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and

各位日安,這裡是阿夜。
想到就挖挖坑、放放地雷(乾)
冷CP專業戶,專注割腿肉、圈地自萌一百年
想捕獲野生又活跳跳的阿夜請go噗浪。

屬性:fate/AUO信眾、年下攻控
長期缺:[MAGI]阿里炎
[FATE]士金、士言←
極地圈:[特殊傳說]漾all、西九

© Bor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MAGI】阿里炎合本《去和我弟談談人生》文稿釋出

前陣子跟另一位作者討論這本是否趁著出新本,把這本再刷,因為各種麻煩乾脆放出來,畢竟也是2014年的刊物了(笑哭)。海鮮已經很優秀地速度放出文稿,我這個廢柴本來以為檔案在另外一台電腦上,今天趕完修羅場,猛然在雲端挖到檔,現在終於可以成功會師XDDDDDD

說來這CP自耕至今仍然只有割腿肉可以吃ˊ_>ˋ,夜夜真的好難過(欸

那麼以下是這本的正文傳送門,老樣子不知道中國的防火牆界限到底在哪裡,也許可能大概會被擋......希望不要啦XD



絳夜 - 藏私


留芳‧伊 - 一段被遺忘的故事(上)...


CWT43MAGI阿里炎合本《阿里巴巴君你應該已經死嘍!?》試閱

這次CWT43會撸的新刊-艸-,這次依然是衝康巴巴沒有極限,BUT和小夥伴各自玩了頗言小設定的現PARO(雷包),如此新鮮A割腿肉請喜歡這個冷CP的碰油們帶回家吃吧(推銷

辣麼好吃的炎哥不來一打嗎?

詳細請走下面連結↓

印量調查傳送門

同人誌中心


>我的部分的試閱


繁華的市中心,各式造型前衛的大樓林立,而在這爭奇鬥艷的水泥叢林中,長得最中規中矩的一棟辦公大樓,正是沙爾賈家所有買賣的大本營。沙爾賈家本就是這片土地上一個歷久不衰的古老家族,或許並不富裕,長久以來卻一直持有著廣大沙漠中將近五分之一的土地,商買只是他們維生的手段,比起商人,似乎更像是什麼的守護者,...

【夢100】搭車小廢文(道格拉斯x奧里恩)

×搭車閒聊的隨意腦洞,比起文,應該算大綱+閒聊
×我臉黑,這兩隻我都沒有(痛CRY),所以角色十有八九OOC
×我今天十抽抽到SP利卡惹喔喔喔喔喔!!!!!QQ(人家不想知道
×GO↓


















×後續(畫風好像哪裡不太一樣(?






公主一夥人在船上敘舊(吵鬧?)的時候,魚哥已經潛入水底。這附近礁石暗流很多,若不是納比表示氣息的確在這附近,魚哥幾乎要以為他的小朋友(道格拉斯)已經被捲到什麼鬼地方去,再也找不回來。



黑漆...

【東離劍遊紀】劍靈梗 - 飼養(衡蔑)

×真的ooc,不要不信(欸#
×場次排隊只好打廢文的產物
×短短一個多星期,已經和親友把阿逆屋欸和咩咩玩壞了(笑哭),印像一去不復返XD


玄鬼宗主蔑天骸最近的生活除了練練劍、向部下關切護印師小丫頭的蹤跡、打理自己一整庫兵器收藏,其餘應該分給政務等等“俗事”的時間全都教新生劍靈給奪去。
至今仍搞不懂一把劍柄生成劍靈是什麼原理的蔑天骸已經放棄浪費時間思考這些超越常理的展開,他目前只有一個目標,讓那被自己炸成腦殘的毛團正常點。
原本只有拇指指甲大小的毛團可喜可賀地長大了,但這成長似乎僅限於外型,內在、或者說記憶方面還是破破爛爛。長出了好像是尾巴的長毛以及疑似四肢...

