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忍者]佐助先生寄宿中(鳴佐)2

X佐助出門浪跡天涯前的空白期/初嘗試,OOC請包涵囧”

X最喜歡佐助被迫陪鳴人一起智障(姆指


「佐助,這是你的衣服?」只穿一條星星圖樣的四角褲、頭髮還在滴水的鳴人拿著一件黑色短袖上衣赤腳踏出浴室,「上面這隻是……雞?你的品味是這種形狀嗎我說。」
據說那是鷹。
瞥見小櫻宣稱她和井野一致認為「醜得很可愛」、「女人的直覺告訴我們絕對要買下來!不買會後悔!」的上衣,佐助眼角抽了抽,不動聲色地轉頭喝了口牛奶,道:「你喜歡就穿吧……那是小櫻和井野買的。」
「什麼!?小櫻都沒幫我挑過衣服──」鳴人一下衝到佐助身邊大聲嚷嚷,在被遞了一個涼涼的眼神後不情願地閉嘴。
「去穿衣服。」
「好啦……」
在衣櫃撈半天也沒撈出件像樣舊衣的鳴人最後還是穿上那件兩人一至認為相當微妙的Q版老鷹T恤,除去圖案的問題,布料確實很舒服。
恰好這時佐助從位置上站起來,原本還在惦記讓小櫻哪時也給自己買件衣服的鳴人瞬間被拉走所有注意力,那是件洗到有些發白的舊T恤,下擺的破洞是由一隻超醜的青蛙造型拼布擔當補丁。
「……」還說自己的品味不是那種形狀。
盯著路過自己去洗杯子的佐助,鳴人賊笑地在心中吐嘈對方的不坦率。
他拉起胸口的布料又瞅了會那隻小雞,輕拍兩下,欣然接受它待在自己的胸口上。
「你想吃東西冰箱裡有剩菜,自己拿去加熱。」佐助冷不防地突然開口,「我要睡了,你要和我擠床還是打地鋪?」
「一起睡——不對,為什麼只有我打地鋪的選項!?」身為屋主他卻遭到房客霸凌。
「因為我不想睡地上。」佐助理所當然地回應鳴人的質問。
相當囂張、相當可惡、相當邪惡、相當——相當佐助。
——算了,因為是佐助嘛。
漩渦鳴人就這麼把自己說服了。
「晚安,佐助先生。」
「……」看樣子,這個哏他還要玩上一陣子。
佐助無語片刻,中規中矩地回道「晚安」便進入臥室。
當佐助的身影消失在視野內,鳴人臉上的笑容維持了一會,漸漸地收斂。他盯著臥室的門發呆很長一段——至少在鳴人的體感時間中相當久——的時間,忽地抬手拍了下臉,打斷那股難言的情緒在心裡漫延。
「宵夜、宵夜!」他蹲下來打開冰箱門,即使做足心理準備,鳴人仍然被填滿的冰箱狠狠地震撼。
幾個保鮮盒裡裝著家常小菜,加上一些鍋碗與封膜的盤子把上層填滿。從來空蕩的保鮮室內放置大把新鮮蔬果,最顯眼的就是一大袋的蕃茄。門扉則除了牛奶還多了涼茶、數口酒瓶、雞蛋以及需要冷藏的調味料瓶罐。
在鳴人的想像裡,一個「家」的冰箱差不多就是這個模樣。
他不清楚此時此刻的自己是什麼表情,但他堅信這時絕對不能眨眼,但微涼的濕意仍然防不勝防地劃過臉頰,令他手足無措。
超出他的預想實在太多太多,以至於他的身心都感到有些難以承受,只能緊緊抓住胸口前的布料,待在原地動也不動,努力消化那股由大量的悲喜揉在一起的激烈情緒。
「——你這傢伙吵死了。」他這麼對自己的心臟說。


