一線,星子像垂簾的珠串,從無邊無際的夜空落入海中,月亮的光輝照亮屋瓦巷弄──那是自從來到巴爾巴德後,無論發生什麼樣的事,每日依然能看見的景色。
大自然的亙古不變體現著時間的無情,卻也令生命如白駒過隙的人類羨慕。
許下的諾言尚未兌現,卻已經物是人非。
吶、這一世沒能完成的事,稍微延後一點,並不是食言。
──天地為證。



後言:

我超機智的等到這次的單元結束才去補進度><!!天辣、我整個人都被大高忍老師虐得不要不要的,一路看下來像在坐雲霄飛車一樣,萬分慶幸我不是追連載,不然我每個星期都帶著坐雲霄飛車的心情去上班(

巴巴快回來給炎哥幸福啊><!!!!世界需要巴巴!!!!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