【東離劍遊紀】隨筆 - 劍靈梗(衡蔑)

×東離/衡蔑/OOC

×蔑董與新生的劍(柄)靈設定,腦殘兒童歡樂多(X

× 又是塊沒人的西伯利亞大空地orz(玩沙

恢復意識的時候,丹衡除了感覺到身體輕鬆得不可思議以外,便是對這黑鴉鴉的天色及不時有雷電閃現的糟糕天色感到錯愕。護印師一族居住的聖地,四季如春,即使是夜晚,月亮與滿天星斗的光輝,也從未令任何一片土地如此暗淡。在丹衡對外界有限的認知中,世界上連星月都吝嗇光顧的地方屈指可數,配合著幾個條件用刪去法剔除選項,僅剩的,不就只有魔界了嗎!?

自己這是……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方呢?他應該在聖地之中,和妹妹一起、一起做什麼……?

破碎的畫面混雜成一團無法解...

【MAGI】右臂(阿里炎)

×人家阿拉丁在打本,另一邊DPS擔當的88卻在煌帝國當宰相的日常(不
×有肉渣,灣家小孩不懂碼字技術覺得苦手ˊ_>ˋ

>>傳送門在此<<


【FATE】世事總是不講理(士金) 01

×OOC/很隨興的想要讓士郎覺得崩潰(是粉)/只有慢心從不MISS的AUO最棒了(真的是粉


在英國的生活忙碌而充實,接受魔術的訓練、和凜一同到時鐘之塔上課,回到租屋處就會被宅在家裡一整天的「室友」驅趕去做飯。

當同學三兩結伴去酒吧舞廳玩耍,或是做些更有建設性的事情──例如讀書會或參與其妙的宗教啟發團體時,衛宮士郎的日常依然和在日本時相差無幾,過著學校、超市與宿舍這樣三點一線的生活。

今天也是老樣子,拎著超市買來的晚飯材料,士郎腳步輕巧地跨上台階。

才剛站在門口掏鑰匙,門扉「啪」地敞開,室內溫暖的鵝黃色光線倏然照在士郎臉上,令他一瞬間不適地瞇起眼。

「太慢了,你想把...

【FATE】續‧你好嗎?(士金)

×比起聖杯戰爭,談戀愛比較重要啦(雷

×很隨興的後續/沒頭沒尾/這裡只有傻白甜的笨蛋情侶/蒂妮胃痛


美國西部荒原,衛宮士郎對這個關鍵字的印象除了腦子裡的地理資訊氣候要素,就剩下西部牛仔跟騎著重機在馬路上橫行的飆車族。先不論這種刻板印象到底正不正確,對於曾被捲入聖杯戰爭的青年來說,這裡真是個好地方啊。

地廣、人少,相當適合給狂熱追求聖杯而不惜弄出這番誇張動靜的神經病互相廝殺,並且不大會波及無辜民眾。

筆直的公路延伸到地平線之外的地方,人類在這片廣闊無垠的土地裡顯得無比渺小……至少士郎覺得自己抵達目的地的時候,聖杯戰爭可能也結束了吧。

轉乘巴士抵達某個觀光...

【FATE】你好嗎?(士金)

×挖洞/沒頭沒尾/以F/SN(UBW)線後續為前提的Fate/strange fake捏造
×不覺得碰到士郎就智商被拉低數十條街的auo很口愛嗎(欸


吉爾伽美什抓著一隻烏鴉,或者說,他抓著一隻不知道打哪來的使魔。

擅自掏出武器,擅自和別的從者打得昏天地暗,無論天空還是大地都因為兩股足以撕裂世界的能量相互碰撞而震顫。蒸發了龐大的魔力同時,引來了吉爾伽美什評為「不識趣的渣仔」們的窺伺。顯然與唯一的好友再會而興奮過頭的英雄王仍然保有其英明理智的判斷力,為了增加這場遊戲的趣味性,果斷中止這場「小打小鬧」。

然而當蒂妮正悄悄鬆口氣,看見王歸來的同時夾帶的「土產」,一顆心又...

[特殊傳說]還沒想到名字(漾休)01.02

×漾休現PARO/大學生X服裝設計師這樣/單篇不連貫


01.