佐助毫不關心鳴人在廚房搗鼓到幾點,只在對方擠上床、整個人鑽進他懷裡時給了點反應,推了推橫在腰間的手臂未果,躲開那顆扎得他脖子癢的腦袋也大失敗,他索性不再搭理,安安穩穩地睡自己的覺。
翌日,佐助就被昨夜漠不關心的自己狠狠陰了一把。
睡相很差的鳴人三肢全纏在他身上,在被子的加持下,兩人就像雜亂的毛線糾結在一起,最讓佐助難以接受的是漩渦鳴人還睡到在他身上留下一、灘、口、水。
這實在沒什麼好商量的。
佐助一腳把纏人的屋主踢開,冷漠地跨過在地上抱肚哀嚎的人,從衣櫃翻出乾淨的衣服,直接到浴室盥洗。
「佐助……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吧?」
「不然你以為自己為什麼還活著?」
「……喔。」
……
兩人值得紀念的第一頓早飯相當沒有技術含量,小菜配白飯,外加一顆荷包蛋。
鳴人這才知道那些保鮮盒都是來自各位女性的愛心,同級的、鄰居的,根本不是他以為的「佐助先生的料理」,簡直愛情騙子,並且再度讓鳴人深刻地體會一把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佐助身上的帥哥屬性時至今日還是照常運轉……雖說自己到外頭晃一圈估計也能達到收東西收到手軟的效果,但不是看他帥啊!可惡!
佐助不想搭理鳴人無聊的腦內活動,徹底無視對面直盯著他看的幽怨眼神,安靜地用餐。
雖然宣稱自己的愛情受到欺騙,鳴人還是「咖哩咖哩」地咀嚼著不斷塞進嘴裡的小菜,在佐助看來就像連頰囊都塞滿食糧的松鼠之類的生物,沒有吵鬧要吃杯麵這點讓他還算滿意。
吃完早飯,被趕去把自己行李中的髒衣服洗掉的鳴人完成任務後轉回房間,發現佐助又端著一杯牛奶慢慢地喝,而視線則落在立書架上攤開的一本老舊手札上,連餘光也不打算分他一點。
無所事事的他就趴在桌上盯著他看書,無聊到甚至能追逐他的視線移動替他翻頁。
等鳴人自己也覺得自己的行為無聊到彷彿在浪費生命時,他才有了找事做的想法。
「吶、佐助,今天要不要出去逛逛啊我說?」
「給卡卡西的外出申請書寫好了?」
「呃、需要這種東西?」鳴人皺著臉搔頭,「有我在就夠了吧。」
佐助總算看了他一眼,「你以為自己是誰?」
「漩渦鳴人啊!」
「……」佐助很鬱悶地發現現在已經無法反駁鳴人這類自信心過盛的發言,因為現今的他確實擁有這樣的資本。
結束四次忍界大戰、同時也是拯救世界的英雄,18歲的漩渦鳴人已經和12歲的他不可同日而語。
嘖。
「卡卡西老師同意的話就行了吧?」不等佐助回應,確認了目標的鳴人解除方才軟爛的模樣,迅速地站了起來,眼看就要從窗戶竄出去。
「我去去就回!」
「……你給我等等!」
穿著睡衣想去哪裡?火影室嗎!
對,鳴人就是這麼打算的。
可惜被佐助阻止了。
被一把從後扯住睡褲,大半屁股裸露在外吹涼風並倒掛在自家窗邊的鳴人和造成這種事情發生的佐助都陷入一片無言的沉默。
「……佐助,你不要放手喔。」
「……喔。」
他們就此陷入僵局。
上方屋簷發出輕響,兩人尋聲看過去,背光站在上頭用關懷的眼神俯視他們的,正是應該忙於公務的第六代火影卡卡西。
「早安,鳴人、佐助,那麼……這是什麼培養友情的遊戲嗎?嘛、你們感情好大家都知道,我也覺得很欣慰,所以這種活動還是稍微克制一點吧?」
「你只是覺得收到投訴書很麻煩吧!?話說回來不是該先幫我們解除這種狀態嗎!卡卡西老師!!」
佐助遞給鳴人一個贊同的眼神。
「這種小事自己用忍術解決,佐助的輪迴眼不是可以交換物件位置嗎?我扔個苦無──」
「誰要為了這種事用忍術啦!?」絕對會變成被揶揄嘲笑一輩子的料!鳴人抓緊自己慢慢滑脫的脆弱睡褲與內褲,「卡卡西老師!」
「唉……知道了、知道了,真拿你們沒辦法。」
再掛下去木葉英雄的面子和裡子就真正徹底丟光,當然,做為他們的老師,卡卡西蠻樂意看自己學生的笑話,倘若代價是給六代目的自己徒增麻煩,那還是算了。
……但還是蠻好笑的。
晚上去喝一杯的時候和伊魯卡說吧。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