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Fate]我覺得不可以(士金)上




x迦勒底的弓閃是從UBW線後日衛宮家連帶小男朋友與自家餐桌一起被召喚出來 
 
x士郎與兩個笨蛋大人←這到底算不算3批???? 
 
 
 
 
「哼哈哈哈哈哈哈!像這種雜魚不管來多少都——」 
「哇!哇啊啊啊——!! 
「吉爾小心——」 
「什麼!?怎麼了??」 
隨著男人無預警從高處墜落的身影,迦勒底再度迎來小小的混亂。 
 
 
那只是和往常沒什麼兩樣的週回採集,無論隊員配置還是由紅色弓兵提供的媽媽便當菜色,都是令人意興闌珊的毫無變化,唯一的變數僅僅是點心從布丁換成手工奶酪。 
難道是過期的奶酪還是奶酪上的過期果醬把堂堂英雄王毒倒的嗎?橘髮的少女才剛冒出這離奇的猜想,幹練的護理長立刻打斷她的想像。 
「只是睡著而已。」收拾起可怕的刀械與可怕的針具,南丁格爾盡責地轉達「病患」的情況。 
「放寶具放到一半睡著!?」橘髮少女面露驚恐,「大王想成為大雄後一個人演多啦A夢嗎?」 
「那還要湊齊靜香喔?」恩奇度扳著手指計算。 
「……」士郎覺得自己似乎應該說點什麼,但詢問人家「你們真的是朋友嗎?」,不管恩奇度回答是或不是,總覺得吉爾伽美什就算在睡夢裡都會哭出來,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接這個話題。 
如果總得有個人顯得憂心忡忡,那就他來吧。 
「讓他睡到自然醒就可以了嗎?」 
「是的。」護士長認真的回覆青年的提問,順手將不省人事的患者從病床上撈起來,像遞本書一般輕巧地將一個大男人(+?kg鎧甲)交到對方手裡,「請回家休養吧,把醫療中心的床位留給需要的人。」 
「好的,謝謝妳——!?」本能接過他人遞來的東西,直到紮紮實實的68(+?kg)落在手臂上,士郎第一次這麼深刻地感受到地心引力的存在。 
「——重……」 
「衛宮桑?」 
「士郎?」 
吉爾好——重!! 
……喊出來的話,吉爾伽美什就算睡眠不足也會拼了老命爬起來賞他一發王之財寶吧?這種基本的認知,與吉爾伽美什生活幾年的他還是具備的。 
儘管這份甜蜜的負擔著實過分沉重,士郎仍然在恩奇度好心(姑且當作是好心吧,這麼想對大家的心靈健康都比較好)的協助下,把睡死的尊貴大王背回宿舍。 
好不容易將吉爾伽美什放在那張他自己從寶庫挖出來的大床,士郎又費了一番功夫才把那身增重不少的鎧甲拆下來,連帶以吉爾伽美什這個人而言實在布料多過頭的內裏一起扒下,直到只剩一條令人一言難盡的豹紋內褲,他才滿意地將吉爾伽美什塞進被窩。 
癱坐在床邊休息,士郎給自己捏了捏肩膀,腦子裡轉著其他事,視線仍不自覺停留在男人的睡顏上。 
——只這麼看的話,的確是個難以挑出缺點的美男子。 
但事實不是這樣的。 
這點深受荼毒的衛宮士郎相當清楚,不過…… 
腦子裡的思緒還沒轉完一圈,身體已經擅自動起來。 
蜻蜓點水般的吻帶著青年自己也未曾察覺的憐愛落在吉爾伽美什的額頭上,那是平日裡士郎為了防止他過份得意忘形導致老馬而不得不小心收斂的、放在一名王者身上似乎並不那麼恰當的情緒。 
「……錯了。」含混的叫人幾乎無法釐清連黏到一起的字句,眨眼間便令原地石化的青年驚嚇出一背冷汗。 
眼怎麼都睜不開的男人不滿地皺起眉頭,嘴裡嘟囔著難以釐清的話語。 
「不是……額……頭……」 
為了親親也是拼盡全力,強烈的睡意都阻止不了他。 
「……」士郎哭笑不得,仍然應要求在男人努力撅起的嘴唇補上一下,哪知道就被對方手腳並用的纏著倒在床上。 
以彆扭的姿勢再次深深入睡的王絲毫不覺得難受的樣子……真該把吉爾伽美什這副樣子錄下來讓全世界都看到。 
「辛苦了。」如果這是令他們家超絕任性的大王努力勞動的代價,士郎認真覺得相當划算。 
……不過到了放寶具能放到一半站著睡著的地步,這已經是過勞了吧? 
——是過勞對吧!? 
「士郎!孤來嘍——!」房門被「啪咚」地突破,來人一點客氣的意思也沒有,全身毫不掩飾的興致高昂幾乎要溢出來,「聽說『我』放寶具放到一半睡著?還從高處掉下來?這傢伙是笨蛋嗎哈哈哈哈哈哈——!!」 
「不我覺得你們兩個都是笨蛋呦!」——這種吐槽無論如何都得憋在肚子裡讓它爛掉。 
控不出手腳阻止,也無法輕易開口,士郎還在思考該怎麼防止吉爾伽美什被自己霸凌,那邊大叔ver.的烏魯克大王已經擅自掏出他的手機對著年少輕狂ver.的自己的睡顏與一言難盡的睡姿一陣狂拍。 
徹底滿足私慾,吉爾伽美什自動自發爬上床,一邊踢掉鞋子,一邊動作自然熟練地從自己的章魚抓下拉出青年的手臂攤平,完成所有前置作業後才心滿意足地躺下來向士郎展示他方才的努力成果。 
在據說比較成熟穩重的大王毫無停歇的啊哈哈哈哈哈中,Archer的這位的睡顏已經徹頭徹尾的被自己(憐愛的?)嘲笑一通。 
士郎實在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吉爾伽美什這種互相傷害的舉動。 
人到中年,笑點也越來越難以捉摸。 
「今天不工作嗎?」一向忙碌到腳不沾地的人忽然這麼一派輕鬆的模樣反而相當稀奇。 
烏魯克的大王懶洋洋地瞥他一眼,「工作當然多的像山一樣,所以,來看這傢伙的笑話更重要。」 
「……」真是毫無人性。 
「高興吧士郎。」忽然就湊上來,與士郎鼻子碰鼻子、額頭貼額頭,吉爾伽美什直盯著他的眼,嘴角揚起意味深長的笑,低聲道:「兄弟丼什麼的不覺得很令人興奮嗎?」 
這傢伙就算掛著Caster職階,內裡果然還是Berserker吧!? 
「不不不不不——」 
「我們可是記憶共享的喔,孤明明就看過你偷藏姊妹丼的AV!」 
「那是同學硬塞給我——話說回來你們也不是兄弟!」 
「總之孤覺得3P很可——」 
「哇——!哇——!不可以!超級、非常不可以!」 
在賢王不知出於刻意還是本意的腥羶話題轟炸下,手忙腳亂拒絕那些特殊play的士郎也將吉爾伽美什原因不明的爆睡拋到腦後,在被奸詐的大人哄睡之前,始終沒再想起這「小小的煩惱」。

评论(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