人行道上,長長的人龍已經拉到下一個路口轉角處,隊伍的前進速度不快不慢,以一定的時間在消化大量的顧客,只是排隊的人數實在太多,不過前進一些,立馬有人補上。排隊的人捏著號碼牌,不是低頭滑手機,就是和一同前來的朋友談天說地。

會來這種甜品名店排隊的,十有八九不是女孩子就是情侶,像褚冥漾這樣孤身前來的男生待在隊伍裡異常顯眼,但低頭玩手遊的青年並沒有被這些視線撼動分毫。合身的駝色風衣、格紋圍巾,在寒風吹撫下有些散亂的黑色短髮與發紅的鼻子,配上那認真到多餘的專注神色,明明只是在玩手遊而已,卻正好命中某些路過的無知少女的好球帶。...

[MAGI]259+295衍生(阿里炎)

我已經超少更新還被LOFTER河蟹兩次神煩WWWWWWWW

明明只有很普通(?)的R15,只好貼撲浪貼的網址這樣ORZ

讓我深深覺得LOFTER根本只是討厭阿里炎對吧(欸#


[259話]

http://paste.plurk.com/show/2325700/


[295話]

http://paste.plurk.com/show/2325701/


[劍網三]猛犬之紅線(明策)上

曾經,這座流民營也有過一陣平和的時光,各大門派的俠士儘管做不到和樂融融,至少能冷靜客觀理智地互助合作,但任何故事都需要個轉折,這樣微妙的氣氛在陸悠拾了隻「落水狗」回來,並且傷勢痊癒,能夠獨自出門浪之後,往昔的養老氛圍從此成為回憶,雞飛狗跳才是現在進行式。那軍爺的性格之破已經令他獲得「狗策」一代稱,大名李年長估計只有陸悠喚著。李年長到底做了什麼,讓自己一個酷炫狂霸跩的軍爺比丐幫還要不受歡迎?真要說的話,其實也沒幹什麼,就李年長自己的說法,他只是很專注在──「復健」。對於這種說明,陸悠信了嗎?做為李年長的「監護人」,陸悠信了。在唐嶽一臉看神經病的眼神下,平時總像在神遊的陸悠相當認真地為小夥伴解釋一...

[劍網三]猛犬(明策)

×喵太X軍爺這樣(欸),掉在路邊的哈士奇,撿到就是我的惹

×窩家三組人都粗奶玩惹(樂轉),各種小廢文短篇等我(欸#


那男人嗓子嘶啞,樣貌邋遢,衣服破爛,半身的燒傷猙獰可怕。明明血不斷地流,瘋狂的人卻仍然緊握長槍,在狼牙軍的包圍中、夥伴的屍體旁跳著名為殺戮的舞蹈。
也許是被沖散的天策軍小隊吧,然而無論如何,他們注定在此被狼牙碾碎,毫無意義地死去。
本應該是這樣的。
但當那抹紅映入眼中的瞬間,陸悠覺得自己被劈成兩半,理智告訴著他遠離、別多管閒事,本能卻不斷慫恿著他,去做些什麼,總之──救下那個人。
只有那個人,或許才能告訴他,此刻在他胸口中不停鼓動、大聲喧囂,幾乎就要呼...

[劍網三]搭車隨筆4(劍道

×不太重要的設定:道長跟其他大叔玩遊戲,輸掉要去對自家對象說
「你養大我是為了把我吃掉嗎?」<這群大人到底在幹嘛(欸你#

×這次是元宵節yo



「你養大我是為了把我吃掉嗎?」

崇儼依約對葉仔仔說出賭約指定的臺詞,說完後就抱著仔少新換上的亮金金短兵蹲坐在廚房邊角的矮凳上,揚起一張五官略顯鋒利的臉,面無表情,狹長的眼中不含任何情緒地注視挽起袖子煮湯圓,一副會長成居家好男人的優質潛力股──仔少,葉仔仔。

此刻的葉仔仔正一臉日了狗的複雜糾結艱難酥麻集於一體的淩亂模樣。

──臥曹!還能不能好好地過冬至了!?

誰給崇儼這阿呆亂吃東西!?現在道歉仔少保證不用重兵轉死你!...

[劍網三]搭車隨筆3(劍道

×短篇沒頭沒尾隨筆,雖然打了3,但是這系列都不連貫喔(欸

×今天為劍道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穿越血海②原來不是做夢嗎③第1.5次親密接觸


「慧極必殤」──這是崇儼道長的師父對他這閉門弟子的評語,也是提點與做為師父的關懷。

看得太多也太透、受了太多苦痛,卻沒有相應能夠承受這些喜怒哀樂的經歷,好好一孩童,七八歲便已白了頭,若不是師父慈悲為懷,將他帶上純陽宮,崇儼估計自己也活不到這麼大。

與劍為伍、遍覽道家經典,在大雪飛揚的山巔之上,崇儼練的是劍,悟的是道,修的是心,十幾年的時間,他總算學會不再感慨人世間的消逝衰敗悲苦離愁,剔透玲瓏的心全...

[劍網三]搭車隨筆2(劍道

×超隨性短文,所以大概沒有啥連貫性,本回依然是等車時後撸的腦洞,請隨性觀賞(欸

×雞太x劍純八八(我很雷的兩個門派都沒玩過#蠢豬


自從短兵被拔走借給道長後,葉仔仔像丟失羽毛的公雞,整日帶著灰濛濛的小烏雲,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連那幾個熟識的老顧客回來做保養都打發給其他人接待,倒是道長愈發的容光煥發,打坐靜心之餘,獨自挑遍藏劍山莊習武弟子,搞得人連安心擼個木樁都無法,這日子簡直沒法過。

偏生人家既是莊子裡的賓客,手裡還拿著仔少的短兵,誰都不敢說些什麼,只能暗自叫苦連天。

張羅著小鐵的夫人、顧著「閉關」的少爺,已經長期不見蹤影的這兩人是奢望不上了,直到這時,眾人...

[劍網三]搭車隨筆(劍道

×等車+搭車時的小短文,沒頭沒尾注意ˇˇ

×關於一個在感情上老馬的二少的故事(x


為劍而生的人,仗劍而活,貫徹劍道而行,因劍而亡。當然,心也受劍而動。這樣的人動了心是因為毀天滅地的吸引力?怎麼可能。

劍癡不解風情亦不講道理,審美觀更是只作用在劍之上,若問他西施和東施差在哪處,回答你“方向上”也不是不無可能。當一佳人為一劍癡傾心,那絕對就是場不用贅述的悲劇;而被劍癡看中……嗯、絕對會是比無疾而終的單戀還要蛋疼的場合。

因他愛你販劍。

出生在藏劍山莊、小小年紀鍛劍造詣極高、目前為止人生無比順遂的葉仔仔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他娘所謂的心塞到底是何種滋味。

仔少最近...

【MAGI】27X話衍生腦洞(阿里炎)

×MAGI27X話衍生(阿就是炎哥被關起來綑綁PLAY那裡辣)/阿里炎/酥酥的OOC


世事無常,卻總離不了算計二字。若不是因為這樣,此刻自己定然還待在巴爾巴德的宮殿中,比起等待內戰的結果,更像是執拗地守著什麼不想放手。只是這些紛亂的情緒被接踵而至的「意外」淹沒、沖刷得無跡可尋──直到,他必須得向一直以來不明事理的「弟弟」闡述關於過去那些溶於他生命中的悔恨、無力,以及之後的布局……等等瑣碎得連他自己都難以細數的事時,他不免再度想起──要說在他人生中令他感到無比後悔與惱恨的事,在不久前,才新添一筆。
當囚室再度恢復死一般的寂靜,紅炎緩緩吐出淤積在胸腔中的那口氣。好似放下了一直以來背...

【劍三】蒼爹從今日開始的退休生活(花蒼)01.02.

×電波暖男天然呆花哥X粗神經老媽子蒼爹/年下(欸

×文章取名障礙˙_>˙,請讓我一邊寫一邊想(噴哭

×古代文棘手,小細節就(ry


01.
元禎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望著陌生的床帳,腦子還一團迷迷糊糊的男人一瞬間想不起來自己在什麼地方,一股若有似無的淡雅薰香繚繞,竟令平時嚴以律己的人在呆愣過後選擇的不是起床,反而將臉埋進被子裡。
「嘶──」這一個翻身就翻出了遍佈全身的痠麻,維持著滑稽的動作僵住,神智一下清醒不少的男人,臉上已經沒有方才恍惚的樣子,取而代之的是平日裡的淡漠與嚴肅,只是因著身體的關係,又帶上一絲無可奈何與忍耐。
他已經想起來了,這

CWT40特傳漾耶突發小薄本《今年還是未成年》試閱

[ 隨興過頭的本子資訊 ]

CP : 特殊傳 - 褚冥漾X耶呂(未成年高中生X演奏家PARO)R18應該有

字數 : 預估7000~1W左右

價格 : 盡量壓在50以內,騎馬釘裝

PLAY來源 : 無疾而終的接龍

數量統計 : 需要請在此噗下打1

攤位 : 3F-D13




白皙修長的手指在黑與白的按鍵上舞動,時而輕柔若翩舞的蝶翼,時而重若巍峨的千重山,譜奏出層次感十足、引人入勝的樂曲。難以想像這樣憾動人心,令觀眾掌心一片溼熱的音樂竟是區區鋼...

【刀劍亂舞】在你背後偷偷說(小狐丸X光忠)03.04

×OOC必須有(不#)/窩沒有偷推CCO跟那個誰(欸


03.


「呦!小狐丸,一起種田──唔哇!嚇我一跳,這個是……煙燻妝?」鶴丸自顧自說著,不等當事人有何反應就撐著下巴,一副圍觀稀有動物的架式,繞著小狐丸走了兩圈,「雖然視覺系啦,或是重金屬搖滾什麼的很刺激,不過年輕人找樂子還是要適可而止喔?如果連眉毛都剃掉的話,審神者會哭出來吧,哈哈哈哈。」


「……只是很普通的黑眼圈!」小狐丸覺得這日子簡直沒法過,才剛走出手入的小黑屋,迎面而來的就是煩躁度MAX的前輩,赤裸裸的等級壓制,就算他想邀請對方到道場「切磋」一下,最後被蹂躪也只會是自己。


【刀劍亂舞】在你背後偷偷說(小狐丸X光忠)01.02

×OOC必須有(不#)/這CP冷的我要活活凍死惹ˊ_>ˋ!


01.


「光忠桑──!」


站在火爐前的男人聽見這由遠而近傳來的呼喊,端著小碟子的動作一頓,再抬起頭時,眉宇間已染上淡淡的無奈。


廚房的門被「啪」的一聲推開,一道速度極快的身影在光忠尚未做出反應之前已經竄到他的背後,並仗著自己的毛茸茸用力貼上來,也不嫌廚房裡熱氣瀰漫,過度的肢體接觸會造成他人不便以及更加燥熱的溫度。


白色的腦袋瓜就埋在自己頸邊,狀似耳朵的物體貼在臉頰上,隨著原主人的呼吸一抖一抖的輕拍,感覺上是挺治癒的沒錯,但對於正在準備晚飯的人來說─...

FATE小劇場2

言:怎麼了?快吃。

士:......那個、言峰,無論我做錯什麼,總而言之對不起!

言:嗯?為什麼道歉?你總算因為無法忍受和大叔同居而在外養小三了嗎?

士:才沒有!不只小三,小四小五小六都沒有!

言:噢˙_>˙

士:......總之,可以解釋一下這桌惡夢等級的痲辣料理大考驗是怎麼回事嗎?

言:只是「愛妻便當」的試作品,開心吧衛宮?

士:紅色的小菜、紅色的主菜、紅色的配菜、紅色的沾醬、紅色的甜點,我從來不知道言峰你是這麼勤勞的人ˊ_>ˋ

言:婚後還能發現另一伴不為人知的一面,婚姻才能持之以恆,嘛、我也是到現在才知道你對紅色過敏,下次我換成黃色?

士:是顏色的問題嘛!?...

【MAGI】2.5次元(阿里炎)1

×網遊PARO/OOC腦洞有/沒有詳細設定這種東西(欸


「靠!紅霸你為什麼又加我仇殺你說!」一上線就被追著砍的阿里巴巴崩潰的大喊,連續三天不得安寧的日子,阿里巴巴以為今天對方的兄長出差結束就是個頭,沒想到今天依然是歡樂的你追我跑,他已經開始自暴自棄的思考起將帳號放置一段時日的爛主意。


「為什麼炎哥跟你這麼熟啊你說!你個黃毛猴子!」紅霸揮舞著與體型不相符的巨劍追在阿里巴巴身後,也不知道這人數值怎麼點的,居然能和阿里巴巴維持著不輸不贏的追逐局面,阿里巴巴那可是全敏加點的劍士。


「我只是跟他副本團而已啊!我哪知道!」阿里巴巴大崩潰,原來他是被個兄控惦記上了,真是...

【MAGI】小籤籤(阿里炎)

×現代師生paro、ooc與腦洞有


阿里巴巴是個女人緣不錯卻TM交不到女朋友的悲劇,只是在不知情的外人看來,他在女人堆中混的如魚得水,也就有不少單身男子跑來向他請教泡妞的手段。


雖然沒有女朋友,卻有男朋友的阿里巴巴鬱悶了,一邊想著自己還沒交過女朋友就被扳彎,一邊把自己平時拿來哄人的爛招數貢獻出去。其實他會做的事情也差不多就是那樣,負責叫醒對方上班、攜帶早午餐、打領帶以及偶爾負責接送對方上下班……其實他是對方的老媽是吧?阿里巴巴深刻反省。


屬於比較浪漫的部分,阿里巴巴絞盡腦汁才免強想出一個他覺得很不怎麼樣,人家卻覺得很浪漫的事──持續不斷的小禮物。


這事要...

【MAGI】一年(阿里炎)



×現代、師生PARO、OOC腦洞有

關於一件練紅炎教授的盲粉們不想知道,阿里巴巴卻很想找個人吐吐苦水的八卦,那就是有著炎帝這樣霸氣威武的稱號的男人其生活能力趨近於零。這樣一個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天才,阿里巴巴很慶幸對方沒有專攻研究,否則哪天把自己宅死在研究室也沒人查覺。

做為一枚領人薪水的助教,阿里巴巴深深覺得自己承包的東西為免太多。早餐、中餐,偶爾加班晚餐也是他的份內事,接下來還有點心及宵夜,這些開銷可是出自他個人荷包,以至於那些號稱是薪水的收入在青年看來更像是伙食費。除此之外還得兼顧秘書功能,他這個助教當簡直跟保母沒兩樣。

紅炎倒是挺樂意這樣的現象繼續保持下去,闊氣的給阿里巴巴加薪,就把...

我靠,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阿拉丁ㄉㄉ真總攻ˊ_>ˋ

转载自:Cecilia

捏痛痛!!!!!(捂胸

嵐草:

「希望你能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龍」
「再見」

當時,只想到沒辦法繼續陪在龍的身邊

而沒想到

眼前最重要的龍

花了自己的一輩子


──尋找著你


(@五仁月饼 的訓龍趴囉好萌自己再來繼續腦洞) 

FATE小劇場1

×OOC/腦洞/士言

×在WB上PO過的小劇場集結


士:嘛、言峰,雖然這種事跟你討論很奇怪,但是,喜歡巨乳的男孩子很膚淺嗎?

言:噗……衛宮士郎你這是要我取笑你的意思還是認真的想找我討論?
士:反正不管怎麼樣你都會取笑我吧!?而且你已經在笑了啊!笑完就快點開導我,怎麼說你都是神父吧!?
言:那麼、具體來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疑惑?
士:(突然變得這麼正常反而令人不安啊……)我只是說了”巨乳也不錯”,就被凜用課本巴了後腦,她大喊著”衛宮士郎你這膚淺的傢伙一輩子當個處男算了!”地跑走,言峰我該怎麼辦?
言:……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不是刻意想讓我嘲笑你才來的,對...
2/3